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影相乜乜乜 人之常情

廣告
影相乜乜乜  人之常情

廣告

「停下來,拍張照,然後繼續走。這種方法尤其吸引那些飽受無情的職業道德摧殘的人……使用相機,可平息工作狂的人在度假或自以為要玩樂時所感到的不工作的焦慮」——出自Susan Sontag的《論攝影》。盡管她所指的是在旅行中,人們將拍照視為一件工作,同時用以安撫他們處於陌生國度時的焦慮,但也可套入現代人生活中、近乎泛濫的拍攝。

像西安某醫院的醫護人員,在手術期間舉起V字手勢合影 ; 更在完成手術後脫下口罩,來個大合照,違反手術室的無菌原則。有些醫學界的網友為他們說好話 : (醫護人員)完成某個超高難道的手術,難抑興奮,拍個紀念照有什麼問題?(人們)在手術室更想見到充滿工作熱情的醫護人員,而不是愁眉苦臉的。同樣在工作時間拍照留念的,有香港警察。畢竟,在車水馬龍的夏愨道拍照,這些機會不是人人有的。但不同的是,有份拍照的醫護人員已被記過、處罰,而香港警察有一哥袒護。

拍照就是生活,不過一般人拍照,是趁去玩時才拍 : 去餐廳,一盤盤美點佳肴讓相機先吃。情人約會,舉機自拍,一枚閃光彈扔上臉書。為生活奔波,難得空出假日吃一頓家常便飯,又拍照,感嘆「家人最好」。為朋友慶祝生日,蛋糕放中間,再拍照,說「友誼萬歲」。

每張照片,都是一種佔有,將曾有過的快樂凝固在一張張照片,放上Timeline,便擁有了那件事及那時的快樂,不會丟失。當生活被工作吞噬時,驀然回首,就是捉緊照片,並以照片的數量,去印證自己過著充實豐足的人生。

還可以去到幾盡?

在這個有圖有真相的時代,如果人們能接受工作時拍照是一件有道德的事,應該會有 : 警察跟鎖上手拷、頭套黑袋的犯人一起舉V手勢,紀念拘捕與被捕 ; 醫生的辦公室貼滿手術室裡的自拍,紀念每一個高難度手術或死於手術床上的病人 ; 在薰黑的破屋前,消防員舉起裝備,擺出最英勇的姿勢留影 ; 處理垃圾的工人在堆土填區前揪著一袋新到的垃圾,面向鏡頭咧著嘴,紀念今天,香港人又為填滿堆填區出了一份力。

如此,由你在醫院病床斷氣那刻,到葬禮上瞻仰遺容,屍體火化,直至骨灰被安放到墳場,沿途有人與你合影,一縷陰魂不必孤身上路,更可作為Timeline上最後一個post的內容,又騙到幾百個like,含笑九泉。

很荒謬嗎?判斷是非跟學識或專業無必然關係,只要稍有常識,也會知道在什麼時候拍照是不妥的,但依附權貴的既得利益者,總能夠臉不紅氣不喘、睜大眼講大話,說 : 這是人之常情,難道你們平時就沒拍照嗎?你們有,為什麼醫護人員、警察,以至其他職業的人就不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