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我們需要一場階段性勝利!

我們需要一場階段性勝利!
廣告

廣告

今次七一抗命,是真的階段性勝利。還在抽秤今次是「階段性勝利」的人,都去吃屎吧。我們需要一場階段性勝利。

「階段性勝利」解毒

首先,要釐清「階段性勝利」是甚麼。明明輸了強稱「階段性勝利」是不好,是精神勝利法,但不代表我們不需要階段性勝利。一場運動,必然包括長時間的凝聚,無數的失敗,無數的經驗累積。

我們不是久經訓練、編制穩定、目標單一的正規軍隊。我們作為一個個個體,在種種艱難的現實條件下走進公共空間,交流觀點、組織起來,這些都是在實踐中進行。何時實踐?就是不斷作出失敗的嘗試的時候啊!不准人談階段性勝利的人,根本不了解一場運動是如何走過來的,只看到集會當日那個「大台」,以為找幾個人嗌咪大叫衝入政總,香港就會立即變天。眾多階段性勝利,才聚沙成塔推動社會變革,可說是必然。

遮打道千人締造階段性勝利

然後,今次七一抗命,用「階段性勝利」去形容是恰如其分。如此大型的公民抗命行動,在香港可說前所未見。我很久之前已經說,萬人佔中根本不可能一下子發動。不停鼓吹提早發動佔中的人是不理解實際組織狀況,佔中三子本身似乎也不了解組織萬人佔中的難度,以為簽了佔中意向書的人到時到候就自然會配合,然後中央才會害怕。中央當然也不吃這一套,一直保持強硬,不作絲毫讓步,甚至在這形勢下推出形同戰書的「白皮書」。八十萬人投票又如何?就是睇死你組織不到萬人佔中。

直到今次。一千人參與留守遮打道,實驗非暴力抗爭。定下合理散場機制,然後果然在原定結束的早上八時才被警方完成清場,成功令地鐵站入口封閉、巴士改道。最令我驚訝的是,大台被警察拘捕後,會眾並沒有士氣潰散、自亂陣腳,繼續守在遮打道。從直播畫面足見在場人士眼神的堅毅--現場所見,在場的不止學聯人或社運友,還有很多沒有組織背景的「普通同學」、「普通市民」。早上八時撤退,亦是合乎戰術常識,因為組織者大部份都被捕,難再有資源繼續處理各種可能發生的場面,而且原有目標亦基本上完成了。

七一抗命是關鍵的起點

今次七一抗命行動,確是為以後更大型的抗命行動建立了條件。我們見證了一場大型堵路是如何組織,我們證實了政權真的會害怕中環金融中心秩序受阻(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見記者時如此說),日後可望組織更大型的同類行動。更重要的是,今次抗命行動,主流市民站在抗命的一邊,平素缺乏抗爭意志,被謔「和理非非」的泛民議員身先士卒被捕。社會運動正在對社會產生改變。

今後,「用公民抗命爭取公民提名」,將進一步被放入民間社會的議程當中。我們不再假手於代議士,我們不再害怕犯法抗爭,大型群眾運動的時代正在來臨。陳健民教授曾說,若然2017仍然沒普選,港府將無法統治徹底對政府失去信任的市民大眾。我大膽的加一句,未來這一年,大型公民抗命行動,將令政府無法統治,除非梁振英與中共政權,能夠正視浩浩蕩蕩的民意,開放真正的民主普選!

最後,作為老鬼,學聯的各位朋友,我為你們而感到驕傲。你們在撰寫香港光輝歷史的序章。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