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商榷兩制實踐 還我港人治港 撤回人大決定 尊重港人意願

廣告
商榷兩制實踐 還我港人治港 撤回人大決定 尊重港人意願

廣告

學聯就政改問題上京之聲明

人大常委會於八三一決定以一國的權威壓倒「港人治港」,提出一個連香港最保守的派別都未曾提出的框架,激起民憤,造就今天的雨傘運動。在一國兩制下,如果香港與中央的利益出現衝突時,香港政府應該帶著港人意見,與中央政府談判。可惜的是,香港政府已經清楚表明,無能力獨自處理香港人的政改訴求,所謂「民情報告」更遙遙無期。以往中國政府所承諾的「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已經被所謂「國家安全」所掩蓋。我們作為香港人,有權親自上京,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務秘書鍾耀華以及常委羅冠聰將在星期六下午於香港國際機場起程赴京,把港人的民主訴求帶到北京,要求撤回八三一決定,並且商討「一國兩制」實踐進程中的問題。

人大八三一框架,不單止僭健「政改五部曲」,違反基本法,亦反映中央未能確實掌握香港民意以及「一國兩制」精神。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李飛所撰寫的《人大常務會關於香港普選問題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的說明》,表示,香港人「不少意見支持提名委員會採用目前選舉委員會規定」、「普遍認同就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毋須作修改」,無視香港人一直爭取廢除四大界別、不要特權階級的訴求。而且,中央錯誤把民主集中制強加於香港,過半數提委會門檻、二至三名候選人的限額選舉,都是有別於立法會、區議會一直沿用的選舉精神,就是汲納多元聲音,透過選舉平台辯論,再選出有能之士。所謂「因候選人過多造成選舉成本高昂等問題」、「提名必須體現集體意志」,都只是內地慣常制度。

今次上京,其一就是再香港真正民意帶回中國政府,免於中國政府資訊出現落差,因而作出錯誤決定。其二就是強烈抗議中國制度強加香港。鄧小平曾說:「他們不要破壞大陸的制度,我們也不要破壞他那個制度」。中國政府應該貫徹這精神,不應違反「一國兩制」的原意。

今時今日一國兩制的運作只是傾斜於既得利益者。中國政府理解的兩制就是「資本主義制度不變」,比「港人治港」更重要。這導致中央必須維持小圈子提名委員會、四大界別等等政治的不平等,來實現「特權資本主義」不變。但是,香港今天的問題已經不是一套僵化的制度可以解決。香港政府、中聯辦以及大財團的勾結,已經令香港人不能再滿足於現時的制度。只有落實香港人支持的制度,而非強行維護特權階級,才可以確保香港的繁榮穩定。集權式的統治已經過時,如果北京政府依然以一國的權威維持不義的制度,而漠視港人治港、曲解民意,只會令進一步深化中港的矛盾。

學聯上京,是逼不得已,並非挑戰中央權威,亦非破壞一國兩制。我們不願討論香港的政策等問題,而只討兩個議程,就是「政改問題、兩制問題」。以往,香港人無權就前途問題發聲,任由中英兩國政府擺布。今次,是香港人首次就香港政改問題上京,把港人的民主訴求呈現於北京當局眼前。我們希望,落實真正的港人治港後,以後再有制度問題需要解決,應該由有民意授權的香港政府與北京談判。可惜,香港現時的代議人,包括香港政府、港區人大代表政制及部份立法會議員,都未能承擔起自己的憲政責任,未能發揮其一國兩制橋樑之作用,自斷雙臂,令香港人於一國兩制內未能透過合適的渠道反映意見,這是每一個於香港每一個所謂民意代意所應該反思的問題。

近日,有一些民主支持者返回內地時遭到扣留、遣返。即使如此,我們幾個無權無勢的香港學生,面對強大的政權,依然不畏縮。我們希望北京政府拿起相同的氣量,面對香港的民意,與學生對話正視一國兩制的問題,才有解決香港問題的契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