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說故事

你看足球,我說故事。 網誌

體育

一天的英雄;一輩子的英雄

一天的英雄;一輩子的英雄
廣告

廣告

「我寧願做一日英雄,都唔想做一世烏蠅!」

零七年,你狹著「波蘭聯賽最佳門將」之名來到倫敦酋長球場。於他,能加盟大球會是人生最光榮的事,可是在其他人眼中,他前來與否是無關痛癢。像他這樣一個剛出國的年輕人,難道你相信他能動搖在這裡打滾多年的兩位老臣子?外界對他沒有一絲期望,亦沒有矚目的報道,你前來,是無聲無色,毫不起眼。

但你,總是期盼著機會來臨。年輕的,總得要捱一陣子,方能成材。

作為替補,能做的就是把握能落場的機會,讓自己脫離那個討厭的後備;但作為替補龍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耕耘。龍門這個位置是一山不能藏二虎,你知道自己現時不是他們的對手,但看到曾經作為替補的前輩能夠把握競爭者的些微犯錯而爬上了正選位置,你覺得自己也不是毫無機會,你也可以成為下一個前輩,成功爬到正選位置,只是時間的問題。

年輕的,總得要捱一陣子,方能成材。

偶爾,你打上正選,在那些盃賽的日子,可是常規賽中,你總是只能坐在後備席。作為球員,沒有人甘願坐在冷冰冰的板凳上,無奈門將這個位置只能容納一個人,但更無奈的是,只能寄望正選門將忽然的連翻失誤,使主帥失掉信心,方能有出頭天。

後備門將與正選門將,是友,也是敵。

曾經,你把握到前輩的失誤而進佔正選位置,卻無奈地受傷。沒有回歸後備位置,只能退到比後備更後的位置,多麼的諷刺。你與正選位置就是差一點點緣份。那時候,你和前輩也相繼受傷,球隊被迫起用一位只有二十歲的年輕人。這人跟你同樣來自波蘭,無獨有偶,二人竟是同月同日出生(4月18日,相差5年),彷彿二人就是一對生於不同年份的「雙生兒」。然而這個年輕人卻比你幸運得多,因出色表現深得法國人的歡喜,取代了那個屢次犯錯的西班牙人,登上正選。而你,卻只能坐在後備裡繼續候命。

這時,你已經二十六歲了。

原來你已經來到這裡第三年,但你仍然沒有像預期中得到機會,沒有成為記者的焦點,也沒有球迷寵兒,彷彿依然是個毫不起眼,可有可無的球員,甚至在球會賣掉那個經常夢遊球場的前輩之後,接過代表正選門將號碼的人不是你,反而是那個跟你來自波蘭的年輕人。這次,你真的介意了。

同樣來自波蘭;同樣是同一天,同一個月份生日,為什麼你跟他的命運會是那樣不同?就算他大意的失誤,延續了球隊的錦標荒,他還是得到法國人的信任和保護。你總是無法成為法國人心目中的必然正選。球會前途如是,連國家隊前途亦然,連道你今生今世就要被他壓住嗎?

也許上天聽到他的苦求,那個年輕人忽然失準,失掉了正選位置。你終於登上了夢寐以求的正選,站在球場裡實實在在地打拚。而這次的機會不僅讓你得到正選,更得到了傳媒的注意,將你跟他作比較,可是得到注視的原因也是來自他。示幸地,在比賽中,你卻再一次受傷,自己又再回到手術室,間接使他又重新回到正選。

你與正選位置就是差一點點緣份。

你好像也有點灰心,灰心得不斷問自己為什麼總要在得到正選後便受傷,難道我真的不配當正選嗎?已經6年了,還是一事無成,試問有誰願意每星期比賽都只能坐在後備席裡看著隊友打拚?又有誰甘願一生只能充當替補?

我寧願做一天英雄,也不願做一輩子的後備!

當天的熱血,今天的灰心。也許像他所想,年輕的,總要捱一陣子,可是已經年華漸去,他已經不再年輕了。不過,假使快樂有盡頭,痛苦也未會不朽,最好的,也許尚未來臨。

直到那天盃賽,你站在白界線前,擋住了對方的十二碼,一次,兩次,使對方無緣晉身決賽之餘,同時成為球隊打入決賽的重要功臣。哨子聲響起的一刻,你興奮得走到球迷區,振臂高呼,隊友也前來親吻這位球隊功臣,而電視機鏡頭都捕捉著他的身影。看著球迷熱烈地歡呼,隊友熱情的擁抱,更看著你得到了法國人的加冕,這次你終於成為了眾人焦點,也成為了球隊真正的英雄。

這刻,你高興得無法用言語形容,受到眾人的讚賞,你竟感到有點害羞,好像不太習慣這種的稱讚,但是這是你應得的。可是在高興過後,你卻道出一句無奈的實話:「我不知道能否繼續出任正選.....」

當天抱著使命,卻得不到認同;如今得到了認同,卻放下了志氣。聽說你好像想離開了,是吧?我知道的,你不希望每星期都在猜疑自己打正選還是後備,你討厭缺乏安全感,你知道怎樣努力,那法國人還是會相信比自己年輕五年的他,因為他,才是球隊的未來.....

錯的,不是你;錯的,只是一山不能藏二虎。

那天是個陽光充沛的日子,那是賽季的最後一場。意外地,你得到了正選機會。明明這場比賽,只要他上陣,就會得到了金手套獎,而他也表明希望得到正選上陣機會,但這個法國人也決定給予你機會,是為了希望你有充分的狀態迎接決賽?還是希望利用正選而使你回心轉意?你不知道,而你也不想去想,你只想享受仍能穿起兵工廠球衣打拚的時刻。

決賽那天,你成了正選。第一次在這麼大型的比賽中擔正,緊張了吧?雖然開賽初段失掉兩球,但這是非戰之罪。就算那刻你為隊友的失誤而出走封位,卻差點弄巧成拙讓對方打門,但整場比賽,你也是很有好的表現,牢牢地看守大門,至少不讓對方攻入第三球。最後,憑著藍斯的最後一秒入球,助球隊結束了錦標荒。

眾人都說藍斯是球隊結束錦標荒的頭號功臣,但我想頭號功臣,應該是這個在四強撲走了對方兩球十二碼的你,沒有你,也許球隊根本不會出現於溫布萊,也不會成功捧起這座獎盃。

藍斯是功臣,你也亦然!

成為功臣之後,眾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你的合約上。那法國人亦希望這個憑著這個獎盃令你留下,但你似乎去意已決,但我知道你不是不愛這間球會,你只希望能夠每星期持續地站在場上比賽。

都已經當了後備這麼多年,希望能真真正正地當一次常規的正選。

你,陪伴球隊走過了年年無冠的日子;
你,陪伴球隊走過了人事變遷的動盪日子;
你,陪伴球隊走過了八二、六三、五一這些慘痛敗仗;

就算你沒有親身在場,但你還是默默地陪伴著球隊走過了這些艱難日子。球迷對你的離開,不捨之餘,還有一點的感激,感激這些你為球隊的付出,也感激你為球隊帶來了一項重要的錦標。即使無法再為兵工廠效力,球迷還是會給予你尊重,也期望你能夠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球會,繼續打拚。

感謝你在這裡七年的日子,再見,肥仔安,法比安斯基,希望在天鵝那邊,會看到你出色的表現,也期望有天我們會在球場上再會。

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