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抽刀斷水水不流(真實故事改編)

廣告
抽刀斷水水不流(真實故事改編)

廣告

煙花般的愛情雖美,但美得像水晶球般虛幻,所以人們常以「玻璃易碎」形容愛情,因為大家都嚮住著細水長流。而我,卻把這長流細水抽刀斬斷,並埋於心中。

當然,我也像一般的年輕人一樣,曾經幻想電影中的愛情橋段可以化作自已的故事,甚至夢想有一個像白馬王子般的角色從故事書跳出來現實。

你牽著我的手,走過大大小小的街巷;你牽著我的手,看過聖誕光怪陸離的燈飾;你用手為我擦去喜極而泣的淚痕,這一切好像才剛剛發生了不久。然而時間太窄,指縫太闊,總是像流水一樣——抓不住。

我,曾經飄零、放蕩,不知經過了多少風暴,才找到那顆北斗星,為我指南、護航,令沿途增添一份安全感,使我多了一些存在感和溫暖,並慢慢地向港口駛進。

日子久了,以為港口近在咫尺,殊不知甚麼也看不見。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一直在海中心盤旋著?對,不知不覺,我跟北斗星開始漸行漸遠,北斗星也不再指向北邊,我已經漸漸迷失。

我的勇於改變,得不到你的一個笑容。我的發奮用功,也得不到你的稱贊。我,想追趕著秒針的轉動,而你,卻你安於現狀。

驀然回首,過往幾年,自已到底是如何走過這段路,我已經不太清楚了,是歲月的蹉跎,是學業的沉溺,還是自身的醒覺?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已經把以往殘缺的自已埋掉,少了那種風花雪月的生活,多了一點踏實的感覺;少了等待時間流逝的空虛感,多了一點想追回時間的渴望。

我開始懷疑我和你之間,是否只是「習慣」?「習慣」有對方的日子而已?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我們曾經相愛的事實,則永不磨滅。那些不厭其煩的噓寒問暖,曾經的節日狂歡,也許會在我們對著手機發呆或者節日來臨時在腦海中浮現。縱然勾起傷痛,我仍會回想,因為我不願忘記這一切。

我知道我們將不可能再走下去,何必苦了大家?

分手者總是被世人所指罵,「負心」、「無情」、「絕情」等詞彙如恆河沙數,而被分手者總是惹人可憐。殊不知愛情的對錯,到底誰來定論?你說我自私,我說我比你們這些旁觀者更加理性,懂得為他的未來,為大家的未來著想。

分手的殘忍,是為了捍衛愛的初衷。將一段維繫已久的愛情抽刀切斷,付出的勇氣和背後垂淚,你們又知道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