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衝擊立會後感:泛民趕絕行動者太拙劣

衝擊立會後感:泛民趕絕行動者太拙劣
廣告

廣告

雨傘革命持續逾五十日,執達吏清場之際,一批示威者19日凌晨衝擊立法會,翌日一早,包括民主黨在內的泛民,閃電召開記者會,公開譴責及與衝擊者割蓆。筆者先申明立場,對於這次衝擊行動有心有疑問,但更不滿包括民主黨等,為求早日結束佔領,不讓此「劇本」出岔子,於是高調割蓆及攻擊衝擊者,和政府、建制派、藍絲帶、差人口徑一致。這樣無異是減弱、變相瓦解雨傘革命。

928 施放催淚彈,佔中、雙學、泛民當晚巳經第一次公開叫人撤退,但反而激發更多市民自發出來,金鐘、旺角、銅鑼灣,甚至尖沙咀、元朗、上水一度遍地開花。嚴格來說,現在的雨傘革命,根本和928宣佈撤退的民主黨等泛民無關係。所以民主黨主席劉慧卿19日記者會上聲稱,衝擊立法會不是雨傘革命一部分,絕對可笑:今天的佔領區又不是你衝出來,雨傘革命又不是你領導,憑什麼決定誰屬於或不屬於這場革命?

然而,包括民主黨在內的泛民黨派,過去五十多日,不斷派人到銅鑼灣、旺角等地,勸人回到其控制的金鐘佔領區(尤其在抗爭最激烈的10月3日及17日);10月3日銅鑼灣、旺角被土共衝擊時,金鐘形勢相對穩定,泛民不僅不叫人支援銅旺,反而叫人回金鐘繼續集會;阻止佔領者擴大佔領範圍(金鐘龍和、17日後泛民議員輪番到旺角十字路口當值,表面是保護群眾,實則是阻止群眾重奪十字路口);散佈訊息攻擊行動者及團體……無論由那個角度來看,此等行徑達致的客觀效果,就是阻止佔領規模/範圍/行動進一步升級。

19日凌晨發生衝擊立法會事件後,民主黨在內的泛民之處理手法,便再一次貫徹其存心減弱、變相瓦解雨傘革命之「劇本。」面對這類事件,可以有四個處理方法:一)表示支持;二)表示諒解;三)表示不同意;四)表示反對及割蓆。

每種處理方法,會向佔領者接收不同訊息,第一種,佔領者會接收到,泛民認同衝擊,及明白有需要升級行動;第二種及第三種,佔領者會接收到,泛民不接受衝擊行為,也不想升級行動,僅想維持現狀,而第三種將讓衝擊者額外接收不被認同的訊息;至於第四種,除了包括第三種情況以外,佔領者更會接收到:泛民和衝擊者出現矛盾並對立起來。

筆者在序言巳聲明,對於衝擊立法會事件存有疑問,包括組織者、動機、目的等,站在支持佔領、希望升級行動,繼續向政府施壓的願望下,假若作為政治組織領導,也不會選擇第一種處理手法,始終疑問太多,大概會選擇第二種處理手法,至少讓佔領者(無論是否支持衝擊)繼續參予佔領,聚結最多群眾來應付即將發生的清場。即使不想被外界伺機攻擊佔領變質、予人口實等等,最多選擇第三種處理手法,向外清晰表明反對立場便足夠,向內則留下一個空間,給予支持和反對衝擊的佔領者,在佔領區內磨合便好了。無論如何,絕對不會選擇第四種方法,把自己放在政府、建制派、藍絲帶、差人的同一立場,這就太奇怪了!因為誰是主要敵人?當然是抗爭的對象(政權),永遠不是抗爭者(即使有多麼不同意相互的路線行為)。

結果呢?民主黨在內的泛民,選擇最不能、最差拙的第四種手法,攻擊及驅趕衝擊者:首先公開譴責及和任何衝擊/升級行動者割蓆,由其聯繫的法律界被捕支援小組,繼而高調表示不會提供法律協助,泛民在金鐘組織的糾察更粗暴地拆除行動者的發言台及趕人離場。種種行徑,驅趕衝擊行動者,在佔領區內把矛盾公開擺上台、把分化加劇,現不僅令佔領行動失去升級的可能、連維繫民氣及佔領人數也成疑問,導向減弱、變相瓦解雨傘革命的「劇本」!此等結果,一批泛民政客不可能不沙盤推演出來,仍然打著漂亮的譴責暴力口號,粗暴地攻擊衝擊行動者,對誰最有利?當然是一直想清場的政權!

Facebook專頁:民主黨評論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