政經

破解佔中困局,唯有開放公民提名渠道

廣告
破解佔中困局,唯有開放公民提名渠道

廣告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五月六日的佔中商討日三暨投票日,出現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三個被選出的政改方案,都屬於較激進的含有公民提名成份的方案。而較溫和的方案如十八學者、香港2020、湯家驊方案,全部被「篩選」出局。

佔中三子苦心積慮,長期醞釀,再三商討,原來的本意,是在622全民投票日,爭取最多的市民參與,這樣才能為其後的公民抗命行動提供最大的道德基礎。佔中運動要爭取的,並不是激進分子,而是本來袖手旁觀的主流市民。要讓他們看到佔中運動已經用了最大的克制,提出最卑微的要求,如果也不得要領,到了這時候,才迫不得已使出公民抗名的最後一著。

而這過程中,必須要以不卑不亢、不慍不火的取態,才能感召市民。而只有稍為失慍過火,都會令本來袖手旁觀的主流市民,繼續袖手旁觀。

而五月六日的投票日結果,正正是失慍過火。部分參與者,可能由於過分愛戴他們所鍾情的公民提名,不惜把任何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排擠其外。可以說是以小不忍而亂了大謀。

問題的關鍵是,主流市民固然不希望見到真篩選、假普選的「北韓式一人一票投票」。但是,如何保障不會出現假普選,他們郤仍然有不同的看法。理論上有一定數量的市民,會支持其他較溫和的方案。但如果在622全民抗票日,已經沒有了除公民提名以外的選擇,這批市民參與投票的意欲,必然會大減,令622投票成為只有少數較激進市民才參與的活動,佔中也因此而被定性為少數激進份子的行為,失去了其原來具有捲入全民同情、感召全民參與的潛力。這正正中了中共和建制派的下懷。

佔中運動,可以說是走入了一個困局。甚至有前功盡廢的可能。香港失去這一個改革的黃金機會,不知又要沉淪多久?!

要破解佔中運動現時跌入的困局,我建議要開放公民提名的渠道,讓其他政改方案,在只要有五十名簽署了佔中意向書的人士的聯名推薦,就可以成為622全民投票的選項之一。只有這樣,才可以保持622全民投票的最大認受性,讓佔中運動可以繼續走下去。(如擔心方案大多造成最終勝出者得票率低的問題,可以考慮採用兩輪投票或排序剔除法)。

後記:如讚同此議的,請讚好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