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血腥的一晚:旺角佔領區急救隊見證十月十九日凌晨

廣告
血腥的一晚:旺角佔領區急救隊見證十月十九日凌晨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十月十九日,我加入了旺角佔領區急救隊,見證了三個星期以來,最血腥的一晚,看著一個個的青年,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急救站的朋友強忍淚水,幫傷者止血,送他們到急症室。

不眠不休的醫護義工:我們正在犯法!

因為自己曾上過急救的課堂,從電視看到佔領區的衝突越來越多人受傷,而面書上看到有醫生朋友說旺角需要醫護義工,十八日下午四點,跑到旺角銀行中心的救援站報到。

據長期駐守的醫護義工簡介,目前本地專業的救援隊,包括聖約翰救傷隊、紅十字會,已以安全為理由,撤離示威區(編按:香港紅十字會回覆指,從未派出救援隊,因此沒有撤回的問題,而位於金鐘的的紅十字會總部,一直支援受傷者),所以在佔領區的救援隊,只是義工,沒有機構保護,萬一被捕不能以救護為抗辯理由,換言之,他們都在從事非法活動。

我聽到這訊息後,心裡一沉。平常看國際新聞,在一些危險的戰區如加沙,專業的救援隊如紅十字會,都會趕赴現場,送上醫療物資。背後的信念是,救援工作不講政治,只關心人命,然而,今天香港的政治壓力卻巨大到,竟然專業救援機構要撤出最需要它們在場的地方?

唯一慶幸的,我們還有一些抱有良知的醫護專業,願意「犯法」去為示威者急救。

十九號當天,一共有廿四位救援義工,大部份均為專業的醫生護士,他們上完班就趕到佔領區當席,在附近租了一個酒店房,當倦到無法繼續就到房間小睡休息,第二天又上班去。

救護員頭盔成攻擊性武器,警察截走醫療物資

因為市民的捐贈,本來旺角佔領區的物資非常充裕,但因為警察早前清場,很多物資被運至理工大學暫時存放,十九號晚上八點,本來有一車物資要運到救援站,但警察看到物資中有頭盔,指車上藏有攻擊性武器,不讓通過,結果一些用於止血的冰袋無法送到救援站。

衝突於凌晨發生,24人的救援隊分成了4組,每組4人為傷者急救,而我那小組,在三個小時內,就為四個傷者急救,當中兩個青年被警察防暴警棍打到頭破血流。

第一個傷者是一名廿多歲的文化青年,他的頭被打致血流滿臉,左眼也被打腫,淚水不停從受傷的眼睛湧出,我們帶他到雅蘭商場則近朗豪坊間休息及包紥,但不到兩分鐘,我們又接到第二名頭破血流的傷者,他是一位廿多歲的男生,前額被打,整個人有點不太清醒,估計腦受了震盪。

由於我們沒有冰袋幫傷者止血,幸好當場有市民臨時幫忙買冰,才能順利幫他們急救。為了使傷者冷靜並保持清醒,我們又找了一位途人幫助,在急救期間與他們聊天,分散注意力。

因為救護車不能進入示威區,在途人的幫忙下,我們撐扶著傷者走到最近的的士站,把傷者送院。中途民陣兩名義工,一邊開路,一邊把律師資料寫給傷者。

就在救援隊、途人等出力救人之時,警察卻於衝突後半小時走到銀行中心的護援站,要没收僅餘的醫療物資。看守救護站的義工,在市民幫忙下,只救回兩成的物資。

警察重手打頭,極權社會原來那麼近

凌晨三點,24位救援員碰面總結,6個小隊一共為11名傷者急救,10男1女,其中5名頭破血流,2名手腳骨折。最嚴重的一個男傷者,頭上有三個出血的傷口,女傷者頭破及手指骨折,此外,面部有瘀傷及條狀的印痕。

休息閒談間,有醫護說原來前兩天龍和道的衝突,警察竟從後用警棍襲擊身穿救護服的醫生,大家慨嘆只有戰地才會出現之事,竟然在香港發生。

政治立場的差異,演化為暴力顛壓,香港離極權社會原來那麼近。

編輯:阿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