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六一四特區譴責日

廣告
六一四特區譴責日

廣告

若果你有一位2014年6月14日天亮時抵港的外星朋友,她必定終日惶恐不安。因為從抵埗的一刻開始,不論她扭開收音機或電視機,都只有肅殺的臉孔在厲聲譴責暴力:從特首到政務司長,從發展局長到警務處長,從立法會主席到建制派議員,一律大義凜然,對暴徒的劣行深惡痛絕。究竟香港是否剛發生慘絕人寰的美國校園槍擊案,還是新疆火車站屍橫遍野的恐怖襲擊?

真相有點令人尷尬:六位立法會保安員受輕傷,一面鋪上雲石磚面的防火門和幾面玻璃破損,還有幾位被捕示威者據報在警車內被打傷。這就是官員眾口一詞的「嚴重暴力」。

香港人酷愛和平,但毋須官員教導甚麼是暴力。沒有一幀歷史圖片顯示希特拉拿槍掃射猶太人,也從未有人目睹李鵬坐在坦克車開往天安門,但大家都懂得誰是暴君,誰是瘋狂暴力的始作俑者。

林鄭月娥聲稱反對東北新界規劃的示威是「徹頭徹尾的嚴重暴力行為」,又說「明眼人」都看到,採取最多暴力的或不是村民,而是「慣常就社會事件採取激進行為人士」。言下之意,不是身受其害的市民便不應當「厚多士」來維護村民權益。

林鄭月娥硬銷「築福香港」,把愛民邨的慶叔吹捧成「香港雷鋒」,卻不嫌他的「愛心粥」令長者排長龍,突顯特區政府扶貧政策失敗。陳茂波自言信奉聖經格言「行公義、好憐憫」,但一直拒見義助村民的民間組織。

制度暴力的施與者永遠擺出從容優雅的姿態,但承受者一反抗便變成暴民。

1989年6月4日在北京是天安門大屠殺,2014年6月14日在香港是官員齊聲譴責暴力。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但兩者同樣突顯當權者的荒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