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面對暗而無光的未來 點盡每一盞可燃的燈

面對暗而無光的未來 點盡每一盞可燃的燈
廣告

廣告

心裡面有好多好多困惑同糾結。可能還要諗好耐先能諗清楚。但還是想先寫低心中比較清楚的東西。

不糾結而亦很難過的一點是,東北村民,有些已受折磨十幾年。因為政府吹風發展,因為地產商囤地。陳茂波上場後再推東北發展規劃至今,村民們已經走出自己的家,上街抗議無數次了。

前期撥款,本來對官是易過食生菜的東西,隨便傾傾就可以過,但我們令他嘗試到第四次,還是未撥到。從第一次到現在,過了一個半月,第四個扶老㩦幼的週五,中間好多人力擺街站,搞行動,入村動員,做文宣宣傳。我付出好少,只是出現了三個週五,一次週日政總活動分享,但我知道其他人的辛苦和不容易,尤其是慘遭迫遷,又已幾十歲人的村民們。

社會上在討論佔中,在討論六四去維園定尖咀,都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在我心中,東北也是大是大非,每次來到,走下電梯,經過政總門口走向立法會,都會希望轉角就看到比上次更多人。但是,雖然比第一次已有增加,支持的人,還是與事情之重要,完全不成比例。其實立法會始終也是會通過,遲早,場仗比反高鐵時還難打。但是咁大的不公義擺在眼前,到底可以點做?到底點先可以成功?拉到布其實,對我黎講,不是成功呀。我們在用力祈求的,是撤回方案。

其實,東北有幾唔公義,唔係一字咁淺?上個星期的會議,已被議員揭穿,所謂私營公營六四比,根本是荒謬,起公共房屋的土地,在整個計劃只佔幾巴仙。不想遷移的人要被強行遷移,老人家要跪地求蹺求政府不要拆老人院,地產商早已瘋狂囤地,等收完賠償仲可以起豪宅再賺一筆。大量還在生產蔬菜的農田又要被剷平。1200億公帑。我們還活在港鐵有加無減,領匯貴飯,無退休保障,無最高工時,無集體談判權,無得上公屋,上車盤六百萬,本地菜就快無得食等等惡夢,的這個香港裡。

但還是,還是,好少人。準備衝入大堂前(但大堂其實是公共空間),友人提示還剩多少時間,我又開始腎上腺素上升。我已是有案底的人,我還是覺得不容易,其實,直接行動,真係唔係咁容易的。我們進去後,今天晚上,終於是四天來最多人的時刻。但其實,東北規劃,在我們衝入去之前,和衝入去之後,並沒有比較不公義了呀。為什麼之前不來呢?

有村民嬸嬸在一起跑進立法會大堂後,看起來好激動,平時坐著看直播的,都在旁邊主動大叫口號,我們跟著喊,又有別人帶口號,我回過頭來看嬸嬸,正忘情和另一姨姨擁抱,面上帶笑的激動,表情在說「大家真係好叻」。但是,他們還是最首先要面對撥款通過,最要面對日後艱辛的人呀。我們衝進去最大的功能,可能是令討論中間加插了一節「要不要下去看示威者」,延長討論時間。但那些建制派議員和主席吳亮星及官員們,即便有半小時休會時間,也不下來見人民。

第四次,他們投不到票。有人覺得咁樣覺得「勝利」好戇鳩,但,對於無權無勢的村民及沒有什麼抗爭經驗的朋友,都是好不容易又極重要的。面對暗而無光的未來,這一刻,不是應該點盡每一盞可燃的燈?

到下星期五前,我還是會在糾結。也會思考怎樣會有多一點人來。然後我們可以再行前一步,再更勇敢。依然不放棄期待下一個轉角,或許可以改變未來。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