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嘉嘉

從大學年代參與學生組織,見證了政局的變幻莫測,立心歸園田居。惜未習得隱者的最高境界,因此仍忍不住發聲,仍會憤怒,仍會矛盾掙扎;然後靜候消亡的一天。 網誌

社運

首次被捕,願更多人勇敢踏出一步

首次被捕,願更多人勇敢踏出一步
廣告

廣告

首次被捕。

昨晚在台上所言是真的。以往聲援的角色就做得不少,但這次走前了一步。大抵是看見同學的勇氣與承擔,有種不能不站出來的決心。就是不習慣站在前線的場面,這次也不得不努力克服。而我到達集會現場前,其實沒打算被捕的決心,本來只是想當個聲援者,甚至當警察開始行動前,我仍有機會走的。但作為一隻老鬼,見到台上台下熟悉的面孔們,我真的走不動。

面對拘捕,說完全不緊張是騙人的,被抬的時候,手腕被警員屈得很痛,大叫她的警員編號,但只換來一句『知痛就自己落地行啦』。那我寧可痛。兩條手臂各有一道瘀痕,但對比起連眼鏡都打爛了的同伴,我想這小小紀念品大概算不了甚麼。

同車的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心倒是安了不少。

在警校內的七小時乏善可陳,呆等是常態,起初大家還會說說笑笑,甚至有人在唱《城邦會戰勝歸來》去娛己娛人【警察叔叔們聽到眉頭深皺】,但隨時間過去,被捕時急升的腎上腺素效果減退,大家也著實累了,都睡到東歪西倒。

在睡睡醒醒的期間,見了律師,超感謝律師團的無私幫助,看得出他們都有點累,但仍抖起精神的向我們講解,辛苦他們了。可恨警方處理的效率慢到令人想把東西搶來自己處理的地步。在早上六時多左右,我們十四人被通知不用落口供不用打指紋,直接收一封警告通知就可離去,但這樣一份簡單到不能最簡單,有如小學生拿回家給家長簽署的回條,他們弄了整整兩個多小時。而通告所寫,又是『得啖笑』。

說真的,我不知警方如何評估昨晚事件,曾偉雄大概以為愈強硬就愈能維護警方尊嚴,就愈能嚇怕市民不站出來,但雷厲風行的手段只會令更多人氣憤得豁出去。我想昨晚有不少人跟我一樣也是首次被捕,昨晚的經歷未必嚇倒誰,但就一定會激起更多人勇敢地踏出一步,從聲援者變成行動者。

獲釋後,收到不少朋友的問候,相當窩心,但也不少朋友表示『不好意思,沒一起被捕』云云。我超級明白那心態,說真的,以往我每次目睹朋友被捕就是如此糾結,覺得自己沒站前多一步很衰女。但原來,當自己是被捕人士時,你收到朋友表示支持的訊息已會感到多一份力量,眼見多一個朋友把消息廣傳開去已是一份幫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身位與考慮,不一定要每個人都被捕,才算是對運動有幫助。只要在自己的位置盡力了就好。

腦袋還相當混沌,很長氣的自言自語。最後,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學聯的各位同學,他們面對的壓力比誰都大,希望大家能,與他們同行,讓他們知道,自己從不孤單:)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