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社運

放開手吧!就讓孩子真正接棒!——社工又如何在佔領後走下去……

放開手吧!就讓孩子真正接棒!——社工又如何在佔領後走下去……
廣告

廣告

零晨三時步出長沙灣警署,真的很感謝一班長期留守者,讓我這因工作而只能間中留守的人,可以親身參與雨傘運動不少重要時刻,更讓我可以透過靜坐的公民不合作運動表達公民抗命的堅持,並正式公告雨傘運動的第二階段正式開始。

實在感謝雙學生帶領,這絕對是一個不易承擔和決策的大時代使命,每次看見學生代表站在高台帶領和鼓勵市民,總感到他們的越來越消瘦。看見他們面對不同派別的不同意見,甚至是指責或侮辱,他們最後仍能平衡各方意見再訂出方案,不論是否每次也令市民認同,但他們絕對比我們的政府更民主開放聆聽民意,也能最終有承擔地作出決定,並為市民太不認同的決定致歉。我們的政黨和政府有這份胸襟嗎?

作位一個小社工,於整個佔領運動努力盡小小綿力,我選擇走在最前線與留守者和衝擊者一起,在他們激動時勸導冷靜,避免被警方有藉口突然暴力拘捕,也提醒警方不要以暴力對待留守者,因為即使是衝擊者也只是企圖佔領街道以向政府表達不滿,大部份衝擊者是沒有攻擊警察和破壞公物。

今次,我看見不少社工和社福界的同工默默參與,大家以個人、團體或一班人自組的形式滲透整個運動的不同角落,有擔任被捕支援隊;有於社工站情緒支援留守者;有陪伴被拘捕者前往警署;有到醫院探望和支援被警察打傷的市民;有參與物資站協助派發和管理物資;有參與落區洗樓和與市民交談;有在旺角行人專用區開藝術工作坊以借機公民教育參與者……不少社工已默默堅持自己維護公義的使命。只是,大家可能基於機構的壓力,不敢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參與。

社工未來在雨傘運動中其實是舉足輕重,我們如何運用社區工作的手法推動雨傘運動,讓傘落社區真正出現。我們又如何運用個案跟進技巧,讓更多未醒覺的市民明白真相。

我們社工應該最擅長擊中人心。我的一位朋友清場前一天告訴我,她那在荃灣樓上舖的髮型師說生意額跌了三成,髮型師認為是被佔領連累。朋友說:「佢以為自己係老細,所以係既得利益者,唔明自己其實都係地產霸權嘅受害者。」不少基層市民其實不明白自己是政府偏頗政策的犧牲者,作為社工絕對可於進行洗樓期間既關顧他們的需要予以協助,更可以之後協助他們充權,明白自己的權益。因為爭奪民心絕對是未來重要方向,民心所向會帶來巨大壓力。

雨傘運動見證雙學的能力絕對不比成年人遜色,雙學也分別代表中間偏激和偏溫和的代表。香港的未來,實在是時候交給他們了!因為香港式的民主運動已不是一班民主老前輩理解。當人的年紀越來越大,真的會執著自己過往所相信的。固然,年長者的經驗和建議絕對藉得參考,但卻也忽略時代變遷和新一代的想法。真正的交棒是只在背後給予建議,但尊重年青人最後的決定及全力支持,更不會公開指罵不認同的做法,並努力明白年青人的決定。我作為年紀已不輕的社工,於雨傘運動不斷面對思想的衝擊,不斷要反思學生的做法是否正確,是否對整個運動有好處。經過親身的參與和與不同看法的人交流,我也重新認識香港民主的新形式和走勢,也更堅定地支持雙學的決定。

傘落雨區絕對是未來重點方向,努力阻止保皇黨於區議會或立法會自動當選也十分重要,所以已有年青人發起青年人參選的運動。我很希望何韻詩出選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的功能組別。我們絕對需要更多新臉孔進入議事廳,也希望更多學生領袖能正式參選,只要他們努力不要被黑暗政治污染,他們便能從建制中發揮重要角色及阻礙不義政策實施。

除了進入建制外,民間的攻防戰也十分重要。雨傘運動由開初除了被不少老前輩懷著善心指責外,不斷面對不同派別的攻擊。我期望所有派別也懷著相同的目的:我要真普選!大家只是手法不同。可是,就像金鐘清場以靜坐的公民不合作形式,卻被個別派別負面標籤,甚至表示雨傘運動已輸了!如果他們真心希望雨傘運動能持續下去,直至我們爭取到真普選,他們這些言論會對雨傘運動有幫助嗎?有時真的令人誤會他們是中共內鬼,有心分化雨傘運動的支持者。

即使這個被一些勇武派說金鐘清場公民不合作靜坐行動是警民合作大龍鳳,這大龍鳳卻贏回不少開始厭倦佔領行動的民心,也花了警方7000警力和7小時完成清場。對比之前我曾參與的旺角清場和罷佔龍和道行動,我看見警方只需十多分鐘便可將數百至數千名站著的留守者趕上行人路,我也看不見所謂的勇武派走在最前,更看不見他們面對警棍時死不離開或反抗以進行他們所說的升級行動,卻見他們在後面向警察方向扔東西及辱罵警察,而事後便經常聽見他們說因為人數不足而無法勇武,又說雙學阻止留守者支援。其實,龍和道當天也有數千人在馬路,若他們真的期望升級行動,不是早已進行嗎?結果,電視畫面只有重覆勇武者在後面的衝擊行為,或是前排警方出警棍驅散站立或手持保護裝備的市民。這樣真的能增加民心嗎?大部份市民只看單一電視台,也只會因厭惡佔領出現的暴力畫面而不支持雨傘運動,他們不會明白大部份留守者真的十分害怕警察,大家在警察正式驅趕時也非常合作地離開或返回行人路。

利申:我其實不是完全反對激進行動。只是,激烈的衝擊行動是一個手段,是一個讓政府需要擔憂其獨裁的做法會否進一步刺激更多市民走向激進派而影響權貴的利益。因此,激進派有存在的必要,但不需要時刻配合主流抗爭者,以避免讓主流抗爭者背負破壞社會安寧之罪,始終現時大部份香港人也是沉默和不喜歡衝擊混亂。不過,當我們遇上合適的時機時,激進派與主流抗爭者也應攜手合作,以給予政府巨大壓力。主流抗爭者必定是主力與政府角力談判的人,我也從不相信一個那麼多人參與的運動是不需要有人帶領,總需要有人在關鍵時刻作最後決定,只要那人能真正廣泛聆聽民意並有能力融合和整理。如果有一天市民對政府的怨氣累積至爆發,那麼激進派會變成主流抗爭者,角色也會跟隨逆轉。

我相信未來雨傘運動的發展,實在需要一個不同派別的平台以讓大家認真交流,不能再被中共成功分化。懇請所有支持爭取真普選的香港人不要灰心,我們沒有輸,我們已贏了不少民心。未來,我們要繼續在不同崗位出一分力,大家各有自己可承擔的事情,沒有誰是付出最多。我們已正式進入雨傘運動的第二階段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