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我已經在躲你了,為什麼還要找上門!

我已經在躲你了,為什麼還要找上門!
廣告

廣告

文章開頭,我必須說明,本人乃一名政治冷感,缺乏時事觸覺的公立醫院醫生。從小到大只懂讀書玩樂,最愛看電視劇,哪個藝人誰和誰發展地下情我都知得一清二楚。我最怕看報紙的港聞版,十分討厭政治的黑暗,覺得政治與我無關,所以索性不看不理不參與。那年23條立法大家上街遊行,我沒有參與。反國教科,我也沒有參與。因此,以下內容純粹個人生活體驗分享,請輕鬆看下去,不用想什麼政治正不正確。

入職後的第2年,我用積蓄再加上父母的幫助,買了現在居住的房子。這房子才600多呎,沒有會所泳池健身室,但已夠我供15年。那時候我在想,當一個醫生買個房子也這麼吃力,不知道入息較低的朋友該如何置業。長輩們常說在香港只要肯捱肯做,定能安居樂業。我很質疑這句話在現今世代還是否適用。

有去過公立醫院的人都知道,前線醫生的人手極為短缺,病房內的牀位時常加至洗手間和走火通道的門前。人口老化令我們的患者數目在5年內增加了1倍有多,醫生數目卻二三十年來原地踏步,這無疑令醫療質素下降,陷病人於險境。

這些年來醫護人員多少次向高層强烈表達需要增加人手,換來的答案卻都只是一句「你們的聲音,我聽到了」。今天,我所工作的部門人手並沒有加到1個,換來的只是無數的程序指引(protocol) ,例如規定我們在病人入院後1小時內必須為病人診治,卻無考慮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當值醫生可能1小時內已收了7至8個新症,如何可於時限內把每位患者治療好,我真的不知道。

但跟不到protocol就是醫生的錯,公衆不會知道是人手不足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高層把制度的流弊要前線醫護人員去「補鑊」。為什麼政府高層可如此漠視醫生和病人的訴求,盲目地堆砌數字遊戲?

那時候我明白了。因為管理層的權力從來不是來自人民,他們只須向上頭負責,根本不用對下交代,所以就算我們喊到聲嘶力歇,政府也不用理會。

要求統治者兌現承諾很過分嗎?

今天有一個這樣的運動,讓我看清楚政府的荒謬。佔領運動成功與否留給歷史去評價,但我清楚聽到香港人對民主自由的訴求,而政府卻充耳不聞。重點是他們並不是開天索價,他們只是希望落實當年說好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基本法》賦予我們真普選的權利。要求統治者兌現承諾,這很過分嗎?如果中央對我們的承諾也不用兌現,叫我們怎麼教下一代誠實和守信用呢?

然後故事發展下去,更有趣的事發生了。我們的梁特首收受了UGL集團的5000萬元。我不懂法律,但我知道公務員不可收受超過500元的禮品,而現金更是不論金額多少都絕對不可碰的。現在特首收受了5000萬元卻不用對廣大市民交代,這不是很可笑嗎?

但請不要怪他,因為他事實上真的不用向我們交代,因為他的權力來自中央,並不來自我們。而這樣的局面也是沉默的你和我所默許的。

這一刻,我明白了。雖然我逃避政治,但政治還是會找上門,逐步蠶食我的生活。即使你是醫生,高薪厚職,也逃不了。要參與社會裏的各個議題,重點在於擁有一顆維護公義、良知的心,沒有政治觸覺並不是藉口。

我覺醒了,你呢?

長春花@杏林覺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