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屋村時光

屋村時光
廣告

廣告

這天,到石排灣村探望姑姐一家與祖母。乘升降機上樓之時,有一個我想應該十來歲的小胖子。他身穿底衫背心,頸上戴著一條銀鍊還有一個玉珮,穿著很街坊的短褲,手上拿著應該剛在超市買回來的東東,正回家去。我看到我小時候的影子。

我由兩歲到九歲都住黃竹坑村,而親戚們都住在屋村:石排灣村與華富村。看見他,想起那時候,在這些公共屋村,有著很多快樂的好時光。

我沒有老人痴呆,我記得我寫過好幾篇在黃竹坑的日子。不過,這晚又突然想起,就將想到什麼的都記下來,畢竟四十歲,還記得的,應該很深印象。

家住黃竹坑村十座,而那時候一至十座是互通的:每一座有一兩層可以連到另一座(當然直至某年發現第九座結構出問題而拆掉了),所以,那時年紀小,就跟著大由第十座穿過第九,第八座走到另一邊黃竹坑天主教小學那邊的公園,又或者直接在第四座回到地面,到街市或者掃街--那時候,黃竹坑村的無牌小販很多,都是吃的,貪吃的我,絕對不能忘記炸大腸,牛雜,生滾艇仔粥,碗仔翅,炸魚蛋,桑寄生蛋茶。說到吃,記憶特別好。

在寫這文時上網找找,竟然找到一些其他朋友貼出來的相片,而這一張,就是賣炸大腸的婆婆!她們一家住在同層,每次見到我都會給我很多很多的,還肯定有豬大腸頭啊!

除了小販,第四座附近那幾間餐廳也是一定記得的:天地人茶餐廳的早餐,新寶快餐店的炸雞脾,還有一家吃雲吞麵與粥的。當然,我還沒有忘記,好景酒樓,因為那時跟爺爺沒有太多互動,但一定記得他久不久會帶我去飲早茶,就是好景了。

除了吃的,我還記得四座附近的一些店舖:有文具店的,德明?辦館(即士多),我還記得好像叫金冠;還有雜貨舖,藥房,因為那時七歲左右就可以落街買東西,都是幫爸媽去買的,去士多買汽水,那些一公升玻璃樽好鬼重的汽水,還有拿回鮮奶樽回去換回按樽錢。還依稀記得,在十座附近,曾經有些木屋,那裡也有士多的。為何那麼肯定?因為某一年某劇集的大結局,但第十座停電,姑姐帶我到那些士多看大結局。

那時的左鄰右里真的是守望相助的,年紀較小的時候也曾經暫托在對面的單位,而家門是常開著,只關鐵閘和靠鐵閘上的布簾。當然,就算那時,也會聽說有些鄰居是較奇怪,又好像有精神病的,不過我又沒有印像父母不容許我們出街,因為也有到過其他同學的家玩遊戲機。

住過屋村都知道,足不出戶也可以有東西吃,因為有些小販會在走廊叫賣的:西米糕白糖糕,還有裝在蛋型膠殼內雪到凍的大菜糕,糖水,粥,咸肉粽都有吃過;又不是全都是吃的,那些大大聲叫著「磨鉸剪磨刀」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我也肯定記得,就算家住九樓,都會聽到樓下傳來的藍色多惱河,富豪雪糕,都不是常常可以吃到的。

至於遊樂設施,十座旁有滑梯韆鞦,還有成層樓高的團團轉與及也是成層樓高的鐵架,這些,都只有在記憶裡吧。

爸媽也會帶我們到包玉剛泳池游泳,當然還有沿著泳池往遊艇會走下去,乘船到珍寶海鮮舫飲茶啦!另外,媽媽曾經在聖瑪利安老院工作,也到過那裡探望老人家啊!

住黃竹坑近水樓台,海洋公園與水上樂園是常去的了,而且還是一家大細扶老攜幼的去,每次媽媽都預備很多很多食物帶進去,我們玩夠,就有得食有得飲:酸梅湯炒米粉鹵水雞脾,我覺得那時應該可以在海洋公園裡偷偷擺賣的。

後來記得在六座旁起了一個大冬菇亭,有餐廳的,那時是超群主理的,我都很喜歡到那裡吃東西的。嗯,又是吃。

住屋村除了有接財神之外,中秋節是最快樂的:玩燈籠、大伙兒玩蠟燭,當然我唔會話我無煲過蠟,都是快樂無憂的好日子啊。

我真的很喜歡住在黃竹坑的日子,空氣好,又有很多好吃的,就算那時要晨早六點幾起床搭校車上學也不介意,因為又認識另一班朋友。當然,華富村那些井字型公屋(那時外婆住的華翠樓)又是另一回事,但記憶不太多了。

所以,今天看到這小胖子,那些街坊是但打扮,就是那時的我拿著錢落街買東西的模樣。三十多年前了,我還真的很懷念。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