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泳其

90後學生 一個愛發白日夢的香港人 網誌

社運

香港_誰做主場

香港_誰做主場
廣告

廣告

二零一四年七月,

香港人失去對人民公僕的信心,
香港人失去民主,
香港人失去主場,

自由 公義 良心 , 一一被自殺
香港人 恐懼了
面對那赤裸祼的白色恐怖,689令人嘆為觀止的厚臉皮,無商無量的語言偽術,被自願的簽名運動…
我實在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

一男子和一女子說,以個人身份參與反佔中的簽名活動,並不影響別人,與其他人無關 。按這個道理,學生在課外時間,以個人身份參與社會運動,這麼,他們又憑什麼不同意,要求學生只應讀書?未來是屬於學生,沒有人比他們更有資格發聲 。

年齡與智慧 誰說是能拿作衡量?

我們都想只懂揮霍青春,吃喝玩樂
而非留意着新聞 ,政府報告 。
我們都想假日舒舒服服在家嘆冷氣
而非在維園日曬雨淋,喊啞了聲音,希望喚醒現在,擁抱未來 。

法律 , 意義是守護人民的工具
但當人民因而受苦, 那麼強行還有意義嗎?

我們天真的去堅持,因為這是正確的 。
理想的道路很難,很辛苦,但不去試,便沒有叫自己為香港人的資格 。

香港主場 香港人話事

HongKong is dying ,
Until we stand up for it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