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文慶

周文慶 Justin Chow(藝術家。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獲「視覺藝術創作獎」。泡沫雕塑作品入選「香港當代藝術獎2012」、獲「譚志成紀念藝術獎」。作品網站:www.chowmanhing.com 。博客:www.chowmanhing.blogspot.com ) 網誌

政經

「我也年輕過」的無恥之徒

「我也年輕過」的無恥之徒
廣告

廣告

把「我也年輕過」掛在嘴邊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在早前的記者會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我也年輕過」的言語,藉以嘲笑年輕人純樸的理想與未被世俗腐蝕的心智──這句話正正道出她早已被名、利、權衝暈了頭腦、腐蝕了良知──我每次聽到這句話都極之反感,雖然我也提醒自己別為這些無恥之徙失智的連篇狗話影響心情。

我逐漸發現那些經常說「我也年輕過的」的人,通常都是現實中的犬儒、是失去個性與獨立性的奴隸、是怯於踏上尋求理想道路與無力實現夢想的人。他們年輕時既無能且犬儒,但藉著在官場商場以擦鞋的務實方式與盲目的服從態度,依附權貴、阿諛奉承、達至升官發財。如今他們位高權重,必須捍衛使他們獲得名聲、利益與權力的體制(即使這種體制是明顯不公義的、喪失道德與良知的),所以他們不惜謊話連篇、欺瞞無知的民眾,極力呼籲民眾把虛假的「中國式普選」「袋住先」。對於這些說「我也年輕過」的無恥之徒──他們通常是世故的權貴、權貴的奴隸、與利益的擁護者──實在找不到現有的詞彙形容他們的喪心病狂,只能把他們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與秦檜同等。

當然,他們在身體上的確是年輕過;但是,難道他們也曾為了社會的福祉而不惜斷送自己的前途進行公民抗命?也曾為了重奪公民廣場而爬越兩米高的鐵欄?難道他們也曾為了守護素不相識的同伴,手挽手地讓單薄的身體擋在鐵馬前顫抖、只為了阻擋防暴警察的胡椒噴霧、警棍與催淚彈攻擊後面的人群?難道他們也曾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與理想,無畏風雨、無畏烈日與黑夜、無畏胡椒噴霧的刺痛、無畏警棍的惡打、無畏催淚彈的灼熱灼痛?難道他們也曾為了社會的公義、公民的責任,拖著疲累的、汗流滿身的軀體,躺卧在馬路上、在草地上、在無枕無被的長夜裡、保持著對於即發危險的警覺意識,趁著僅有的一刻寧靜偷眠半刻,只為了可以堅韌而持久地為了人類的尊嚴繼續抗爭下去?

可想而知,權貴與奴隸的「年輕」時,事實上什麼值得回憶的事情也沒有做過,除了一切可使他們提高GPA的東西以外,或一切可幫助他們獲得更優越職位的事務以外;因為這些利慾薰心的人們,一定不願意把時間花費在他們輕視的「理想」上,或花費在為他人的權利和社會的公義而站出來發聲的工作上。

我就未曾聽過那些為人尊重的、在世的或歷史上的人物,說過類似「我也年輕過」的說話。我相信是因為,他們一直到死的那刻,他們的精神、靈魂與信念從來沒有老去過,他們在死去以後,依然在年輕著。

而那些總把「我也年輕過」掛在嘴邊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