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媒體

《主場新聞》暴斃

《主場新聞》暴斃
廣告

廣告

《主場新聞》結束的消息來得太突然,記得蔡東豪先生在一個半月前接受訪問時,還說廣告收入開始增加,他滿意《主場新聞》的成績;因此,《主場新聞》之死,我想到的形容詞只有「暴斃」兩字,加上蔡先生的聲明有點語焉不詳,不知道結束的主因是收支不平衡還是他感到的壓力和恐懼,「暴斃」之外,可加「死因不明」四字(至少暫時是如此)。

我每天都看《主場新聞》,已看了一年多,感覺是它搞得越來越有聲有色,雖然文章的水準仍然十分參差,但勝在反應快和多樣化,連新詩和藝術評論的文章也登出,高水準的文章亦不少。香港需要這樣的新媒體,此時此刻更需要敢直言批評中共及港府的媒體;《主場新聞》暴斃,除了意想不到,我還感到非常可惜,亦令我對香港多了幾分擔憂。希望《主場新聞》能復活,或者借屍還魂,但這恐怕是奢望了。

最後感謝《主場新聞》轉載我網誌的文章,屈指一算,原來已轉載了二百多篇,不只是雪泥鴻爪,而是走過一段路的足印了。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