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唯一被大眾討厭的宗教

香港唯一被大眾討厭的宗教
廣告

廣告

攝:Johnny [email protected]

香港暫時還是宗教自由,我們看見佛教、道教、印度教、回教、基督教、天主教,還有各家各戶信奉的民間宗教,就像我們大中華民族一樣,每日都和而不同、和諧共處。然而,香港人還是那麼不爭氣,就是喜歡玩歧視、破壞和平。如果平機會視向來港同胞高叫「蝗蟲」是歧視的話,那麼一定也要立法規管那些向本港基督徒高叫「耶L」的人。人家又不是自由行,起碼教會還遠不及金舖及藥房多,何況他們經常稱自己是主的羊,你即使多恨他們,也最多可以稱他們為「L羊」,這才符合主的心意,而且態度上也甚為殷切。你們自己想想,大概只有身邊很熟的人才會打招呼時如是道:「喂,L羊!」有一天如果你的老死突然喊出你的英文名字,你定會覺得他變得很陌生,就如基督徒們也肯定很不習慣人們對他們打招呼時說:「喂,Christian!」。

當老外也在老蘭街上隨處小便、在地鐵車廂內蓆地而坐、還吃盡愛洋腸的港女時,香港人也不會稱他們為蝗蟲,正如我未曾在街上聽過同樣在香港傳教的非基督教徒被稱為「佛L、道L、印度L、回L、天主L」。但你不必深究,總之老外永遠是最好的,中國永遠是最差的,很多人只付錢到戲院看西片、覺得聽英文歌才是有品味、看過一兩部William Shakespeare才叫有文化、對同樣沒有普選港督的英治時期沒有不滿。同理,總之香港基督徒就是自由行那樣犯眾憎,香港人就是這麼膚淺,自由行一旦犯眾憎了,做甚麼都要鄙視,基督徒亦然。人家也不過是在以巴衝突問題上靠邊站了,就如民主與建制兩派也沒有對錯啊,只是政見不同、靠邊站就要聲討嗎?

其實,耶L們只是只是出於對上帝絕對忠誠。

本人也出席過不下於十間不同的香港基督教教會,絕大部份教徒都是一樣的,都是主的羊。羊是甚麼動物?就是只要領頭羊跳崖,後面所有羊都會義無反顧跟著跳,甚有鐵達尼式的浪漫。這群主的羊的領頭羊當屬教會中講道的牧師,他們說甚麼,羊仔們都會乖乖的照單全收,牧師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學校老師們眼中的乖學生是怎樣的?未必成績要很好,但就是要聽教聽話,不要駁咀。高中時曾經有同學嘗試挑戰一位中化老師的觀點,那位老師即說:「你可以唔信我,但我就係marking scheme。」試過有幾次向教友討論過牧師的觀點以及聖經的論述,得來卻是被認為自大、自作聰明,聖經是神所默示的,竟然以為自己的智慧大過神的智慧。當時我心生不忿,上帝造人不是賦予人有獨立思辨能力嗎?牧師的話就等於神的話嗎?好在數年後,上過高登就頓悟了:「上帝既野,你識條鐵咩?」就像苦瓜一樣,半生後才懂欣賞。

