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政經

參選民主黨主席感言

參選民主黨主席感言
廣告

廣告

自報名參選主席後,收到很多黨內朋友致電鼓勵與支持,我衷心感激大家。離黨大會尚餘一天,請容我把握最後機會說話。

參選以來,一句說話常在心裡繚繞:「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註1)這次雖然已是我第二次參選,但最感無奈的,是儘管對外重複多少遍我不是陪跑,是認真做,最後還是寫沒可能勝選、卿姐必定當選。我深切反省這是否自己的問題,因為如果有足夠德行才幹,誰也不會輕視。究竟我離上次參選,有多少才德的進步?我想這也是今次雨傘運動後我們這一代人面對的問題,不單要取得我們這代人認同,還要贏得不同世代、不同背景的人的支持。

我當初參選主席,目的很簡單,這次雨傘運動,泛民的角色似有還無,有落後形勢之虞。有人說我們太多歷史包袱,現在差不多說每一政策,都有人可以拿來批評,那麼,我覺得若有一次標誌性更換,容許大家起點重來、輕身上路,是拆局的最好方法。我們有必要給市民看到我們有革新的決心,如何在新的政治形勢,以各種方式捍衛香港人應有的價值,否則如何教一班佔領運動後政治覺醒的市民我們是值得支持?特別當看到台灣選舉國民黨的慘敗,我很快便下定決定再次參選。況且大家心知這屆主席吃力不討好,過去兩屆區選也以主席鞠躬下台告終,我實在不想重複了。如果更新可以為我們爭取更多市民認同,何樂而不為。而的確社區很多老街坊,常常有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期待我們中興。

功成不必在我,如果有任何黨員能夠玉成其事,我額手稱慶。然而畢竟多番波折,還是我再次上路,作為曾參選主席的,可能只有我才敢如斯僭越吧。其實參選不是沒有代價,一旦當選主席,建制派必大力投放資源攻克己區,我是清楚衡量利弊、想過這點才下決定。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世界不會等待轉變,我希望我能夠給大家一個選擇,也給民主黨一個可能。

有黨友說我支持你,但因為礙於情面,我授權他人,所以不能投票予你。我尊重所有想法的黨友,但如果只是因為情面而把投票權拱手相讓,我覺得沒有意思,尤其是這次有四位候選人,應該能夠揀選您心目中的候選人。而且我們採取兩輪投票制,不用擔心分票的問題。

所以我再次呼籲大家現場出席,在首輪憑自己信念投票。一日不開票箱,一日不知鹿死誰手,我想這也是我們每位從政者認真開待選舉的態度。

我的政綱很簡單,做好未來選舉,本來只想把它列作唯一一點。但後來致電好些黨友過程中,希望我納入一些政綱,我聽從他們的意見加入了一些。我沒有組閣,因為不論哪張名單,都有合作無間的伙伴。我還是覺得來年選戰,決定民主黨未來,讓我們從地區開始,贏回香港。我相信我們做得到。

希望大家慎重選擇,三思後行,不過,數到三,就投我。

區諾軒 謹啟

註1: 語出《論語》,大概意思是「不擔心沒有官職,該擔心的是自己有沒有才德擔當重任。不怕沒有人知道自己,應求自己努力成為可令人明白自己、真材實幹的人。」

(文章本為向黨內成員發放,內容經適度調整)

相片來源:南華早報訪問。” Au Nok-hin says Democratic Party needs more young bloo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0-12-2014.

另外可參考:國民黨敗選對民主黨的啟示——參選民主黨主席感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