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荷蘭在線

以國際媒體的視角聚焦中國、報導世界 網誌

體育

為何足球能在小國荷蘭崛起?

為何足球能在小國荷蘭崛起?
廣告

廣告

本次世界杯荷蘭雖未進入決賽,但表現令人記憶猶新,在過去兩屆世界杯中,荷蘭連續躋身世界前三強:2010年南非世界杯時荷蘭隊以0比1敗給西班牙屈居亞軍;今年主帥雲高爾率隊出征巴西場場不敗,最終以十二碼的方式輸給阿根廷成為不折不扣的第三名。這個人口僅有1680萬的小國家為什麼能成為足球強國呢?

荷蘭國小體育卻強勢

荷蘭奧委會和體育同盟NOCNSF的負責人Gerard Dielessen 在采訪中像荷蘭在線表示:「荷蘭應該算是世界十大體育強國了。拿2014年來說,我們幾乎在所有的國際大型體育比賽中都獲得了好成績:在俄羅斯舉辦的索契冬季奧運會上,荷蘭得了24塊獎牌;荷蘭女子曲棍球隊在海牙的世界杯賽中奪冠;目前正在舉行的環法自行車賽上我們的賽手Lars Boom 也成績喜人。所以我認為荷蘭足球隊今年在巴西的出色表現並不令人意外。」

Dielessen 認為荷蘭足球隊表現出色的另一重要因素是教練:「荷蘭的足球教練一向以技術精湛而享譽世界,在本屆世界杯上也不例外。主帥範加爾極其強調團隊的一體性,他讓隊員們體會到隊裡的每個成員無論主力還是候補都一樣重要。這次在賽場上人們也看到荷蘭隊沒有個人表現,沒有球星耍大牌,而是整體利益至上。全隊23個球員在這次世界杯賽事中都被輪流派上場就是很好的見證。」

挑選和培養年輕球員的專家

巴西世界杯賽上荷蘭隊主帥雲高爾大膽用人,讓所有23名隊員都得到機會上場拼搏一番,這在足球世界杯的歷史上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而另一個令人矚目的事實是荷蘭此次派出的橙色軍團是所有打入決賽圈的32個勁旅中8個最年輕的隊伍之一。而在這支年輕的隊伍之中就有11人(曾)效力於荷蘭甲級足球俱樂部飛燕諾。

一間球會能向國家隊輸送這麼多的隊員其實不是偶然,因為在挑選和培養年輕足球健將這方面,荷蘭人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天才專家。荷蘭足球豪門之一的飛燕諾的發言人Samuel Sanches對他們的實力也表示自豪:「巴西世界杯賽場上有這麼曾經或是目前效力於我們俱樂部的球星當然令我們非常驕傲。在這次世界杯上亮相之後國際足壇對我們的年輕球員就更加關注了。」

各國來荷蘭觀摩取經

這個位於荷蘭鹿特丹的超級球會一直致力於青少年球員的培養。自2012年起,國外的球會可以出錢(價碼由該俱樂部想得到的信息多少而定)到飛燕諾的青少年訓練基地觀摩。中國、美國、哥倫比亞和加拿大等國的足球會部都在排隊取經之列。

飛燕諾培訓基地主管Stanley Brard 對一位荷蘭體育期刊的記者表示:「這個俱樂部成功的秘密都在我們的教練和領隊的腦子裡。有的人覺得照搬照抄我們現有的來得容易,可是你可以把好的訓練計劃寫在紙上,那也只是紙上談兵,實施計劃才是關鍵。我們的理論知識要滲透到實際訓練裡需要相當的時間,問題是這些俱樂部願不願意在這上面花時間。另外,我們自己也在不斷發展和完善我們培養和訓練足壇新苗子的策略。」

荷蘭注重挖掘足球新秀

在荷蘭,不僅僅是飛燕諾的青少年培訓享譽世界,另外兩個足球豪門阿積士和PSV燕豪芬的新秀培養也吸引著外國同行的注意力。這些超甲級球會的成功也都得利於荷蘭這個國家極其完善的足球運動體制。以往荷蘭38個專業足球球會個個都有一個青少年培訓基地,但最後面太廣而難以實現經典培養,經過調整後荷蘭採取了區域性青少年培訓制度。

