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盧松昌

反對興建美孚新邨屏風樓工作小組負責人 網誌

體育

港馬之後,休腳操水

港馬之後,休腳操水
廣告

廣告

數月前,患五十肩,致右手臂只能半舉,影響工作時寫黑板。物理治療成效緩慢,遵照吩咐自行拉伸,也痛苦難當。於是購月票改游泳,初時水中不能伸直手臂,但50尺泳池伸展30次,來回便是60次。水中動作逐漸自如,距離增至千許2千。未及半月,竟已痊癒。曾說笑:游泳,能醫百病!醫生笑答,那麼,便開設多些泳池,無需増加醫院了⋯⋯近年來,泳池確實是按人口比例增多,可是醫院似乎未見加設。

2月完成渣馬之後,縱合身體自然反應、物理治療、西醫諸資訊,下決心暫停跑步,改為游泳,待腳弓慢慢復原。 舊患腳踭筋膜炎已無症狀,但腳弓仍有漲痺,游泳撐腳掌動作,也有所影響。借鑒以前髂脛肌傷患,也是久後漸瘉,故仍然休腳,以觀後效——豈有不瘉之患?!待數月後跑季將臨,便重新操練,迎接港馬。「渣打只是冠名贊助商,據悉有合約限期,以後,這一年一度跑界盛事,宜正名作香港馬拉松。」

以前,曾經游泳、健身、乒乓、行山跑步,多管齊下做運動,後來逐漸獨沽一味長跑。經年習慣的冷水浴,也因跑步後貪圖舒適,而改冲熱水。而今數年之後,感冒漸多,尤其是鼻敏感時常發作。這煩惱小毛病,從小自異國便有,後來籍著游泳而逐漸脫離。自近日泳後,似乎有所好轉。

捱過二月春寒,踏入炎炎夏天,當冬季來臨時,是否可以重拾數拾年冷水浴習慣?籍以增強耐寒能力,防治鼻敏感,卻待後話。

在公園戶外長跑,綠陰街景,隨步前進,不會單調。但池中操水,50尺便來回,相對沉悶孤單。跑步從挫折到有所覺悟——往後,還希望重拾4小時內全馬;做到50分跑10K時間。雖然高手可能覺得卑微,但個人於願已足矣。長跑,有企盼自然有動力;游泳,只是重彈舊調恢復遺忘動作。目前,逐漸尋回水中感覺,蛙式200尺略多於5分,連續1000尺不逾半小時,但突破25分便艱難了。接續反覆多次100尺衝刺,留意改善泳姿,增強心肺肌力,1小時許便上水。許久之前,每日連續游2000尺,然後衝刺鬥水。現在難抵孤寂,未有衝破心理關卡。

曾累次聽說蛙式傷腰,其實是挺腰過度而不自知,登腿不當加重屈折打擊。宜收腹固定腰肌,留意登腳不可牽動腰部,便不會引致泳後產生腰痛。正確姿勢的跑步與游泳,均可使腰幹挺直。以大腿帶動登腳,登直腳掌後,有一個自然併腿動作。以肩、踭帶動,向後向下用力划水。切記手與腳皆不可朝外向橫用力,錯誤動作只會浪費體力。只有向後登划,才是向前的動力。隨著胸肌帶動手划,上身向上竄,順勢抬頭張口吸氣,划手完成,隨即伸手,低頭閉氣,屈膝翻腳掌,猛然用力登腿,水中噴盡腹中氣。必須噴盡,才可猛吸;具有充沛燃料,才能不斷前進。一己實踐心得,奉與跑友旱鴨恆子——休腳操水,累次約而無緣同池,僅以文吹水交流。

跑步主要加強下身腿部;游泳,可重拾健壯胸肩,帶來的安多芬歡愉,則與跑步不相伯仲。目前游泳的運動消耗量不足,加上臥讀的陋習,導致港馬後腰腹痴增。在所接觸的運動中,只有馬拉松長跑,才能真正達到修腹減腰的效果。
魚與熊掌,兼得安多芬,若是獨蠃,舍馬拉松其誰。

「一己實踐心得,奉與跑友旱鴨恆子——同是休腳操水,累次約而無緣同池,惟有以文吹水交流。」

18•5•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