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生活

一個麵包的力量

一個麵包的力量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會員周宏豐
刊於成報 國是港事專欄 11/2/2014

數日前的凌晨,我在油麻地的街角看見一老人在捨荒,佝僂的身軀在賣力地將一疊疊紙皮搬上手推車,排整齊後,再將他們繫在一起。夜深了,我也感到有點餓意,繼而想到老婆婆可能跟我一樣還未吃飯,我在附近的七仔買了一個麵包給她,價值六個半。

老人毫不猶疑的接過麵包,她的雙手出奇的大力,並將它藏入懷中,我的心不禁一酸,隨後想到麵包這麼乾,老人附近又沒有水瓶,可能令她難以下噎,再次走到附近的便利店,用五蚊買了一支水給她。

「唉呀,這支水要成五蚊雞,好貴呀!下次你就唔駛買啦。」老人說。

就這樣,透過一個包和一支水,我與老人攀談起來。

「你平時有飯吃嗎?」我問。

「有一餐無一餐啦,都唔係日日有。」老人答。

香港有人三餐不繼

我的心頭不禁一涼,雖說我家在油麻地,見過的露宿者也不少,但一直以來彷彿都把他們當作街邊的一道風景線,側忍之心總是有的,可是除了覺得他們很可憐外,卻無半點實際行動,甚至從沒如此有意圖,真實的與他們接觸,交談。

可現在,當一個活生生的人坐在你面前,訴說著她的故事,所帶來的衝擊,絕非課堂或書本上的一堆數字,文字與圖片可比擬 。這個場景,使我對個人以致社會的不公現象都有更深入的感觸與反思。

我對自己感到羞恥,自詡關心社會的我,多年來竟對身邊的事視若無睹,直至今日方踏出了一小步;亦對香港感到羞恥,一個國際大都會,竟然有人連基本的三餐也沒法保障,貧富懸殊至此,實在恐怖。作為一個香港人,怎能不感到汗顏?

每人一小步可助露宿者

面對這可悲和可笑的情況,我們只能就手旁觀嗎?非也!

雖則我只是一藉藉無名的窮書生,但我依然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為我們的城市付出,皆因我們所擁有的,已經比很多人多出太多,一個麵包一瓶水,十元八塊, 足以解決一個老人的一餐所需,我們一小時的補習收入,足以給他們購買十餐八餐。香港的露宿者約有1000人,而我們的城市卻有七百萬人。七百萬人,只要每 人願意踏出一小步,每年為他們購買一餐,集腋成裘,絕對足以解決他們的溫飽有餘。有餘力的,大可給予他們一張被,一句關心的問候,對我們來說,豈非易如反 掌的一 件事嗎?

我無德無能,無法用慷慨激昂的言辭振奮人心,亦無聖女德蘭的偉大,能全心為他人無私付出,但我始終認為,踏出一小步,關懷身邊人的一點決心與堅持,總是有的。任何社會保障制度,必然有其不足之處,而這些缺口必需由我們每個人,用一點愛與關懷一一去修補。

我們每個香港人,何不站出來? 用一個麵包使我城老人得到溫飽,用一個麵包改變我們的城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