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抗爭未完,請和我們走下去

抗爭未完,請和我們走下去
廣告

廣告

編按:作者為早前因參與反東北六一三集會被捕者之一,昨晚在立法會強行通過東北前期撥款的發言,題為編輯所擬。

有些朋友話認得我,可能有些朋友話唔相信我,其實唔相信我們的行事方式唔緊要,功成不必在我地,如果有人有其他方法,凝聚到更加多的群眾,可以做更有力的力量,而且能夠持續落去,我地樂見其成。社運係無壟斷的,如果你用心機去做的話,你去做啦!

社會運動從來不是睇一次衝定唔衝,一些社區的工作,一些組織的工作。大家可以望下一些做組織者的女仔,廿幾三十歲女,她們捱到出晒白頭髮。我地這種行動者,冇她們數以年計的努力,花在一個議題上面,但係我們在今次東北我們真的有試過。六月六日,六月十三日,可能大家都覺得未收夠籌,但我想問,我們的行動,在香港,你要做一些比較激烈的行動,幾十人,最多幾百人,你話畀我聽,係唔係可以推番呢個政府。你覺得係,我希望有一日我見到大家,係組織得到幾百人,然後推翻這個政府。

我們這種人,識得做的,就係不斷地做街站、不斷地寫文、不斷地落村、洗樓,然後有些行動者識的,一次又一次地,好似雞蛋撞埋牆,我們不是以為自己撞得爛幅牆,但係我們係希望,雞蛋打爛了都可以種得出青苔吧。

我們這個東北團隊,在今次東北這件事,被拉了十幾廿個人,有人被人拉上車打,有人被警察恐嚇,但係我們依然企番出來揸住這支咪。你可以覺得我們霸住個台,怎樣都好,我只係想講,這是我們會繼續做的事,我們認為,自己搞出來的運動、行動,我們係會負責。

這是我們這班人這些年走出來的路,我們這個團隊,加加埋埋,被捕的次數係百幾次,我們的案底加加埋埋超過二三十個。可能這不代表什麼,但能力始終有限,我們的而且確已經盡力做,我們識得做的,想得到的所有行動。

今日有幾千人,可能大家覺得不忿氣,但我們當日我們只得幾十人時,已經兩次試過衝入去地政處的OFFICE,要他們出來見村民。我們得幾十人的時候,就係帶把鎖,鎖住地政處的大門。這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我希望就算你唔相信我們,唔同意我們的話,我希望這些朋友,你們可以有決心,可以一步一步的建立自己的運動。

這是我們搞運動的方法,而我也唔認為自己一定係啱。我們的判斷可能有錯,我們的能力係有限,可能其他的人,有其他方法,可以爭取到更加多的群眾,去做更有力的行動,而且能夠團結群眾堅持落去。如果是這樣,我們係樂見其成。功成不必在我,因為抗爭係屬於所有人。但係我們會繼續做我們識得做的事,我們也希望如果大家係認同我們這條路的話,會跟我們走落去。

我希望下次再返來這個立法會,反對這個東北運動時,大台不一定是我們。我們希望到時真的會看見一班更堅實的群眾,能夠有能力用行動叫停呢個議會。而不是當別人用了幾年的時間、當別人盡了他們的努力去嘗試時,卻只在鬧。

如果要衝的話,講真,十幾人就可以衝,你不需要幾千人做你的掩護!

今次東北的村民,係非常非常硬淨,非常非常激進。他們成日都話,東北唔止村民的事,更加係香港人的事。東北的問題唔止係東北,更加係香港土地政策完全錯哂。能夠同如此這般的一班村民並肩作戰,係我們的榮幸。堅定、有信心,也提醒了我們,社會運動最重要的,係無權無勢受壓迫的人,能夠組織起來,去為自己的權利去抗爭,更加為了社會的公義而抗爭。

無論如何,我希望當下次回來立法會的時候,我們會見到更加強大的群眾,用更加有力的行動,去叫停呢個不義既議會。我更加希望,下次我們能夠話畀班權貴知道,土地唔係紅色資本、本地資本的商品,而係屬於每一個人民!我們要話畀佢哋聽,我們要的唔止係普選,而係權力要歸於每一個人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