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溫和派人士對雨傘運動的看法——說好了的摺櫈和門常開呢?

廣告
溫和派人士對雨傘運動的看法——說好了的摺櫈和門常開呢?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我的政治取態一向比較溫和,不贊成用任何激進手段去逼政府就範。然而,這次學聯和學民思潮發起的運動,讓我看清689這個人。即使我不相信數年前唐唐指出689那殘酷兇恨的一面,至少這次我清楚地看見那些拿著長槍的防暴警察像操兵一樣列隊走進人群,和看見那造成漫天烽火的催淚彈。他們投放第一枚催淚彈時,我在直播中看得清清楚楚,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催淚彈煙霧,令我真的憤怒了。

9月27日晚,在我睡夢之時,學運領袖被警察拖走,那畫面已撼動我心。我沒說學生全是對的,他們按理是不應該試圖爬進去。但為何好端端的一個政府,要封閉一個公共空間?一個以人民利益為出發點的政府,又何需懼怕人民?一個自覺沒有行差踏錯過的政府,又何必怕輿論的壓力?更何況,那班只是學生。

9月28日,我雖然不在現場,但從電視和網絡上的直播,也看見大部份集會人士只是或站或坐地高叫口號,有車走過時甚至會讓出一條路。平心而論,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克制,有人包圍警車、衝擊防線,但在胡椒的威脅下,他們已大致平靜。然而,上頭似乎不為所動,他們看見一堆聚集在金鐘一帶的巿民,他們害怕了。他們高舉秩序,以為用些催淚彈便可以趕走這班似乎在鬧著玩的民眾。然而,他們錯了。每一個到來的巿民,都抱著堅定的決心,尤其因為看見那班學生也可以大無畏地、像雞蛋一樣擋在牆前,他們覺得也應放手一搏。

我明白警察只是奉命行事,所以我不怪他們,我反而欣賞他們在被辱罵、被剝削休假時間之時依然堅守崗位。我覺得人民和警察不應以對立的姿態來看對方,大家應站在同一陣線,要怪,就怪那個視人民如無物的政府;要怪,應該怪阿爺所給的方案太離地,除了一人一票,毫無寸進。

對於公民提名,我本來並不十分堅持,因為之前各政黨所提出的關於公民提名的方案其實各有利弊,當中有些可行性並不高,要修改基本法更代表著要橫越一條危險界線。權衡過修改基本法和公民提名後,我會希望有一個合乎現時基本法的方案。千二個選委是有點難以接受,不過溫和如我也曾想過「袋住先」,因為我覺得爭取真普選,不一定要一蹴而就,而是可以循序漸進的。但這幾天,當我看見小圈子所選出來的689所說和所做的一切,當我看見防暴警察走出來的那一刻,我的心瞬間結冰。對這個政府,這個只懂以武服人的政府,再沒有任何期望。現在再不表達我反對的聲音,他日所謂「普選」出來的、被操控的特首,會否連我這些沒有上街只是心中嘀咕不滿的人也想剷除?我不想做倒模,也不甘心成為不發聲 就被人當成是同意那沉默的一群!

我明白,有很多商戶的生意受到影響,有很多普通巿民上班的路線因此而受阻,有些學生被逼停課。因為我不是那受影響的那一群,我沒有資格對他們說「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我知道我和那些靜坐的巿民無法代表全香港人的意願,我也很想事情盡快圓滿落幕,但到了今天,我們已接收到中央的信息,他們不會因巿民任何的意見和表達方式而作任何改變;而沒有實權的689自然也不會辭職。佔中使香港人大致分成兩派:生活受阻的巿民、想表達意見的巿民。兩者的對立也許是當權者樂見的情況,當兩派人互鬥內耗,他們就越能為所欲為。但如何把兩派人的意見分歧減至最低,以致我們在談判時有更多籌碼呢?這個問題似乎沒有人討論過。

外國把是次運動定名為「雨傘革命」,但,我不會說這是革命,這只是一次公民覺醒的運動。雖然我不喜歡中國政府,但現實點看,現時香港的經濟和各方面依然頗倚賴中國,說要獨立實在是言之尚早,亦不是一個理想的做法。雖然香港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公義等價值是西方社會普遍所認同的,但這不代表其他國家可以因此而對中國或香港肆無忌憚地指指點點,始終這是家事,無論雙方所爭拗得有多激烈,我還是希望由我們自己去處理,一牽涉到第三者,當中的利害關係會令整件事變得複雜,要和平收場更加不可能。現在要計劃的是,我們的下一步該如何走?我猜,至少要讓香港政府和抗爭者達成一些共識,然後再由香港政府把我們的意見傳達予中央。當然,最理想的是阿爺親自和人民對談,但大家都知道這 是不可能的;要找大家已不太信任的香港政府做中間人,也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

雖然689的人格如何,經過僭建事件以後大家都有目共睹,但要指控689和黑社會有勾結這件事,大家還是不要單單聽信一面之詞,即使有人如何言之鑿鑿,亦請看見清楚的證據才好下定論,不然我們便和那堆捏造說黃之鋒背後有歐美勢力撐腰的人等同。警察在應付集會和反佔中人士的衝突時執法是否有偏頗我也不願一錘定音,我不想因一小撮害群之馬而一併抹黑其他盡忠職守之士。除了奉命行事,人手不足加上衝突頻密或許是警方未能做得盡善盡美的原因。我不排除有警員因為連日加班而燥底想要藉其他方法報復,但我情願相信大部份警察仍未泯滅良心,只是礙於情勢,他們所能做的有限。有些是是非非請大家不要只看一個片段,在審判別人前請先想辦法多角度地了解事情的真相。非禮事件觸及了不少巿民的神經和道德底線,也令人義憤填膺,但在大家被火燒心之時,請別忘記持平和客觀,事情發生的經過是一個過程,片段所拍的可能只是其中一幕,誰先挑釁誰、之前之後發生的事,只有現場的人才最清楚。

關於集會人士的自律、清潔、和平,已有很多人描述,在此不贅。我欣賞人們越來越克制,即使被反佔中者指罵亦以掌聲和歌聲回應,讓罵人的敗興而走。這使我想到,也許我們向政府所表達的意見,政府也是慣於如此回應——我有我申訴,他們繼續唱他們的歌——噢,對不起,他們通常不唱歌,他們只愛做人肉錄音機。

不過,佔中佔旺佔銅的人們,我懇請你們認真聆聽受影響巿民的心聲,我知道大部份人都明白自己的確有對司機和附近居民或上班族所造成的影響,是政府逼你們出來的,這個我完全明白,但坐在街道上的你亦不能否定是次行動的確有造成別人的不便,請別否認這一點。反佔中和受影響的人士,我除了想對你們說聲抱歉外,也懇請你們聽聽人們為何要走出來抗爭,我知道你們心底裏對他們有很多不滿,但你們是否真正地想過他們為何不上班、不上學也要走出來,在悶熱天或下雨時在馬路上呆坐?你們是否見到689用了甚麼手段去對抗他所懼怕的、手持雨傘和保鮮紙的人民?他承諾要做的有幾多實現了?常備摺櫈、門常開,只是一個口號,別被他騙到了。別妄想你可以在這世代過安穩和不問政事的生活,即使學生沒 有走出來,其實不和平、不理性的統治者早已像溫水一樣「煮」宰著你的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