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我們的海豚一起救

廣告
我們的海豚一起救

廣告

圖:海豚三十

在香港很短很短不超過十年的動保歷史裡,大部份的議題和運動都是聚焦在貓和狗身上。這個不難理解。無可否認貓和狗是我們在這個城市接觸得最多的動物(不計食用動物在內)。而由於他們在人類眼中「很有靈性」,是寵物也好,是朋友也好,都最容易贏得我們的同情。當然也有比較清晰的論述,認為貓狗是被人類主動邀請進入社區和我們一起生活的。過去幾千年,為了讓貓狗替我們進行不同的工作,我們主動去社化他們,後來更透過繁殖去製造他們,讓他們為成為我們的伙伴。可以說,貓狗一開始就是為了人類而「被存在」的,人類對他們有無可推搪的道德責任。

當然,動保是不可能有「物種歧視」的。動保本來的大使命,就是要消滅人和動物之間存在的物種歧視。那麼在保護動物的同時,固然不應存在對不同動物的待遇差別。動物維權的核心精神,並不是對動物的憐愛,而是對公義的追求。

印象中第一次參與「非貓狗」的動保運動應該是「反熊膽製藥」。也成功「拖延」了熊膽藥業上香港上市,卻依然未能令香港立法禁售熊膽藥品。後來又開始 了很針對性的向海洋公園這個建制抗爭,為的是要打倒「海洋馬戲團」,要保護的是裡面的海豚與鯨鯊。往年最勇敢的嘗試是打擊最黑心的工業 —–皮草業。要保護的已不是單一的對象,而是要打擊固有的「消費動物」模式,正如我們一直堅持要打擊「寵物買賣」的原則一樣。往年也有「香港野豬關注組」 的成立,為這種最不受保護的野生動物維權,要說服市民是最困難的部份。

在當下最逼切的議題,就是如何保護我們的中華白海豚,免受第三條跑道所蹂躪而最後滅絕。新鮮出爐不夠三個星期的第三條跑道環評報告,言猶在耳卻在下星期六就閃電結束諮詢了。在那三呎厚的報告中處處謊言,目的是要清除最後的障礙,強行推這個大白象工程上馬。

要用62條海豚的生命去對抗二千多億元的基建,幾如將62隻雞蛋擲向銅牆鐵壁。動保,本來就如赤腳的苦行僧沒有終點的路,沿途要說服人放下自己的利益而不去剝削動物的利益,難又難。

7月12日星期六下午,一群動保朋友在立法會門外舉行「我們的海豚一起救!」誓師大會,保護中華白海豚。有志氣加入這團苦行僧的朋友,到時見。

活動F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