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致鄭國漢教授的公開信

致鄭國漢教授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圖:土地正義聯盟執委何潔泓(左)及古洞村民周豁然涉嫌參與或組織6月13日反東北示威「非法集結」,於6月20日集會後被捕。

鄭國漢教授:

教授,九個多月前你成為嶺南大學管理層的權責最高之人,一直以來,不知博雅教育於你如何物?

博雅教育,自古以來,一直被喻為最高的教育理念,而自古以來眾多哲學家及教育家所為它作的定義都紛紜非常。知識層面廣、應變力強、對文化敏感等等,俱是當中的一些共通點。但,俗語有云,知易行難,如何得知這些價值都蘊含在嶺南大學的教育之中?

坦白說,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有一位同學,博雅教育的價值體現在她的知行上,她是就讀哲學系三年級的何潔泓同學。

當嶺南大學的校訓是「作育英才,服務社會」,有多少人願意投身貢獻社會的行列,用行動改變世界?當嶺南大學的願景是「培育學生獨立思考、判斷、關懷他人和勇於承擔責任」,我們真的懂得如何「獨立思考」、承擔知識分子在社會潮流中的責任嗎?我們真的關懷弱小社群,判別是非嗎?當我們要發揚民主自治精神,我們真的知道民主其實是一種生活方式,是權力制衡的具像,而非某些人口中所言,只懂亂掉東西、滿口髒話的民粹操縱或者只是口述機械、人肉按鈕嗎?

當我們說,學生的天職是建設社會,那麼,我們便必須阻止社會繼續腐敗。從反高鐵起,何同學便致力於抗爭前線,貢獻一分力量,守護著香港的制度,它的土地,它孕育的人民。當我們眼見高鐵嚴重超支、行政失誤,當我們眼見一片片青油油的土地被剷起、老人的家園推倒,當我們看見城中有人被強行迫遷,我們還能抱著「獨立思考」的光環,不對社會的崩壞作出任何批評嗎?難道我們還沾著「知識分子」的光環,享受著街頭巷尾的稱許嗎?當我們看見議會的議員不能代表市民,會議的制度、規程被人肆意曲解破壞,行政長官施政乖離民意、無視民情,擁抱民主的我們能夠袖手旁觀嗎?到底我們在提倡哪一種關懷他人、承擔責任的精神?

在現今動盪不安的社會,沉默是一種罪惡。而何同學,體現了知行合一的精神,體現了身為社會年青人該蘊含的價值。這晚,她只是違反了惡法,與群眾一同在一個醜陋、拒任何平民於門外的政府總部集會,希望類似高鐵、菜園村的悲劇不要再上演,守護著遠在東北無權無勢的香港市民,僅此而已。

這樣,試問她何罪之有?甘地說:不義之法本就是一種暴力。我們用愛擁抱和平,國家機器卻用暴力打壓希望。真的,當年輕人體察到整個社會,由利益團體延伸到政府的一體化腐敗,我們還能有希望,我們還能不抵抗嗎?

而你,擔綱香港唯一博雅大學中,管理層最高的職位,更應支持學生、聲援學生,捍衛在她身上體現了的博雅精神,而非袖手旁觀、甚或出言詆毀。我明白,過去的取態不同,也許令你難以啟齒;但今日的不義,今天的是非黑白,就應由今日判斷,今天解決!

請鄭教授全力協助何同學及全力保護她身上、現今少有的博雅精神!

  祝
教安

羅冠聰
嶺南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