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政經

美國與香港本土派的政治競賽

美國與香港本土派的政治競賽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中國共產黨是必然要倒台的了,就如中國各個朝代的末年一樣,種種敗象已成,是公認的死局。擺在天下人面前的問題只能是:如何在暴風雨來臨之前做好準備減少損失。至於一些積極的人或者積極的政府,這個問題則很可能會改寫為:如何做好準備在暴風雨來臨的時候從中取利。各大國都做好了準備,很多中國共產黨員也都做好了準備,只有香港人,還糾纏在煩瑣的日常俗務當中,沒有想過有可能一朝醒來天下大亂,甚至還有人聽信「分析員」的建議,見人民幣下跌就「趁低吸納」,以一生人努力的成果為共產黨做陪葬品。

香港的角色實在太重要了,只要能夠控制香港,利用得宜,充分發揮香港的作用,以香港為中心,其影響力可以向四周幅射:北至中國東南各省,南至印尼,東至菲律賓,西至整個中南半島,整個區域就盡在掌握之中,只有中國共產黨這種沒有希望、沒有出息的政權,才會白白錯失這種機會。[1]

美國就不會錯過這種機會,「重返亞洲」不是今年才說,而是這十年來的遠東政策。宏觀的部署不講了,我想由一件蛛絲馬跡講起。本月十三日,「前社署助理署長簡何巧雲(Rachel Cartland)出席外國記者會活動時,表示香港擁有最荒謬的政制,已瀕臨在不能管治的邊緣,唯一解決方法,是尋找適合的選舉制度選出特首及立法會,令香港能在回歸後十七年的惡夢中醒來。」她又在香港電台節目《對談》中說「香港需要一個像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人物,她認為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很類似。她認為,曾鈺成是個分析力強而又正直的人。她又希望,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可再扮演積極角色。」[2]說香港政制之荒謬,其實沒甚麼特別,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引起我注意的是她提到曾鈺成。說曾鈺成似曼德拉,固然不是「擬人於倫」的說法[3],她所要說的不是曾鈺成所作所為如何正義,而是要暗示曾鈺成將會在大變發生後做香港的總統。如果聯想到早前曾鈺成在同一個節目中的自白[4],我們很有理由相信,曾鈺成已經投靠了美國,而美國在中共倒台、中華人民共和國覆滅後會用星加坡模式實現香港獨立,曾鈺成則將會成為美國屬意的香港總統人選。[5]

美國就準備好了,只是等一好時機行動。可是另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可以爭奪香港領導權的勢力「本土派」卻還沒有多少準備。陳雲先生做好了理論的準備,而且《城邦論》是一個很全面、很細緻、很深刻的政治理論,能夠保障東南亞的利益歸於東南亞人民。可是香港本土派真正組織起來參政還只在起步階段。最近「金金大師 」梁金成組織了「本土公民」準備參選,算是第一個打正「本土」旗號的政團。對這件事,陳先生說:「2016,我們要有本土競選聯盟!我會協助草擬本土競選政綱給大家用。」「2016,大家歡欣投票給本土議員。不再含淚投票。」[6]但問題是,要到兩年後才可能有參選機會,而美國快的話可能已經在今年出手了結中國共產黨。[7]以香港人政治冷感的習慣,只要美國給香港人些少利益,大部份香港人會願意甚麼都不管,全部由美國人管,就像以前一切由英國人管一樣。至於整個東南亞的利益,拱手相讓給美國也在所不計了。

只有本土政治才會保障本土利益,如果香港人只願做殖民地過客,則永遠只能吃主子的剩菜殘羹,是不會「發大達」的。

[1] 中國的經濟中心由古至今都呈現南移的趨勢:三代是河套一帶,兩漢是長安、洛陽,南北朝後,大量中原人士南遷開發沿岸地區,縱使唐代建都長安,乃至元明清三代建都北京,都改變不到這個趨勢,要以漕運源源輸入南方的物資維持北方政權。直至今日,江、浙、閩、粵仍是中國最富裕的地方,而且以粵港澳為最富庶。清朝以來,以閩粵為中心,大量華人移居東南亞,其實亦是這個經濟重心南移趨勢的餘波,而且這一波還越出了中國國境。今後,如果能夠以香港為中心,配合整個東南亞的發展,以整個地區人口之眾,其經濟產值將必然會是世界第一。

[2] 見《前港高官:香港擁有最荒謬的政制》,2014年5月15日《主場新聞》

[3] 網上很多人都認為這種說法可笑,甚至連深於政治的蘇賡哲先生都可能捉錯用神,蘇先生說:「簡何巧雲說香港需要一個像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人物,這沒錯。但她又說曾鈺成很像曼德拉,這就荒腔走板了,相信曾聽聞此言也會失笑。牆和雞蛋,曼德拉站在雞蛋一方,曾鈺成必定站在牆那邊。」見《都市風雲:普選難脫管治困境》,2014年5月18日《太陽報》

[4] 參考拙文《曾鈺成的說話非同小可!

[5] 順帶提一句,梁振英好可能就是英國特務,他要完成的不是上任前流傳中共給他的三個政治任務,而是英國給他的一個政治任務,就是令「人心回歸」。當然,不是「回歸」中國,而是英國。從他所做出的效果,可以說成效卓著。另外,今次由前港府高級外籍官員替曾鈺成搖旗吶喊,也看出功夫的細密。至於夏千福有如前港督彭定康那樣時常落區走動,在在都提醒了香港人美國已經為大家安排了一個新港督。所有瑣碎的事都是為了香港再次成為洋人的殖民地做好民意準備。

[6] 並見2014年5月19日陳雲先生的facebook

[7] 簡便的方法是:一方面聯儲局加息,令流入中國套息的熱錢流出中國,另一方面引導美元進入上升周期,令借了美元的人要及早購回美元還債,推倒人民幣,兩者都可以刺破中國的人民幣泡沫和房地產泡沫,引發中國內亂和分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