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梁國雄

撐長毛,等於撐自己,平反六四,爭取普選,權力歸於人民,請支持長毛梁國雄。 網誌

社運

拉布未竟全功 續爭全民退保

廣告

廣告

本文為梁國雄議員拉布辯論階段最後一次發言,由林翰飛筆錄。

主席,財政預算案開始的時候,王國興議員拿了把剪刀出來;李慧琼議員則拿了一個計時器。當時我向你抗議,其實這也是議會鬥爭中的一個策略,其實我對兩位也沒有特別的憎惡,我多數都對事不對人。

現在已是合併辯論的尾聲,你做了合併辯論的決定,我也多謝你。因為如果要一條條辯論時,我想我這十五分鐘說的話也不太合適。

第一,我必須承認在2012年10月尾開始的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議會抗爭到了這階段,仍是屢敗而屢戰,我首先在這,向我聲稱要服務的老人家說聲對不起。勝敗乃兵家常事,不止說在議會中唇槍舌劍。我們今天又過了一個財政預算案,下個財預算案要隔一年才到。老實說,在心底說,今年的議會的抗爭,我的心情更加沉重,因為上年我說的時候,是未出現一個叫未來基金的物體。老實說,在我有限的智力和經驗下,我真的看到全民退休保障是離開香港的長者愈來愈遠,原因是我們的錢,被拿了做其他事。我覺得我的力量實在有限,不能完成我在年多前說,我一定會為老人家爭取到(全民退休保障)。

第二,我很感謝我的同事搜集資料給我,讓我能寓議會抗爭於宣講。我知道在我們的同事中、看直播的人中,或主席的心目中,我們少不免有俗語中所指的「攞嚟講」,這點我承認,我不是神,我不可能每次演說都淋漓盡致,在這我也對各位的包容表達謝意。我在想,到底全民退休保障會怎麼來?我現在知道了,在這議會中是不會來;我知道了這議會的局限;我知道無論我在這做什麼,都要得到在社會外的群眾支持,這是我深切的反省。我在這進行拉布,不是向那些必勝的人顯示我們的威武,我們是告訴那些必不能勝出的人、被排除在香港的政治舞台以外的人,只有抗爭,才能找到出路,功成不必在我。我希望其他的同事想想,我來了議會十年,我不知道還有多久,可能五區總辭後就不在,一段時間不在,我想我也不會回來。

問題就是,在這如此不平等的制度底下,我們會否在這得到公道呢?我也深深感覺到,在未來我們的政治制度是不會有根本的轉變。所以我得出一個結論,在未來爭取普選的鬥爭中,我們一定要用全力爭取,我不希望下年再下年再下年,我們的議會構成還是一樣,我們的議會還是多數人的訴求得不到少數人的憐憫,我希望我們的議會或政治制度是個平等的制度,每個人都能依他們的選擇選一個政府代表他們執政。

主席,老人家沒錢吃飯沒錢養老固然是人間悲劇,但一個社會或社會的多數置之不理,這是更大的悲劇。我希望這次議會抗爭後,我們的同事,包括泛民的同事好好想想,我們在議會中到底可以為香港人做什麼。我的結論十分簡單:在這議會唯一可做到的,是揭露社會的不公平。揭露這政制下社會的不公平是不會得到根本的改善。輸贏不重要,我沒想過輸還是贏,尤其是我在昨天最深的感受:即使我們幾個議員做得千般萬錯,全錯,錯到底,「唔係波」,但你怎能指責錯的人而不去憐憫本身應得到福利的人?我覺得十分悲涼,我們在香港做卑微的抗爭會死嗎?政府很橫蠻說「你們數人做的事,爭取五百億做全民退休保障是絕對不會容許,我們有錢都不會用。」這是什麼邏輯?我小時去看抗日的電影,我在想為什麼不是在戰爭時期發生這些事?不知大家知不知,這叫「三光政策」,凡抵抗日本人侵略的,進去都要燒光、搶光、殺光,令所有人都對抗爭產生恐懼的心理,憎惡有膽抗爭的人。各位,我知道經過由北京到香港的一輪攻擊,把我們當成樣版攻擊;把我們扣上佔中來攻擊,是個政治較量。意思是如果你有膽抗爭,第一個就打死你!而且還會懲罰同情你的人!

主席,我必須這樣說,政府最近的行為,是把香港中覺得社會要改變,大變、小變、徹底變、局部變的人構築了平台,說不變是不行。我自己覺得真是錯有錯著,當我昨天看到梁振英來的表現,老實說,你泰山壓頂、雷霆萭均般對我們數人,你以為是我們失敗嗎?你這樣不講理,連最卑微的要求、做得到的要求都因為提倡者是你憎的而不理。你應做得到的憐憫、你施政的憐憫,你已拿了最好的東西,也不把一些給老人家,你猜是我失敗嗎?

主席,我覺得是個分水嶺,今天拉布之敗,或明日 622 公投之敗,必然會引起更大的反抗,我今次拉布真是歪打正著。我希望所有不希望社會愈來愈不公平的人、希望社會的不公平得到制度性改變的人,無需畏懼。我也希望所有不同意我抗爭手段的人,無需因為梁國雄的抗爭手段不合適而自己不去抗爭。我沒有說我一定對,沒有說抗爭是天下無敵。其實我心中想,如果有天其他人抗爭的能力比我更強,有更大的公信力和號召力,必然能事半功倍。所以,我在辯論結束前,我再一次向香港的窮人、老人,再說一聲對不起。我希望所有善意批評我的朋友,我會虛心受教,只要他們提出比我更好的方法、比我更有能量的方法、比我更能團結大多數人的方法,我一定跟隨。

一個人在打輸後說再打過是最無聊的事,今天,拉布的抗爭已經輸了。我不會跟你論勝負,但我可告訴你,一天沒有全民退休保障,我都會為這個目標繼續做,未必是拉布。我告訴你,我一定會繼續做。日後的拉布會更細緻、做得更好、做更多的資料搜集。我更希望下一年的拉布不是三人的拉布,是廿三人的拉布。我衷心期昐有這天,我衷心期昐爭取民主的抗爭會在今年得到勝利。多謝主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