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六四廿五周年晚會抗爭宣言

六四廿五周年晚會抗爭宣言
廣告

廣告

二十五年,是不四分一個世紀。二十五年前,風起雲湧,有誰會懷疑這不是中國三千年來未有之變局?民主、自由,將要降臨在這片叫中國的土地上面。當時的中國人,仿似終於可以獲得真正的民主與自由。二十五年前,你有否曾在一百五十萬香港人的遊行隊伍中出現,期待著中國的改變,期待著充滿未來的香港。二十五年後,幾多人已經離開了人世,又有幾多生命,已經由牙牙學語,到今天長大成人,站在維園,高舉著燭光,叩問著當權者失去的良心?你站在這裡,是否都希望這遍土地上的人民,可以見到真正民主自由的到臨?如果你真實渴望當年殉道者的理想可以大放光彩,我們實在需要問,除了悼念逝去的人和夢想,我們還需要什麼?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當坦克開進北京城的時候,一個勇者-王維林,以隻身之驅阻擋坦克前進。王維林面前有十數部坦克,但他毫不畏懼,反而爬上坦克,希望與軍人對話,勸其離開。之後坦克往右,他挺身往右,坦克往左,他挺身往左。一個無人知道其真名的勇士,就在當天希望守護北京城的學生及市民。這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氣魄,正正是當年推動八九民運的力量,亦是學生、工人、市民整遍大地人民所堅守的意志與理念。他們希望以血肉之軀,透過佔領天安門廣場去改變這個國家。而當年在香港的一百五十萬人,有誰不是被他們的志氣感動而上街,有誰不是被他們的勇敢打動而上街,有誰不是相信時代正在改變,因此你也要站出來改變時代。

二十五年了,香港人,你還有沒有這樣的氣魄?當年所有參與八九民運的人,其實都不過是好像你和我一般普通市民。今日的中共政權,其實並不如二十五年前的可怕。它在大陸瘋狂的壓迫人民、逮捕維權人士,劉曉波、李旺陽、胡佳、劉瑜。但其實正是這些暴行,見到它極度心虛和恐怕人民,當權者知道共產黨是一個犯了滔天大罪的政黨。而我們的反抗,我們的燭光,就是最好的明燈,去照亮它遮掩的罪行。

一天這個地方沒有民主自由、一天六四的亡魂就無法昭雪。撫心自問,你在此悼念,到底是為了什麼?悼念,不就是為了拒絕遺忘?悼念,不就是為了防止悲劇再臨?悼念,不就是為了完成我們的未竟之志、還未實現的理想?

我們一班大學生相信,每一個毋忘六四的人,我們都有一個共同信念,就是將民主自由安植在這遍大地,建立一個平等、公義、有愛的社會。現在的香港,正如同當年八九的中國人,都面對著自由、民主被奪去的威脅。香港人,你不是想阻止悲劇再臨?當年北京學生公民抗命,佔領天安門,跟今日香港人提倡佔領中環,難道不都是心懷著同一個理想,實踐同一樣的行動,抗擊同一樣的政權?當年每一個勇者,與你我一樣,都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市民。只要你願意,每一個人也可以成為王維林,我地聚合的力量就真正可以推倒高牆,迎來改變!

各位有良心的香港人,我們大學生今天願意踏出這一步,在香港的民主路上頑抗到底,亦相信位每位手裡或心裡持燭光的人,都同我們一樣擁有同一個信念,擁有同一個理想,希望一個平等、公義、有愛的社會到臨。不要忘了我們的理想,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改變的機會,無論是622民間公投,抑或佔領中環,就讓我們手上的燭光照亮我們生活的每一面,令我們勇於抗爭,敢於行動,爭取民主自由,戰鬥到底!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