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社運

雨傘張開道不同

雨傘張開道不同
廣告

廣告

在網上看到短片《今天,我把媽媽 unfriend了》,一見題目,便猜到被 unfriend 的媽媽是反佔領的;三分鐘不到的短片,沒甚麼情節,也不煽情,雖無驚喜,卻依然感人,就是因為它勾畫了雨傘運動如何將本來隱藏著的「道不同」逼顯出來:

道不同,自然不相為謀,可是,當這個「不同」不只是相異而是相反之意,而雙方都十分投入自己的「道」時,恐怕連平心靜氣表達意見和互相討論也成為難事了,可能一言便即不合,開口等於開火。短片中的女孩子雖然 unfriend 了媽媽,但那只表示她決定不再和媽媽在佔領及抗爭的問題上有爭拗,母女關係不會就此斷絕,也許連感情亦不會受到影響 --- 只要見面時不提起那敏感的事便成了。然而,朋友之間的這種「道不同」,卻大有可能引致決裂,即使未至於反目成仇,至少再見已是不一樣的朋友。

有些人會不介意為了追求自己的「道」而開罪甚至失去一些朋友,他們的想法大概是:我追求的明顯十分正確,假如你反對,即是是非不分,或者是愚昧無知,失去你這個朋友並不可惜。這個想法也許適用於某些朋友,但有兩點是任何人都不應該忘記的:一、在價值的追求上,沒有人可以絕對肯定自己的看法是對的;二、就算對的是你,錯的是你的朋友,這位朋友仍然可以是交得過的,因為人有多方面,對某件事情的看法未必能反映這個人的質素。

我的一般做法是:如果我視某人為朋友,並知道他反對雨傘運動,我便會盡量不跟他談論佔領和真普選等問題,見到他的反對言論,也不會反駁。當然,這個做法是有限度的,假如我的朋友竟然支持在暗角拳打腳踢示威者的警察,並欣然同意稱他們為「七俠五義」,我便不得不對他有所改觀,從此跟他保持距離了。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