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說故事

你看足球,我說故事。 網誌

體育

師徒父子

師徒父子
廣告

廣告

1994年,17歲的亨利從摩納哥二隊升上一隊,首次代表摩納哥於職業聯賽上陣。那時他是一名翼衛,不過教練認為他的步速和技術很了得,於是將他安排在左翼位置。那年處子球季,上陣18場攻入3球。而當年提拔他上一隊並給予機會的教練,正是雲加。

這是他們首次合作。


1999年,22的亨利已經轉投意甲祖雲達斯,唯獨未能適應意大利的嚴密防守,渡過了一個不如意的球季。失意於意大利的他仍得到英國球會阿仙奴垂青,以1050萬鎊轉會費加盟阿仙奴,以取代將離隊到皇家馬德里的安歷卡。而當年提出收購亨利的人,正是當年提拔他利上摩納哥一隊的雲加。

二人再度合作。

當天很多人質疑雲加為何要花高價收購一位在意甲失意的射手,同時質疑這位射手是否能夠代替離隊的安歷卡,唯獨雲加仍然在批評聲中堅信自己的眼光。如其說他堅信自己眼光,倒不如說他更相信亨利的能力。

曾在摩納哥時期合作的雲加已認定亨利有射手觸覺,然而當時的亨利卻顯得無自信。後來加盟阿仙奴,雲加對他委以重任,改造他成為前鋒。「改造」不只是改變一個位置那麼簡單,還有其踢法、位置、熟練程度等等都要配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還記得亨利加盟初期,頭八場比賽都無法取得球,讓人懷疑他不適應英超的速度及體力化的踢法。唯獨雲加仍然相信亨利。

所謂伯樂,不只是一個提拔你的恩人,更是一個願意在你最迷茫無助或是來到一個無法再前進的局面時,為你時指點迷津,引領你走一條明路的人。即使信心受到打擊,他仍是主動拍拍你的肩膊鼓勵說:「比啲信心自己!你得嘅!」

《一球成名》中有一幕,領隊問梅里斯:「每個人都為你求情,你覺得值得嗎?」梅里斯理直氣壯答:「值得,因為我就是要證明給你看,他們的求情是值得的。」當天別人不相信亨利,但只要你給予他機會,他便會證明給你看當天你給予的機會是值得的。後來亨利終於在第九場取得入球,而那一季他總共攻入了17球和貢獻9個助攻。

有時你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會願意給予你機會,你要做的不是去追尋那些原因,而是盡最大努力以表現報答那些給予你機會的人。

在阿仙奴效力8年,亨利贏得大大小小的冠軍獎章,令阿仙奴走上頂峰。8年間,上陣377次、射入277球,成功征服了所有阿仙奴球迷,而當天被受質疑的黃毛小子漸漸成為了今天眾人口中的亨利大帝。而亨利亦與雲加成為了合作無間,情同父子的兒徒,亦師,亦友。

2007,作為阿仙奴靈魂人物的亨利毅然離開阿仙奴,轉投巴塞隆拿。雲加沒有阻止,只讓這位隊長去追尋自己的夢。或者雲加早已意識到,終有一天亨利會離球隊而去,只觀乎時間問題。這次是他倆第二次別離。

後來的日子,阿仙奴一直尋找亨利的替身,可是無論怎樣也無法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一個像亨利那樣的射手。若要人似我,除非兩個我。像亨利這樣特別的人,全世間就只有一個。

正式踏入後亨利時代的兵工廠,然而這也是阿仙奴最困難的那幾年。那幾年經歷無數變遷和難關,甚至去到一個已經無法再頹廢落去的地步。相反亨利在巴塞隆拿仍像依舊那樣表現出色。然而再出色的射手也敵不過歲月洗禮。為巴塞贏得「六冠王」偉業之後,就離開了巴塞,遠到美國發展。

2012年,因為隊中的查馬克和謝雲奴參與非洲盃關係,令球隊在攻線上缺乏人手,於是雲加從美國紐約紅牛中借用昔日愛徒亨利。

這是亦是他們第三度合作。

亨利短短回歸兩個月,令無數阿仙奴球迷雀躍,不僅只是一名傳奇回歸,同時他歸來為球隊帶來久違了的生氣。還記得主場對陣列斯聯的盃賽嗎?亨利後備上陣以一記漂亮的經典招牌式入球助為球隊取得1-0的關鍵勝利。

已經30有4,功架仍和風采依舊不減,一切猶如回到零四奪冠那時那樣美妙。當鏡頭捕捉著入球後的亨利第一件事是直奔到場邊與雲加擁抱慶祝,你或已知道雲加對亨利是何等重要。

而那關係和感情早已超出了「師父與徒弟」的關係,甚至是比「父子」更感情深厚。即使當日亨利離開親手栽培他的「父親」,遠到西班牙追求更高層次的挑戰,他倆的父子情也未曾就此丟淡和破裂,還是那麼深厚、那麼的真。因為沒他,就沒有今天受萬人景仰的亨利。然而謙厚的雲加卻說即便沒有他的存在,亨利一樣會是一個出色的球員,因為黃金始終都會發光。

曾經有人問雲加會不會再借用亨利。雲加依舊那樣回答:「不排除這個可能性。」;而亨利也明示了自己的意願:「只要槍手召喚我,我願意為老東家再次效力。」

對亨利,雲加和阿仙奴在自己生命中,是同樣重要。

兩年時間又過去。雲加帶領阿仙奴到美國集訓,同時跟紐約牛紅作熱身賽。師徒又再一次見面,這次不再是什麼合作,而是單純的一次聚會。

二人一見如故,百般滋味在心頭。以往無數高興的、熱血的、快樂的、悲痛的畫面如像幻燈片那樣逐格在腦海中重播一次。當年懷材不遇,幸有你這樣的伯樂賞識,使自己登上事業頂峰。十年師徒之情又怎會隨歲月而流逝?

俗語:「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即使亨利和雲加已無法再次以「父子檔」攜手合作,亨利還是習慣地稱呼面前這位昔日帶拔他的「伯樂」為「BOSS」,甚至願意回歸阿仙奴訓練基地跟操和助雲加一臂之力。二人之情從來沒有間斷。就算亨利並非雲加其中一名「兒子」,亨利還是會如此尊敬這位「父親」,因為「一日為師」的下半句,不只是「終生為師」,也可以是「終生為父」。

這沒有什麼比互相來一個溫情擁抱更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