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偉聰

大專生,大專政改關注組發言人、廿一世紀少年成員、前學民思潮成員。因為反國教而開始參與社運,縱使身處黑暗時代,依然繼續無懼前行。 網誌

社運

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廣告

廣告

半夜,回想起這幾天一些事。

俗語有話「出得黎行,預左要還」。沒錯,早在一年多前開始已有被拘捕的準備,抗爭就是要有所付出,包括背上政治檢控。

星期四,與朋友們入了元朗田香花園探陳生,還有準備一些星期五集會的東西。還未開始工作,隨即收到ivan lam(編按:前學民思潮成員林朗彥)被上門拘捕的消息,還未來得切反應,便要跟其他人分工處理如何應對,發佈消息、聽絡其他社運人、找的士出市區(真的很難找!)。找到的士的同時,亦暫時處理完打來的電話,此時,心情開始緊張,始終大家第一次面對這些情況,當時又未知ivan被帶到那間警署。直至五時多,他保釋出來後才放下緊張心情。

到了東北集會那天,立法會和公民廣場被封鎖了,幾千市民全擠到馬路上。自己在想,今天應該會把我拘捕的。的確,在前往集會的海富天橋上,警員一聲喝令,把我截住,繼而拘捕。拘捕的過程不多說,昨晚已經在facebook交代,被捕前後心情還想多說一點。

雖說已有心理準備被捕,但被捕一刻還是緊張的,到了警署後緊張心情有增無減,緊張得不想說話。在警署的時間雖只得三小時,卻感覺像過了大半天。保釋出來後,見到不少對戰友在外等候,我第一件事想知不先有多少找過我,而是東北的情況,知道拉布成功才算安慰一點。然後就是逐一回覆朋友的問候,當中不少是中學同學和老師,還有很多的社運朋友。夜晚在主場的facebook看到自己被捕的新聞,竟然有人說我是彩天驕傲,這稱號真的不敢當,況且自己的成績不是太好,在校的紀錄又差,現在還被警方拘捕,不拖累學校已經很好了。

還有要多謝某人,很久沒有跟你傾電話,甚至已經很少傾偈,若果當時不是在地鐵不是那麼嘈吵,真的想跟你傾多一會兒。

最後希望大家參與公投,下星期五繼續到立法會參與東北集會,還有七一,佔中……(小弟7月22五點會到北角警署報到的),大家多多支持啦!!

短短的幾段寫了差不多一少時,想了很多很多,現在要繼續睇波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