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白皮書——何懼之有?

廣告
白皮書——何懼之有?

廣告

文:志達

最近中國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一份重新解釋香港一國兩制的白皮書,還通過七種外國文字向國際社會發放。相關新聞隨即被社區媒體瘋傳,引發社會輿論,言詞中的語氣不外乎驚慌與絕望。然而筆者自己卻找不到跟著大眾恐懼的感覺,現在嘗試解釋箇中緣由。借一句玄之又玄的英文俚語,當中傳譯了三種知道與不知道的配搭:知道我們已知的,知道我們未知的,和不知道我們未知的。

「There are known knowns. These are things we know that we know.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at is to say, there are things that we know we don't know. But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things we don't know we don't know.」

第一種明確知道的事情並不可怕,因為我們可以了解它;
第二種明確不知道的事情亦不可怕,因為我們可以防範它;
第三種不知道我們未知的,這種危機,才是最可怕。

言歸正傳,中共政權(用其他term)發表的這份《「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 》究竟屬於三種類別中的哪一個?

這當然是第一種,即是所有人一早已經明白的事。

實際上,回歸以來港府一直對內地的優惠政策和在國際舞台自我矮化情況已經明確地告訴了我們中港(政府)就是兩爺孫的關係。兩爺孫,即是「我講,你聽」、「我叫,你做」、「我要,你俾」、「我行頭,你殿後」;這些在香港對內地合法非法移民的開放、國民教育、菲律賓人質事件的態度、愛國愛港、升旗隊等等都能看得到,「阿爺」的稱呼亦街知巷聞。如今一份白皮書只是把事實道出來,香港政府有否這份文件都已經參照了這種一國大於兩制,凡事順應北京意思以及任由一眾京官肆意曲解基本法。於是,看到白皮書的面世的時候,筆者亦沒有太大的反應。

有些人喜歡懷舊,喜歡「高度的自治權」、「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以及「保障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旅行、遷徙、通信、罷工、選擇職業和學術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項權利和自由。私人財產、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以及外來投資均受法律保護」。其實趙紫陽死前已經失勢、鐵娘子亦已經過身,剩下的《中英聯合聲明》就像當年的情書一樣,山盟海誓難道還能作準?

按照社會在九七後的轉變,我們可以把香港人分成兩種。一種人有留意到身邊詭異的政治氛圍並抗爭著;另一種人則選擇順從生活洪流努力適應。其實,抗爭的繼續抗爭,隨波逐流的繼續流;白皮書的發表根本不會為你的生活帶來什麽影響。人們如此大反應,大抵是無法接受要被迫面對「阿爺畫公仔畫出腸」。今日中共把說話講明白,要逃出死胡同,還請實際地重新審視香港的現況,攝取你所想的生活態度。

正因明白民主非天降的道理,人民才有努力爭取的動力。中共胡亂干擾香港內政,導致整個城市彷彿被侵略了,我們才對民意有所執著,誓要爭取真普選,希望能一洗港府頹氣並且扭轉乾坤。別為一份known known的白皮書打亂陣腳,在肯定中央態度的情況下,我們需要制定更加仔細有效的對策。然後,走在民主戰線的你再沒有動搖的理由。

敵在明,我在暗,黑暗,黑夜中的搖曳燭光卻比太陽更加耀眼動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