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我們的親善大使

廣告
我們的親善大使

廣告

如果音樂是國際語言,那動物一定是國際親善大使。

我甚至相信,動物比音樂的共通性更大更廣。不單止無分國界,也沒有年齡界限。小朋友未必聽得懂貝多芬,老人家未必接受樂與怒,但一隻天真可愛的小狗,一條尾巴興奮的擺動,就能把老中青幼都拉在一起,放下年紀身段,和狗狗玩作一團。

有甚麼場合可以叫一個大男人、專業人士像小朋友的說起「BB話」來?我在診所工作多年,見證過很多次我的獸醫在動物面前突然變身成小朋友。有時為了哄「病人」進食,會肉麻的說出「乖乖豬,食mum mum 啦……哦……叻叻豬喎……錫錫……」這些出自一個大男人口中的甜言,對象不是自己老婆,不過是一隻病重的唐狗。

我有另外一班很好的工作伙伴──動物大使:狗狗Mug Mug、阿 Pitt、布布、柴柴、貓貓Vanette、Toffee、Coffee、麼麼……他們都會隨我到不同的學校、社區中心、慈善組織進行不同的講座。 由幼稚園到小學、中學、大學甚至老人中心……年齡由三歲覆蓋到九十歲,所到之處,換來都是一致興奮的反應:「嘩!好可愛呀!」「我要抱抱她!」「我要跟他合照!」

昨日我又帶同我的貓狗同事到長者鄰舍中心,這算是我第一次向八、九十歲的老人家講說。我怎樣向他們解釋甚麼是動物權益呢?我怎樣令他們明白人和動物是應該和平共存呢?我怎樣說服他們不應該將社區動物人道毀滅呢?或者現實點說,我怎樣可以令他們不打瞌睡甚至離場呢?結果是,二十幾位老人家安靜的聽我講足一小時,有問有答;興奮的和動物拍照45分鐘,有抱有「錫」,真情的和義工分享了自己對動物的看法又45分鐘,有笑有淚。足足兩個半小時,展現了人類和動物最和諧動人的一個畫面,完美示範了甚麼是「人畜共融」。

活動結束前,一個老婆婆蹣跚的走過來,拿出一百元(對她來說應該不是小數目了),說想要捐款,但不懂填捐款表格。我想推辭,但推辭不了。然後竟然是一個又一個公公婆婆陸續走過來,嚷著說要捐錢。當下那一刻感動,不比我當日創辦第一間NPV非牟利獸醫診所少。

我老父經常問我究竟是幹甚麼的?我想,只要昨天他在現場,就一清二楚了。

*我的一位動物同事史納莎BoBo剛返到了天家。BoBo,多謝你,永遠懷念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