皇家荷蘭足球協會的發言人Koen Adriaanse 告訴荷蘭在線:「目前全荷蘭有14個區域性青少年培訓中心,我們認為這個數量是最理想的,而且以區域性的方式可以覆蓋全國。這14個培訓中心和地方上的業餘足球會密切合作,發現新人。這樣我們就不會錯過挖掘每一個有足球天賦的少年兒童的機會。」

荷蘭奧委會和體育同盟NOCNSF的負責人Dielessen 則對此表示贊同:「荷蘭共有2萬5千個體育運動協會。以我們如此完善的管理和合作系統天才少年總會被發現。此外,荷蘭人天性喜愛運動,65%的荷蘭人平均每月至少運動一次,這個比例在比如俄國只是10%。 荷蘭人為了娛樂和放鬆而運動,因為喜愛而不斷提高自己的運動水平。我們的體育健將是在這樣的氣氛中被發現的。」

技術人員全力以赴

荷蘭國家足球隊在世界杯和歐洲杯的大賽中表現出色的另一個關鍵是隨隊的技術人員。主帥雲高爾在本屆世界杯集訓期間有兩名助手(Danny Blind和前國腳Patrick Kluivert)、一名守門訓練專家、一名視頻分析員、一名理療專家及事務經理等。

對此皇家荷蘭足球協會的Adriaanse的看法是:「這隊人馬中包括了視頻分析和理療專家,他們有完全自主權去購買所有需要的材料,唯一的目的就是盡其所能為隊員服務,為世界杯備戰。我們皇家足球協會一直以來也都盡可能地為球員創造最佳的環境。」

荷蘭人行動力強、勇於嘗試

荷蘭是個在方方面面都敢於嘗試的國家,發展足球運動也不例外。在巴西世界杯賽中荷蘭對哥斯達尼加的那場四分之一決賽中,主帥雲高爾破天荒地在比賽最後罰點球決勝負的關鍵時刻換上候補守門員Tim Krul 。這一換人之舉令世人吃驚非小,在足球大賽的歷史上也從未所聞,然而主帥雲高爾對此的解釋卻很淡然:「Tim Krul 是點球殺手」。 確實是這樣,候補守門員Tim Krul 一下成了荷蘭人眼裡的英雄,“殺死”兩個點球,幫荷蘭殺進來半決賽。

荷奧委會的Dielessen還說:「荷蘭體育界敢於創新的另一個例子就是在不同的體育運動項目之間進行運動員和教練的互動、交叉合作。比如2004年在希臘雅典舉行的奧運會上,當時我們的柔道教練也是游泳運動健將Pieter van den Hoogenband的導師。再比如現任排球主教練Joop Alberda在指導他的隊員的同時也忙於參與指導劃艇隊和游泳運動員的事務。我們這麼做的目的是讓指導人員在不同的領域裡豐富他們的實踐經驗、擴大視野,讓他們的智慧充分得到利用。這樣的話每個體育項目都能受益。這一點在我們的足球運動中也充分體現出來了。」

這種橫向合作的例子在荷蘭足球運動中也不新鮮,2002年前排球教練Toon Gerbrands被荷蘭甲級足球俱樂部阿爾克馬爾聘去做常務董事。自今年7月1日起他轉去足球豪門PSV燕豪芬擔任高職。

超越自己才能成功

Dielessen 接著說:「這些因素當然都很重要,可是最關鍵的還是主教練。這次荷蘭隊在巴西的出色表現也歸功於主帥範加爾的辛勞執教。我們NOCNSF有這麼一個口號:超越自己,明天一定要做得更好。荷蘭體育界一直關注著業內的所有變化,及時改進。因此我相信在未來的足球大賽中我們還會取得成功。」

(特約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文不代表本網觀點。原文刊於荷蘭在線,按內容伙伴協議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