這班L羊也很樂天知命,因為耶穌說,不要怕,只要信。曾經跟L羊吃飯時,有隻被揀選的烏蠅衝進我的湯麵裡。其中一條L羊說,不要怕,只要吃。當我還呆望烏蠅麵時,那條L羊給我派定心丸:「我們餐前祈過禱的,食物已得到潔淨,所以你可以放心吃啊!」我為了不失霸氣,夾走那隻神安排的烏蠅後,將那碗麵豪吞了。感謝主,amen!之後甚麼事都沒有,全能神果然犀利,耶穌愛我。還有那班L羊分享見證時,甚麼病痛啊、傷殘啊,他們沒有埋怨,感謝主賜予他們考驗,令他們更學懂甚麼甚麼的,甚至跟你說耶穌就是最大的醫生,祈禱就可以得醫治,你根本不需要看醫生。那麼,聖靈快點感召幾條L羊吧,差遣他們到西非去傳福音,向當地人唱聖詩、祈禱,這樣區區伊波拉病毒在神的大能前也不外如是了。不要怕,只要信。現在看來,1996年港產電影『伊波拉病毒』甚具前瞻性,主角黃秋生一句「伊波拉病毒我發明架?係個天製造出黎對付你呢班_家_!」一語道破了神造萬物亦能毀萬物的玄機。而他們因著對主的信心的那份出世思想,那怕是老、莊也遠比不上。他們比“中國好聲音”學員更加堅持唱歌的夢想,忍辱負重364日,每年必然只在平安夜到街上唱聖詩,堅持以音樂拯救香港;他們讀聖經如陶潛,不求甚解,相信真理不辯自明;他們喜歡向學生們籌款,令人從小就知道地上奉獻為的是累積天上財富。總之,沒有任何比得上全能的主,所你人做甚麼都是徒然,乾脆不做而祈禱請主去做。

所謂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那班L羊,使他們凡事都算到主的頭上,令到主經常獲香港人問候,忙個不停。最近有信教同事在辦公室不慎被一些傢俬絆倒受傷,她說,是神跟她說不適合繼續這份工作,是時候轉工了。曾經聽過分享見證,說有天早上趕著出門,趕不上剛剛到達的升降機,以為今次上學肯定遲到了,但感謝主,那部升降機最後故障,耶穌真是愛她。當時我很想追問她,那麼不幸被困在升降機那些人呢?但我深知最後答案一定是神的旨意、主自有安排,甚或又說我是魔鬼、異端、挑戰神云云,所以罷了,還是做隻主的羊。總之,好事就一定是耶穌愛你的表現,壞事也是耶穌愛你,只是以考驗的方式來表現。至於壞到不可能算到耶穌頭上的,就一定是魔鬼作祟。這倒也符合國情,好事就彰顯了黨的恩情,壞事就是改革必經階段,壞到不能再兜的就是特殊例子了。我說就是香港人變態,喜歡看人家仆街,眼看基督徒為神保守,遇上逆境也欣然接受,才會心生嫉妒。正如著名短片“海底奇兵”男主角慘跌落水渠,袖手旁觀者拋下贈興的一句還有興致拍片,直到主角霸氣地說出電話濕透了也不怕,旋即予以嘲笑,還狠心將影片發怖,分明是嫉妒。

香港基督教會在市場策劃上也符合國情,古有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今有聖經第一誡。說的當然不是薛凱琪的「如果我跟你爭拗不可以不答」,而是「我以外,不可敬拜別的神明」。看看香港的教會,他們試過要求黃大仙區易名、要求取消佛誕假期。有些教徒會拆走家中母親供奉多年的神臺,有其他宗教內容的電影、歌曲一概不接觸,說這些是魔鬼的陰謀,要令世人遠離上帝。而本人因為讀宗教學出身,除了必然讀到各大宗教外,也經常會到各種宗教場所參觀,曾經在教會被教友提示要小心自己讀及見的東西,要懂得分辨是非,看懂哪些是魔鬼的話語。惟獨是這點我不敢苟同了,接觸魔鬼的東西有何問題呢?吃過屎才知飯香嘛,越是接觸不好的東西,才更覺耶穌的好。試過有耶L同學在一次去印度廟參觀期間,廟宇的印度教徒拿燭台到他面前以示祝福,他立即耍手擰頭拒絕,大有餓死首陽山,義不食周粟之氣概。有些L羊甚至說做俞珈也很危險,因為這是通向魔鬼的道路。或者是我太不虔誠,自以為心中有神就可以了,外在的任何形式都不會影響信仰,我認我太年輕。其實守教條有錯嗎?你們佛教也不吃肉、印度教也不吃牛啊。那些茅山術士在法庭上自辯時也說,教條有房中術可男女雙修,以練仙驅鬼,沒有錯。老外有一句很著名的說話,“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漢朝時很多學者為了仕途都去讀孔孟、今日政客要搵食都投共了,香港師奶們也只看一家免費電視台,既然某局長說香港人何不等多班車,那麼何不信耶穌?

