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湯唯︰電影是我們的證婚人

湯唯︰電影是我們的證婚人
廣告

廣告

還在讀大學的時候,有一晚,我朋友在港大陸佑堂的走廊,以為自己遇上了一隻女鬼,他一直以為這是他畢生最類似撞鬼的靈異經驗。後來,他入戲院看了當年的一部話題作,才肯定她不是一隻女鬼,她是湯唯,那時她可能是拍攝《色, 戒》期間穿著民國樣式戲服,溜出港大校園看看,好一段倩女幽魂般的誤會。

《色, 戒》中湯唯所演的王佳芝,依然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精彩又很疑惑的角色,驅動她身犯險境去當特務的並不全然是一顆熱熾的愛國心,她跟易先生之間的拉拉扯扯,也非全然是所謂轟轟烈烈的愛情;她對周遭的男人們,無論是老成的易先生,還是青嫩王力宏所演的鄺裕民,甚或處身於整個動亂的大時代,王佳芝始終因特務工作或者其他不明理由,沒有全心投入過,幾段著名的性愛場面就是將那種無法投入轉化成身體上的宣洩。王佳芝結局所作的捨身犧牲,若說她曾經思熟慮過苦苦掙扎,更像是在易先生面前那刻突然不能自制的決定;或者該說,湯唯的演出有效掌握到那刻場面的爆發力,沉默一陣後梁朝偉跳窗飛身而出,是導演李安為該時氣氛非常呼應的巧妙安排。

2010年南韓電影《晚秋》,這部在香港足足晚了兩年上映的作品,讓我更進一步喜歡湯唯的演出。《晚秋》中,湯唯所演的Anna是一名女囚犯,因媽媽離世保釋外出拜祭,72小時後便要回監獄報到,在去西雅圖巴士上,遇上來自韓國玄彬所演的勛。他們二人的愛情故事在中韓兩地大受歡迎,但我更喜歡湯唯在《晚秋》中很多細微的小動作,例如她在離開監獄後等巴士,她買了一包薯片,同一塊薯片也逐少逐少吃了幾次,透過吃一塊薯片已教人細想這72小時會是怎樣的自由味道;後來她去了買衣服,穿上身後不久就把新衣遺在公廁內,這是對自己曾經的喜悅是多麼的決絕;在回監獄的路,在車站時幾番臨購票時回頭再排隊,這個很誇張很容易處理得奇怪或過火的場口,從湯唯的表情和節奏,觀眾會感受到那種掙扎卻不慌亂。

《晚秋》是一部很傳奇的故事,這個故事於不同年代已經拍過4個電影版本,我還看過的有齋藤耕一70年代的《約束》。相比之下,《晚秋》導演金泰勇處理得非常緩慢,就如咬薯片也慢慢咬,那72小時觀眾可能比戲中他倆更著急,分開的痛苦也是一種慢慢吻慢慢細味的事。近日傳出湯唯和金泰勇的婚訊,「因為電影,我們相識相知,然後又從朋友成為戀人,以後,我們還會稱呼對方為老公老婆……電影是我們最重要的證婚人,感謝支援我們的每一位朋友!」從這段簡單的聲明,已感受他們經歷過如《晚秋》般慢慢細味的感情,婚期定於秋天,電影確是最重要的證婚人。

(經修訂後刊於明報,2014年7月6日)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