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反白象,爭民主 ─ 在地踐行六四精神

廣告
反白象,爭民主 ─ 在地踐行六四精神

廣告

圖為編輯所加

文:杜振豪

不知不覺,八九民運已過去了25個寒暑。政權透過控制媒體不斷扭曲歷史,沒經歷當年情境的新一代也只會愈來愈多,很多人都擔心六四會被遺忘。無疑,抵抗遺忘至關重要,但記住這段歷史的意義,並非純粹追悼過去,更在於追求更好的未來。要做到真正的薪火相傳,我們必須將八九民運的精神扣緊當下時空,將向後的追悼轉化為向前的行動實踐。所以,也許我們應該換個問法:如何踐行六四精神?

從反官倒到反官商勾結

眾所周知,八九民運爆發之初,最主要的訴求便是反腐敗反官倒。當時中國政府尚存控制價格的計劃經濟,同時嘗試逐步開放市場經濟,所以出現所謂「價格雙軌制」。所謂官倒,便是貪腐官員利用官僚特權,以計劃經濟的低價購買材料貨品,再以高價在市場出售,從中賺取龐大的差價。簡言之,就是中共官僚利用自身特權,將人民利益轉化為官僚利益。

雖然時空不同,政策有別,但奉行放任資本主義的香港,同樣出現類似情況。前房屋署署長梁展文,任內將原屬居屋的紅灣半島,以低價賣予新世界發展改建作豪宅圖利,退休後隨即到新世界集團任職。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被揭發懷疑收受新鴻基地產郭氏兄弟的賄賂,目前訴訟尚未完結。至於議員與財團之間的利益關係,例如最近吳亮星身兼新鴻基旗下公司非執行董事,卻堅持以主席身份審議新界東北計劃的撥款,更是不可勝數。如此種種,港人看在眼裡,早已心中有數。

儘管官僚與財團間或齬齟不合,但在土地資源分配上卻是合作無間,早已成為榮辱與共的利益共同體。近年更出現一種可怕的發展趨勢,便是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大白象基建,將公帑轉化為低效益的基建工程,然後帶動工程周邊的地產項目。最終結果就是財團獲利,精英方便,人民受罪。

大白象燒錢,誰獲利誰埋單?

大白象工程對香港人有何影響?廣深港高速鐵路的糊塗帳,便是最深刻的教訓。高鐵延誤超支,北上就業人數下跌,一地兩檢無望,當年反高鐵運動的預言已經一一應驗。高鐵撥款連超支已近千億,但政府卻是意猶未盡。除了已開展工程的港珠澳大橋及蓮塘口岸,還有即將上馬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港深西部快速軌道、機場第三條跑道、人工島計劃。工程耗費公帑之巨,將以千億元計。

大白象工程愈來愈多,當然不是偶然。無論是連接粵港的跨境基建,還是以開發新市鎮為名義的土地發展(新界東北及大嶼山,均是鄰近邊境口岸的土地),均須放在十二五規劃下的粵港融合戰略中理解。透過人流、車流、貨流的所謂「無縫連接」,以香港作為金融、貿易、物流的地區樞紐,帶動珠三角與香港的產業融合––這是中共為粵港設定的經濟戰略。本文無意主張完全拒絕區域融合或某程度上的地區協作,但我們必須追問的是,在區域融合的過程中,是甚麼人得益,甚麼人受害?

以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為例,政府聲稱開發新市鎮,但計劃中的公屋用地加上居屋用地,還要少於私人住宅用地。恒基、長實、新世界、新鴻基四大地產商,早已在新界東北囤積大量土地。只要計劃通過,地產商即可換地發展,涉及利益將以千億元計。至於極受爭議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比整個新界東北發展區的住宅用地還要大),則幾乎原封不動,只計劃收回少部份用地劃作低密度住宅──即是又是豪宅。

顯而易見,這些大白象工程,其實是一個資源再分配的過程。政府耗費大量公帑,得益者首先是承建商及材料商,然後是垂涎已久的地產發展商以至新界原居民地主,最後則是炒賣樓宇的投機份子以至從事樓宇按揭的銀行業;至於受害者,則首先是被迫遷的新界東北居民,以及土地資源被白白浪費、公帑復被轉到財團土豪口袋的普羅市民。這種手段在形式上與官倒不同,但底蘊卻同樣是利用政治特權所開展的運財大法。相比起來,後者比官倒還要高明得多,因為後者是完全合法,而且普羅市民也不容易摸清楚背後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政經鬥爭齊頭並進

今天很多人反對公民抗命,擔心佔中搞亂經濟。其實,當下的經濟秩序,本來便不是服務於普羅市民,本來便須尋求改變。當年八九民運,乃是從反官倒反腐敗,發展為開放報禁及結社自由等等政治權利的問題。政治制度是經濟權力的反映,同時反過來維護既有經濟秩序,兩者本是相輔相成。因此,身處香港的我們同樣需要左手爭經濟權,右手爭政治權,以對抗中共政權與財閥集團的聯合統治。簡而言之,政治鬥爭與經濟鬥爭,必須齊頭並進,更須融通合一。

此時此刻,北京的天安門必然是戒備嚴密,打掃得乾乾淨淨,仿似甚麼都沒有發生。但我們都知道不是如此。世上如果還有真要活下去的人們,就先該敢說,敢笑,敢哭,敢怒,敢罵,敢打,在這可詛咒的地方擊退可詛咒的時代。道路也許艱辛,也許漫長,但我們不會孤獨。在我們身後有無數前人曾經奮鬥,在我們的前方也將有無數後人繼續奮鬥。不論是中環、政府總部、天星皇后,還是新界東北、貨櫃碼頭、紮鐵地盤,只要哪裡還有拒絕認命的人,哪裡便是天安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