最近除了杜德偉的復出外,道德L在香港也不太受歡迎。常說道德是人民的規範,孔子也說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看看大陸就是沒有基督教的道德規範,才連累到香港的老麥也糟殃。為了毒男們著想,教會力反婚前性行為,就是為大家保存處女,讓這些機會屬於你,不再擔心樣貌問題、高度問題。高主教叫各位男生不要自瀆,也是希望各位把最好的,留給最愛的。港台性教育節目“性本善”被教會逼至遠離合家歡時段,而要在深夜成人時段播出,這也難怪,該節目往往只找美女及學生妹演出,確是很好J的,兒童不宜。反對同志平權嗎?常說真理就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向孩子解釋電器插頭及插蘇的關係,自然一理通馬國明,要不然怕孩子會天真的以為兩個插頭或兩個插蘇可以互通,這樣就荼毒下一代、罪大惡極了。至於反對那些含有色情、粗口的電影就更加容易理解了,現代科技令孩子們日夜埋首電子產品,這邊廂拍了這些,那邊廂孩子看了這些而學習了,是有必然關係的。難怪現在的維穩電視劇一浪接一浪,孩子們看了必然也會愛國愛黨愛了。

中小學有上過基督教課堂的人,定當知道聖經記載了以前很多先知及聖徒都為世所不容的事蹟。觀現今香港,也有幾位擁有先賢的影子。蔡社長苦口婆心,像再生父母一樣規管我們的行為,當然是忠言逆耳;林牧師是社會法官,負責判斷不同性取向者的罪行,就像今日我們討厭警察一樣,但警察只是替中央執法,而林牧師也只是替上帝執法啊,又何錯之有呢?近期最吸引眼球的鄺大主教,因為揶揄了那班七一遊行中被拘捕人士一下,而遭到口殊筆伐。但我想,鄺大主教不可能不知道他尊敬的聖徒保羅,也曾到過各大偏離正道的教會尋釁滋事、下獄後仍然不斷寫作福音吧?他不可能不知道,馬丁路德也曾不滿教廷而掀起全歐洲宗教改革浪潮,才有現在他坐著的大主教一職吧?他更不可能不知道,耶穌對付惡人,也曾有過反臺反櫈的行為吧?後來終於想通了,鄺大主教或者是恨鐵不成鋼,怎麼你們香港人就只有這些技倆?跟先賢相比,實在顯得「一招了太過少」,故大主教才會曲線鼓勵吧。

綜觀以上基督徒們的特點,他們才是當代最「知其不可而為之」、敢作敢為的勇者。你們看看香港,哪有佛教徒、回教徒、天主教徒、印度教徒、道教徒等公然出來高調挑戰其他宗教的?哪有會出來向世人定罪的?哪有虔誠得凡事相信神可解決一切而不靠人力的?昔日英國人也認為凡事信靠神的貞德是罪惡的而燒死她啊,結果500年後為教廷封聖,說不定蔡社長、林牧師、鄺大主教等人有一天會殉道、被暴民燒死,數百年後獲教會封聖呢。又正如那班支持以色烈戰爭的人,因為以色烈是應許之地、猶太人是神揀選的民族,他們不過是做摩西當年為猶太人做的事啊,說不定心裡還在禱告神向巴勒斯坦降十災,令巴勒斯坦如當年埃及般讓路給猶太人呢。所以嘛,你們不要再攻擊基督徒了,他們只是比其他宗教教徒更恪守信仰,才會做出種種為世所不容的行為,令基督教成為香港惟一被大眾討厭的宗教(其實這說法有些問題,其他宗教也為香港基督徒所十分痛恨)。除非上帝是邪惡的,但這不可能,那麼只能說是世人們太年輕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