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政經

警察,就是為鎮壓而存在

警察,就是為鎮壓而存在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圖:AFP

但是不要忘記,全世界都有警察對「和平抗議者」拳打腳踢、胡椒噴霧用到好像淋花。而且「民主社會」都會發生。occupy乜乜那時,美、英、澳、加等等西方「先進」「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社會,打。我們已經歷「民主化」的鄰居韓、日、台等等,這些年來,也一直打。警察打鳩示威者,才是真正的國際標準。

一萬零一次還是要說:國家是一個階級統治另一階級的、壟斷武力的機器;武裝隊伍,是為了鎮壓而存在的。

不要再傻豬豬地說甚麼害群之馬了。根本他們一整個物種的生存之道、生存本能,就是打柒反抗的人。要升職,就要打得夠勇。留手只會被同袍看不起。大佬,做警察都係搵食嗟。咁有得搏表現,你搏唔搏?7月2俾人拉入警校拘留的人,就有好深印象:到處都是前輩的輝煌成就到處貼。就好似傳銷D伯爵、男爵一樣。警校年青人見到,幾咁憧憬呢!

警署入面有新聞board,上面一大堆抗議新聞的。我和戰友們被打後開完記招,街頭巷尾警察見到我都會輕聲說:「哈,俾人打嗰個喎!」而網上也流傳過無數警察仇視示威者的whatsapp、facebook、xanga了。他們的氣氛就是,視示威者為收政黨錢搞破壞、平時屌警察有事就求他們幫的契弟。

仲有,PTU訓練時既假想敵,唔只黑社會,亦唔只佔中/民主派呀,更加有既係爭取欠薪既工人、被迫遷既居民。是的,「警察是中立的」,「犯法就要執法的」。所謂的中立,就是話知你幾窮苦幾受壓迫。

更何況,他們日常工作一向的practice就係咁。

俾人拉就知道,差不多保釋的時候,因為就快有得收工,又怕你唔肯保釋阻著他們,所以警察會變得好好心情甚至友善起來。當日在警車打我的警察,臨保釋時同我吹水,我說:「唉屌,你地打完一鑊,條氣順D啦?」佢,我相信真的不帶敵意,笑嘻嘻好得意地說:「係咁架啦,平時D古感仔呀,俾我地打撚到落車嘔架!你算好少事啦哈哈屌。」我也跟著「屌!哈哈哈!」律師也說,十個古惑仔客,九個俾警察打。

而你要知道,所謂投訴警察,四百多宗涉及毆打的個案,最後經「認真調查」後成立的個案數量,是零。是零呀!

即係可能你會覺得古惑仔唔係好人,但我想講既係,警察根本就好慣「犯人」是沒有人權的。而你估示威者係佢地心目中會好得過古惑仔?

更何況,你想一想平時他們抄牌,是不是見搵食車、貨車就追著來抄,見到靚車甚至有自己人識認的車就當見唔到?是不是見到少數族裔、窮人就呼呼喝喝,見到白人、身光頸靚有錢人就下巴都縮低幾寸?點解?根本警察就是,未見過世面的年青人,一讀完書,除了受法西斯訓練之外,就在充滿欺凌的文化中成長的。我以前有個反黑大Sir網友,出來飲茶,會叫個細既去等位。那伙記,手抱BB女等,然後我們坐下,大sir揮揮手就叫佢走的了。

連同手多多摸女示威者、私刑打示威者等,都是脫序(但普遍)的行為。但脫序行為被鏡頭影到、甚至脫序行為本身的出現,其實是我們的幸運,因為這些行為會導致即時、明顯、嚴重的反感。真正麻煩的,還是程序內、體制內的執法。

我都費事quote咩Hannah Arendt咩平凡之惡。總之佢地做事,就是大把程序去俾權力、保護、同埋心理依靠佢地。合法對他們來說,就是正當,而且責任總是不在個人,有錯都是體制的錯。於是只要有命令、只要有程序,男警強抱女仔,搵食嗟!追打手無寸鐵示威者,犯法呀?放走打人黑社會,我想架?!

唔係因此完全否定普選,有「民主選舉」的地方,也的確打得無極權國家咁誇、咁多。但如果以為有普選就無police brutality,有選票就是「人民當家作主」,肯定是太天真太傻。

警察有幾「為人民/政權服務」,說到底還是決定於人民有幾多硬實力啊。

硬實力可以指武裝,可以指利用外國勢力的能力(但當然下場往往是引狼入室然後更加食屎),也可以是癱瘓社會的能力。你有辦法動員一半人唔返工,政府唔跪低咩。

當然,講就容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