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金鐘宿生會會長

廣告
金鐘宿生會會長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Lam
原題為《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大家好,本人是宿生會幹事會會長,但以下我只想以一個數天都在集會現場的小市民分享自己在集會現場所見所聞和所想的。

首先,如果各位仍未了解事件,例如抗爭的目的,警隊濫用武力,事態的發展等等,本人建議你到學聯的網站看一次「重申學聯學民四大訴求」或一些政治立場較中立的報紙的網上平台如《明報》和《AM730》(注意大堂派發的《頭條日報》一般被認為立場偏親建制派)。

對事態有一定的了解是必要的,亦是第一步。先不論政治立場,是非自有對錯,但作為大學生我相信在了解真確的事實後,每人有能力作出自己的決定,亦無必要受任何人影響。

但在這裡想帶出的,是一些單靠以上渠道未必能看清的事實。

首先,我這數天大部份時間都在金鐘的集會現場。警民緊張的時間佔少數,大部份時間都是集會人士在不同的地方坐下圍成小圈,與周圍的人分享政見。在現場真的會感受到香港人的公民素質。除了報章上都有提到的主動開路給救護車,傷殘人士外,現場的人十分冷靜,遇上一些人群中煽動大家的人,都只會提大家互相克制。本人和約十名宿生自發組織了物資站。大部分時間,你都會看到一些跟自己年齡相約的人,拿著水,乾糧,垃圾袋等各樣物資不停來回派發;看到一些跟自己父母親年齡相約的人,拿著大大小小的物資放下,並不斷叫你加油,稱自己能做的不夠年輕人多;看到一些跟自己祖父母親年齡相約的人,站在最前線,跟你喊說有什麼狀況便走,他會保護我們,提醒我們要克制,年輕人的衝動不會令事件變好。整天,可能不同年齡層的人都在重複他們所做的,但大部分人都選擇繼續盡力下去。

另外,在這數天內,我和很多宿生,都感受了催淚彈的可怕。在二十八號約傍晚時分,我們留守的街道上,當前一刻透過手機網絡,查看最新消息,在一個完全沒有預料的狀況下,警方突然發射下一枚催淚彈。儘管己經有熱心人士派上口罩和毛巾,但第一次遇上催淚彈,看著白煙不斷冒出,只剩恐懼,然後回頭就跑。更可怕的是,看著身旁的朋友就在你眼前倒下,而自己亦被催淚煙弄得眼睛,面部,喉嚨都似被火燒著一般的痛。不幸的是,我們缺乏急救知識以為用清水洗面會有幫助,結果反而令自己更加痛楚,痛楚恐懼加上憤怒組成的那份徬徨難以形容。的確,徬徨令我曾經想逃走,但現場大家痛哭的情況,我知道不會因為走了就能解決。在確定保護好自己後,我們留守,眼現著更多枚的催淚彈,但仍留守下來了。

看了上面我訴說的親身經歷後,不知大家的想法如何,但我相信大家亦不會繼續選擇沉默,因為你的力量足以令你貢獻太多。你可以擔起生於這時代的責任,就像歷史上的參與學運的學生一樣犧牲;可以認清楚事實的真相,透過自己雙眼見證歷史並傳達給身邊每位;可以把握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將對政府及社會的想法不吐不快;可以支持全港市民,尤其那些在外撐著已久的同路人。我並非要強迫你上街站出來,而是負起一個大專生的責任。具體來說,你可以上街支援、預備和運送物資、在網上傳達已確實實的消息、將你的信念及想法分享給親友。縱使你認為單人匹馬的力量微不足道,你的一言一語已起了無比的作用,你的一舉一動,至少可以喚醒更多的人站起來。最後,可能你會想我身為宿生會代表,不應該呼籲大家冒險抗爭。但幹事會代表最多是一個職位,而香港人才是我們最重要的身份,是永遠不能放棄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