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我們都是畫牆14歲女童

我們都是畫牆14歲女童
廣告

廣告

2014年的最後一個晚上,畫牆14歲女童終於獲釋,聯署終於可以停下,但問責追究永不會停,直至七警身陷牢獄、直至公義得到伸張。

自「慈母論」萌芽於警隊後,是否已漫延至整個香港政府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否則,香港政府為何身兼母職,用盡所有權力工具去「管教」一個14歲女孩,以收「管教」所有香港人之效?

世風日下,律政司竟縱容法官玩弄法律,以「保護兒童法」去傷害一個只為表達社會訴求的兒童,剝奪一個全無犯罪記錄女童的人身自由,當中遺下的陰影和失去的光陰,誰能彌補?特區政府欠下香港市民的血債還嫌不夠嗎?689政府之所以可恥,其一就是連稚子都不放過,他們眼見暴力打壓成年人仍未收阻嚇之效,竟進一步向香港的兒女們落手,難道你們不知道他們當中有未來的特首?他們是未來社會的棟樑,哪有一個政府會殘忍至此,寧可將社會未來斷送仍要戀棧權位?現在所有人都知道,689政權就是這樣一個政權。

連儂牆,象徵市民能自由向政府表達訴求,我們貼滿它,因為我們已不滿到忍無可忍的地步,清場後我們再去貼,因為689政權仍執迷不悟。每個到過金鐘佔領區的朋友,或者都曾在連儂場上留下過心聲,甚至有海外朋友支持香港而送上祝福、打氣字句。若然用粉筆畫上兩朵花、貼上數張便條足以構成刑事毀壞,警方理應立案調查各個佔領區每一張便條、每一張海報、每一筆塗鴉,將所有「暴徒」繩之於法,筆者呼籲警方要果斷執法,向數十萬佔領人士發出通緝令,我們就與畫牆女童一同再自首,我們不會再讓她單獨面對如此殘暴不仁的政權。

我們都是14歲畫牆女童,我們絕不會認賊作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