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身在劇場心繫港——糊塗戲班《我的老千生涯》觀後感

身在劇場心繫港——糊塗戲班《我的老千生涯》觀後感
廣告

廣告

圖:「糊塗戲班」Facebook專頁
攝影:Joshua Cheung

入場前,步過跟金鐘佔領區不足十米的馬路,斜道的另一端,坐滿了和平集會的市民,想著金鐘的和平和旺角的干戈,神不守舍地走進香港大會堂。這次是第一次看「糊塗戲班」的劇目,內容意想不到地緊扣著我們香港人的處境。

開場十五分鐘,一個似曾相識的畫面映入眼簾。為反對「星月鐵路」的興建,示威者在台邊和平靜坐示威,警員到場,以胡椒噴霧或警棍攻擊示威者,再一個接一個抬走,直至全部示威者被「清理」。身為觀眾不禁疑問:情節是否因應「真人真事」加插?事實上不是。導演陳文剛先生在劇團專頁寫道:「排練時,其中一幕,示威群眾被警方武力清場,曾討論動作會否太過份,但原來真的會發生。」

劇本改編自同名小說系列《我的老千生涯》,作者騰飛以第一身寫出自己的故事,講述自身從一個賭局的旁觀者演化成賭徒、老千、老千高手、專門抓老千的高手的經歷,當中揭示了不少人性的黑暗面,亦深刻地描寫了作者的悔恨,勸諫讀者不要因貪念而賠上自己的人生。當晚的劇目恪守了故事主線「老千生涯」的同時,加入了很多本土化的原素。


小荷和騰飛

劇中「星月市」市長提案於「日落市」興建核電廠,當中有著不為人知的黑幕–核電廠其實是在為「星月市」帶來額外電力供應,舖排日後經濟起飛取代「日落市」首都地位,同時將建核電廠的安全風險轉嫁於「日落市」。議案遭「日落市」民生派議員Jack So顧慮到安全問題反對,官商勾結,為逼使Jack So投贊成票,商賈韋先生委託老千騰飛設局令Jack So在賭海中泥足深陷,騰飛為了償還當年虧欠前女友小荷的情份接受委託,但知悉背後政治黑幕後一度進退失據。

全劇蘊釀著一種「撥亂反正」的情緒,劇本利用不同角色清晰地展示了「日落市」不同持分者的政見,包括覺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中產」、為正義奮起抵抗的小市民、只能顧及生計的低下階層、唯利是圖的商家和高官、立場堅定的議員等等。從這社會縮影中我們可以進一步反思現實中自己跟社會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反思我們是否都有一種賭徒心理,會希望抓到「漏洞」,投機取巧,不勞而獲。從近年各式各樣的炒賣風潮中,可見我們的社會價值觀開始陷入扭曲,而「我的老千生涯」的結局,帶著一種「因果循環」的暗示。劇中每個人或都可擁有「第二次機會」去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但個人曾經忽略了的真理,終究會由整個社會共同承擔業報。猶幸舞台上和觀眾席上每位,仍有選擇空間。


陳文剛先生在投映機上創作沙畫

劇團出色地運用了面具、旋轉舞台和沙畫,讓觀眾可以容易投入劇中。大部分演員都一人分飾多角,面具的運用令戲劇性更加強烈,旋轉舞台的妙用生動地展現了重複出現的情節,在舞台有限的空間上同時展示了不同的時空,均讓觀眾能更深切地感受到演員在肢體形態上所表達的情感。陳文剛先生於投映機上創作沙畫,影像在舞台上被放大投射後成為佈景的一部分,配合主角的獨白推進了劇情,與情節融為一體,亦帶來觀眾視覺上的震撼。

劇終之時,演員們提著雨傘徐徐地再走到舞台上,含意和演員們的政治立場都昭然若揭,身在劇場,心繫香港。藝術,也是一種抗爭的手段。劇場往往是參與者的一個反思空間,而當「戲劇化」成為一種現實,劇場帶來的反思更見深刻。


演員們在舞台上「撐起雨傘」

離場後,見到天橋之下,幾位男生抱著結他坐在路壆上,與圍觀圍坐的市民一起合唱「撐起雨傘」、「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和雨傘運動的改編歌曲。一邊向人群步去,一邊想或許我們都在賭桌之上,我們不是發牌的荷官,也不是跟荷官串通行騙的老千,可也不是冤大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