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時事與生活是不能分開!」——專訪「華DEE」和學舌鳥

廣告
「時事與生活是不能分開!」——專訪「華DEE」和學舌鳥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自後佔領時代,只要有香港人的存在,香港社會於任何大小事也可牽涉「真普選」或「雨傘運動」,而香港年度盛事-渣打馬拉松也不例外。而於雨傘運動後以跳舞和短劇諷刺時弊,反映民情的 Youtuber 學舌烏(Mocking Jer)昨晨特意到龍和道表演《日日去鳩嗚》,為選手打氣。獨媒找來「DeeGor」和學舌烏,大談當中的創作路向和成名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batch_1

模仿劉德華 一炮成名

由高登巴打二次創作的《日日去鳩嗚》一歌,歌詞生動有趣,道盡佔領後市民到旺角流動購物「鳩嗚」的情況。當中更憑著演釋90年代的「華DEE」而打嚮名堂的「呀華」,自《日日去鳩嗚》MV發佈後,他直言此角色令他知名度大增,更笑說途人遇見他時的三個反應「第一種反應是,途人瞪眼細語:『這不就是唱跳鳩嗚的那個人?』;第二種反應是途人靠近,與我握握手:『華DEE,你做得好好呀!』而第三種是最瘋狂的,主動走過來:『很想跟你(瘋狂)合照!』不過第一種反應,亦是認得而不肯定的人最多。」

學舌鳥非一人隊伍

華DEE 一曲成名,而每一個成功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女人,華DEE的背後是一整個學舌鳥台前幕後的團隊,而學舌鳥的固定團隊中,除了阿華外,還有阿天和阿修。兩人同為演藝學院的畢業生,更是學舌鳥的始創人。阿天憶述,最初合作拍攝第一段有關陳浩南作教師,諷刺警方濫權的短片,是源自二人一起於旺角「鳩嗚」時的經歷:「那天我們一起去『鳩嗚』時,剛好聊到電影古惑仔陳浩南教書的一幕,突然忽發奇想,可以把古惑仔一角代入警察中改編其故事,因此就開始招募人手,拍攝了我們第一段片。」當中的台前幕後有網民,亦有演藝學院的同學,而「華DEE」正正就是由阿修引薦,從演藝學院畢業幕前表演者。他們三人各司其職,阿天負責幕後工作,阿華負責幕前,阿修則包辦幕前幕後的工作。

batch_7

畫面紀錄反映時事 無懼政治打壓

學舌鳥團隊最初製作的短片《陳浩南教書篇》已初露鋒芒,至今已有近37萬人收看,其後《日日去鳩嗚》MV 引來何韻詩等名人分享,瀏覽量至今高達66萬。「華DEE」表示,其角色是由網民創造出來,事緣在第一條影片,即是陳浩南教書篇當中有一個角色要唱《日日去鳩嗚》,並設定了為華仔。後來原網民要求華仔要完整演繹整首歌,於是他們便順應民意,復古 MV 更令他們意想不到地紅了。「華DEE」:「既然已經洗濕了個頭,希望能夠繼續拍下去,用黑色幽默的方式為時代紀錄所發生的事。」

其中最新的短片是與《墳場新聞》合作的《墳場動新聞》借古諷今,而三段短片的方向皆為以幽默軟性的角度反映社會時事,華DEE認為他們所做的,是利用自己所擅長的技能讓大眾了解時事,「讓黃絲帶的人看到有共嗚感,亦讓其他人知道時代正在發生的事,時事與生活是不能分開。」

然而,學舌鳥的短片雖然惹笑奇趣,但風格直率,當中有諷刺警察濫權,亦有宣傳警方聲稱的「非法集結」-鳩鳴。隨著越來越多的白色恐怖,會否因恐懼而卻步?阿華表示暫時未有此顧慮,但卻肯定是預計之內,不過亦會「豁出去做」。他透露初次在旺角街頭表演時,眼見身邊盡是警察和警車,令他當時心情有些緊張。

「我們不是想將一套立場套在觀賞者身上,而是希望把社會時事呈現出給大眾。讓香港人知道香港究竟發生什麼事,我深刻記得看過一個貼文寫著:最可怕的人活在平行時空裡的人。」

batch_3

哪有一天不是政治 VS 終有一天不提政治

學舌鳥的三條短片皆涉及雨傘運動的內容,被問到他們的短片是否只講政治,不談風月?阿華指短片的內容取材全源自現時香港社會的氛圍,「自928事件後,整個香港社會已經改變,政治的訊息已經無孔不入,如你走在街上很容易看見『黃色』,你不提及的話反而更像在逃避它。如果有一天,香港真的有真普選,可能我們便不會再提呢!」

面對理想與現實的決擇,往往令人煩惱不已,若要兼得魚與熊掌,就必定要作出選擇。學舌鳥一直自資拍攝短片,所需花費的人力物力資源,往往只能靠自己,然而當一方面他們要繼續拍片,同時又要維持生活,阿華無奈地笑道:「我們都要維持生計(搵食),觀眾希望我們製作出精彩短片,但我們也需要製作費,我們一直都是在自己掏腰包製作(短片),因此即使將來有機會獲邀為廣告商「拍片」,我們亦會向觀眾明言,更希望大家體諒,但同時必定會把每個製作都盡善盡美。」

後記

在學舌烏接受訪問後,有幸先親眼目睹他們表演「日日去鳩嗚」的MV,他們正面面對著馬拉松選手。剛巧有兩名警察在對面凝視著學舌鳥的表演,其中一個更邊看邊笑,而「華DEE」表演後笑言:「幾有趣,他們好像用心地觀賞表演,雖然大家角色立場不一,但卻透過表演做到破冰的效果,吸引到他們,的確是有點感到滿足。」

訪問:楊梓勤
攝影:Manson Wong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