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不扔棄泛民建制二元論,尚會有千千萬萬個東北

不扔棄泛民建制二元論,尚會有千千萬萬個東北
廣告

廣告

筆者先寫一段個人經歷,我想每位同年紀人士(八九十後)也有類似的經驗。當我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還未足秤參與投票,每逢四年一度立法會選舉,家母都會票投民主派。當年還沒分泛民,激進民主派,她把這張珍貴的選票投給民主黨,因為她相信一套說法,這套說法應該自六四事件開始,經過九一年首次立法會直選,九四年匯點和港同盟合拼成民主黨,到回歸仍留存至今。那就是作為一個支持本港民主發展的人,理應選民主黨黨員入立法會,從直選議席中爭一席位,跟親建制的政黨較勁。只有立法會直選議席佔大比數是民主派,議會才有效地代表人民監督政府。這就是所謂的「為人民把關」,民主派議員可以審核任何政府議案,挾制建制派任何「唯建制是好」的動議。聽說這就是三權分立的好處,代議制是西方政治帶來的好東西。

從上述的視野來看,立法會形成二元對立的局面,我們就乾脆稱之為「泛民vs.建制」二元論。好了,物轉星移,當民主黨跟中共作密室談判,表明不參與五區公投,民主黨的嘴面在眾人眼前浮現,很多人認為民主黨是莫顧民意,只為私利的政棍。從此,泛民分裂成「親建制的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後者由近年掘起的政黨組成(社記、人力、熱血),他們高舉票債票償的旗幟,針對民主黨這班政棍出賣了民意。那麼,這種視野有沒有跳出「泛民vs.建制」的二元局面呢?沒有,因為這班激進民主派要鬥奪民主黨的地位。的確,他們在行動上比民主黨更激進,譬如有拉布等對策,但都離不開在議會內部跟建制較勁的想法。

坦白說,在現時的議會情況下,如果跳不出「泛民vs.建制」的困局,不利的始終是人民自身。每當有爭議性議案推出,我都不禁想,議會真是一個圍棋般的屯駐遊戲?真的是純粹鬥多人嗎?為什麼不先考究規則本身呢?根據現在的議會制度,它不是全民直選的,有三十席功能組別,這班不由民選的代議士同樣有決定權。不說也知道,這班所謂專業人士就代表官商利益集團,跟建制派和所謂無黨派的獨立份子一起當按鈕同盟,令有利權貴的議案通過。

問題在於,你跟人家玩遊戲,但從一開始人家給你的遊戲規則是不公平的,這是哪門子的競技?「泛民vs.建制」這個二元局面老早就現疲態,近年由激進民主派議員所提的拉布對策,根本不能解決問題,只能拖延審議過程,將宣布通過的喪鐘推遲敲響,但它最終還會響鳴。高鐵撥款到今天的東北發展方案都是一樣,儘管我們有很多資料造據,知道這些議案背後的黑幕,官商是怎樣從中取利,它是如何損民生,但對不起,任你怎樣在議會內拖延,在議會外結集民眾叫囂,議案在不公的議會制度助掌下都一定通過。

好了,我們知道議會規則有問題,因為它不是全民直選的,建制勢力借先天優勢(不公的議會制度)有足夠人數「晒馬」,那麼我們可否從議會內部提出改革方案,期望改變整個遊戲規則?不!這是一個矛盾,因為我們想改革議會的原因還存在,即那班由建制政黨和功能組別組成的按鈕聯盟,難道他們會給你一口殘存的機會嗎?答案很清楚,我也不想費力寫了。結果,議會就變成建制派和政府的過關機器,專門為利益集團服務。就此,我們不妨坦白地說,「泛民和建制」是一對好姻親,表面上吵嘴,但暗地掩藏議會制度問題,讓問題重覆發生。

筆者就此打住,我的用意是重新提出這個舊問題。老實說,上述內容都不是新東西,二零零八年的反高鐵行動都探討過。希望今天反東北撥款的行動參與者,可以借此思考一個問題,到底是繼續集結民眾在議會叫囂,純粹拖字訣,還是將焦點提升到另一層面,或者說,發掘出真正的問題核心:不公的議會制度。因為高鐵議案、東北發展方案都是議會制度造成的結果。當問題提升到議會制度的層面,那麼東北撥款問題不單止是東北村民的個別問題,它連繁到全港所有人的命脈。只要不公的議會制度一日不改,往後很多方案夠大家受。

文:方澄

(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扔棄「泛民vs.建制」二元論:將會有千千萬萬份東北發展方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