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脫北者關注組

脫北者關注組(North Korean Defectors Concern)由一群香港人組成,於2012年6月成立。脫北者關注組的成立旨在提高香港人對北韓人權和脫北者的關注,及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遣返脫北者。脫北者是逃離北韓的難民,大部分脫北者經中國逃到其他國家,但中國當局逮捕及遣返他們到北韓。當脫北者回到北韓後,會被北韓政府囚禁、虐待或處決。中國政府的舉措違反《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脫北者關注組希望來自香港、中國和南韓的市民能聯手合作,改善北韓人的生活。 網誌

國際

中國在北韓人權的角色

中國在北韓人權的角色
廣告

廣告

關注北韓人權的團體在北韓自由周期間前往中國駐南韓大使館示威,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遣返脫北者

文:脫北者關注組共同創辦人 – 鍾頴翔

今年四月底,我到南韓參加當地人權組織舉辦的「北韓自由周」活動,期間不少南韓和其他國家的朋友問:中國開放經濟,會否同時開放言論?作為強國,又加入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否肩負起推動人權的責任?好些香港和中國的民運人士也有類似的想法,我在南韓時回答過這些提問。他們一如一般留意中國社會變化的人,總希望中國成為具經濟實力和現代文明的國家。

自七十年代經濟改革起,中國大陸內外皆有人期望中國共產黨推行政治改革,除了中國居民嚮往有更大的政治自由外,一些外國人希望能藉此改善中國的營商環境和促進鄰近國家實現民主。在江澤民和胡錦濤即將卸任中共領導時,總有人猜測新任領導人會否更開明。我就根據近兩年中國國內的人權狀況和與鄰近國家的關係,闡釋現屆中國政府對北韓人權的角色。

中國自今年元旦起出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任期至二零一六年底。有評論指中共踐踏人權,未必能在人權理事會發揮促進國際人權的作用。 的確,從言論自由的角度看,現在的大陸不會比中共執政初期開放。二零一二年底,中國維權律師許志永、丁家喜、李蔚等人發起「新公民運動」,函公開信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求中共領導層公開財產資料,結果他們相繼被捕。許志永於二零一四年一月被判「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監禁四年;而丁家喜和李蔚等四人亦被控同樣罪名,今年四月十八次審訊,分別被判監禁二年至三年六個月。

不僅知名的維權人士,寂寂無名記者和網民也會是言論自由的殉道者。根據美國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統計,習近平於二零一二年底就任中共總書記後,二零一三年共有三十二名記者被捕,與之前一年數字相同;而二零一一和二零一零年分別有二十七和三十四人 ,似乎中國新聞業前景暗淡。與此同時,相信越來越多香港人當上網權比選舉權更重要時,在中國上網卻越來越易墮法網。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去年九月六日發表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資訊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並於九月十日起施行,當中第二條提到:「利用資訊網路誹謗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同一誹謗資訊實際被點擊、流覽次數達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五百次以上的…」;而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規定「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而《解釋》第五條又指出:「利用資訊網路辱駡、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尋釁滋事就是近年中國最常用來「切生豬肉」的罪名,一般可被判處最高五年刑期,二零零八年要求追究奶粉商生產有毒奶粉的趙連海就被判了兩年半監禁,而協助愛滋病人的維權人士胡佳今年一月也因被指尋釁滋事而被國保拘留。

中國文字獄愈趨興旺,許志永要求官員廉潔的期盼又渺茫。家事做不好,又怎能指望中國為人權楷模,督促鄰邦的人權發展?中共領導人常說「不干涉他人內政」,多少有道理。可是中國又如何實踐「不干預」的外交政策?這樣對北韓以至其他國家的人權有何影響?

