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關於秋後算帳,中國老記者告訴我的事

廣告
關於秋後算帳,中國老記者告訴我的事

廣告

傘運結束,香港現在開始出現秋後算帳。這是傘運剛開始,還未放催淚彈時已有人預告我的結果。

九月時仍在西藏,全拉薩最吵鬧的青旅中,鮮有地出現年過五十的大叔,言行間看出他不是泛泛之輩。他第一次才跟我聊了一會兒,便立即說 :「你肯定是來自香港,而且你應該有社會學或傳媒的背景。」沒有誇大,真正有歷練的人,看事情的通透程度是可以令「睇相佬」絕跡於地球。

他是中國資深記者,從八九民運開始便跑政治新聞,五年前因為寫了一本關於WTO的書,香港大學邀請他到香港讀研究生。現在子女都長大了在外國完成大學學位,他便退休四處遊走世界,活到老學到老。我好奇下在大學的圖書館網站搜尋他的名字,果然找到他。

我們的房間因為他而經常出現很多有深度的話題,還經常討論至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資本主義,無政府主義。那時候只不過九月中,雨傘運動仍在蘊釀,他跟我提起這件事。

「中國共產黨不是香港年輕人想像般簡單,這只有兩個結果,要不運動期間來一次真正的鎮壓,要不運動結束後來一次秋後算帳。但是,中共現今的國際狀態不會敢走一個結果,所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結束後的一連串清算。香港嘛,中共不會敢把對我們內地一套放在你們身上,你們最多應該是錄影臉孔認人,事後拘捕,出入境黑名單。還有另一種秋後算帳,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情況,中共是可以從政經入手,改變整個香港,這比起前者以人入手的秋後算帳,深謀遠慮得多。」

這句說話,連繫至現在的香港,言猶在耳。都說了,他可以令「睇相佬」絕跡於地球。

「運動還未開始,為何這麼肯定結果?」

「我從八九六四開始跑政治新聞,二十多年來,我猜我人生中遇到最多和最差的一切新聞故事,都是來自中共。無論前線記者或平民百姓,石沉大海的冤案數之不盡,都是因為反抗制度而被消失。難道你們以為只有劉曉波李旺陽,他們可說是太幸運地被香港人知道。」

「先說平民百姓,懂得分是非黑白的人多的是,內地其實有很多你們口中的抗爭,有群體有個體,二十多年來,我只看到兩個結果,立即令你消失或事後令你消失,即是香港將會有的結果。在中國,所謂的被消失過程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根本不是香港人所知曉,也不是普通百姓所知曉。然後說新聞工作者,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因為中國沒有新聞自由,當記者都是批判思考比較強的人,記者中不少都會深入發掘事件,結果呢,二十多年來,我身邊不少同業朋友在發掘期間已經被消失。」

「中國共產黨,不愛聽的說話,便二話不說封閉一切,快狠準的程度遠超出你們所知。這個世界,只要沒有了新聞,便沒有人知道所有事情,一切都是源自新聞。所以呢,你應該比很多人也清楚,香港的新聞自由會逐漸由有變無,中共便愈容易控制一切,不去着緊一切,以後便無法着緊了。」

「那你呢?為甚麼沒有被消失?」

「因為我年輕時幸運。也是因為長大後看得太多,懂得那條界線,無聲無息地消失了,便會甚麼也沒有,這只會令政權得逞,細水長流更重要,不然你現在也聽不到我說話,圖書館也不會有我的書。記著,香港的情況也是這樣的。」

後來我因為雨傘運動而回港,記者叔叔和室友們很擔心我,不是擔心旅途上的安全,而是政治問題,我坐火車坐了三天,電話卡的錢被他們的「報到」扣至一毫不剩。

攝於拉薩,諷刺地全城佈滿中國國旗的藏式建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