中共向來是北韓的靠山,韓戰時中國派志願軍赴朝鮮半島,拯救危在旦夕的北韓人民軍;上世紀末北韓遭遇天災,中國輸入大量物資,使北韓免於崩潰。近年北韓恃着持有核武和導彈,向其他國家勒索糧食和藥物,美國、日本和南韓也不敢輕言對北韓動武,縱合內外因素,似乎這個政權不會擔心因管治差劣、天災或戰亂而倒臺。不過北韓君主從來不是安枕無憂,除了日常提防有官員發動政變,還要阻止國民逃離國境,這就是我們最關心的脫北者問題。十幾年饑荒可能使不少北韓人喪失批判政府的能力,可是數以萬計難民為了尋求溫飽或資訊自由而逃出地獄,然後把親友都帶出來,又向世人揭露北韓的生活,無疑會從內外動搖這個政權。而中國又是阻擋脫北者湧出的堤壩。

根據南韓統一部的數字,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三年共逾二萬六千名脫北者抵達南韓 ,滯留在中國的難民數量亦恐怕不止此數。若然北韓政府沒有嚴格限制國民的出入境自由,則早已有數十萬脫北者經中國逃到其他國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設的「北韓人權狀況調查委員會」在今年二月發表的報告指出,近年大部份脫北者出走的原因已從經濟困難轉為政治和宗教迫害,即使他們被遣返後極有可能面臨酷刑和死刑,而中國政府亦確認了《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中國當局仍無視國際法律,將他們遣返北韓。中國當局以金錢利誘居民舉報脫北者及其同黨,並「似乎一直採取積極措施,確保北韓國民不能前往外國大使館和領使館尋求保護和庇護」,設法捉拿他們,監禁和審問數星期至數月。一些脫北者透過中國人或南韓人協助,有計劃地從北韓逃到南韓,中途被中國公安緝獲,就會被要求供出行動細節和參與人士,少不免嚴刑迫供,審問報告也會被交到北韓當局。聯合國難民署曾於北京設代表處,批核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尋求庇護者的難民資格,可是中國卻阻止難民署人員順利接觸來自北韓的人。 有中國做北韓的外應,北韓王室可繼續有效地禁閉國民,至於坐視饑荒、拑制宗教、強迫勞動、阻截賑濟等罪行當然如常發生。

以上所述只是過去和現在發生的事,中國政府將來對北韓的人權有甚麼影響?中國作為北韓的供養者,事實上可對北韓施壓,要求改善人權。一九八八年美國政府向智利總統皮諾切特施壓,要求智利舉行公民投票,決定皮諾切特能否再連任八年,結果55%選票反對連任,獨裁統治告終。不過這次促成這次公投的部份動力來自美國國民,他們要求美國政府不要再姑息皮諾切特侵犯人權,美國和智利也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才求變。上文提到,中國國民永遠是被管的,不見得會有民間壓力成功說服中共站在正義的一方,中國亦不會懾於任何國際壓力而這樣做。

站於國際關係的角度,中國只會更縱容北韓。中國現時面對的外交挑戰可能比六四屠城後更大。六四後,原本與中國關係逐漸緊密的美國、日本、歐洲各國群起譴責,中國經歷了好幾年的外交低谷,除蘇聯外沒有大國背書。廿年後中國已走出外交低谷,靠投資和貿易找到很多落後國家為盟友,與西方國家有大量經濟合作,可是近幾年面臨的不是冷淡,而是與鄰近國家擦槍走火的風險。近十多年來中共鼓吹民族主義,因尖閣諸島主權問題與日本爭議多時,曾有中國漁船和公務船駛近該海域而與日本當局發生衝突,民間仇日情緒旺盛。與越南和菲律賓的南海爭議又無望解決,最近越南爆發反華示威,有可能激發其他與中國有主義糾紛的國家排華,而中國執意開發東海和南海資源,鄰國的敵對態度只會有增無減。中共也許意識到,萬一與上述國家開戰,鄰近國家之中只有北韓和俄羅斯可以信賴,因此只會事事遷就北韓。

要中國令北韓人權有改善,不是沒可能。中國固然不會苦口婆心勸告金正恩投入正道,但只要寬容對待脫北者,或支持其他國家提出的制裁措施,就足以警告北韓。促使中國這樣做的誘因,恐怕只有「靠嚇」。北韓在去年二月中忽然地底核試,在吉林的居民也感到明顯震動,此事令中國東北居民感到威脅。雖然中共一向漠視民意,但目前國內出視越來越多反政府示威,中共該不會希望因國家安全問題使民眾挑戰政府。若北韓再有核試或其他驚人舉動,不排除中國會對北韓強硬一點,儘管力度不大。

即使神經失常如近兩任北韓君主,政客的行為通常貫徹始終,不會忽然改變意識形態和作風。要中共負起人權責任實在強人所難,所以它最好還是沒有負責的能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