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人想移民,是港英管治不好?

香港人想移民,是港英管治不好?
廣告

廣告

攝:Manson Wong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前系主任鄭赤琰接受內地官媒訪問時形容,「戀殖」情緒是港人的盲目和偏見,部分人認為現今香港是英國人成功管治的結果只是「錯覺」,直指六七暴動、八九十年代的移民潮及至近年因房屋短缺而湧現的「劏房」,都是港英政府當年管治不當所致,政府時至今日還在收拾殖民地時期留給香港的「爛攤子」,強調特區政府及中央能做的是從小處開始,逐步消除港人偏見。』

之前曾經因為英語的問題,對這位教授有所批評,今天再來談論一下,他以上的言論和分享下香港人為什麼要移民,是否真的和英國人管治的原因;

先談我三次移民意欲來配合鄭教授的說法,第一次移民是在一九七六年,當時,星加坡的升降機行業是非常缺乏人才,當時我是一名升降機技工,受到一間由大公司分拆到星加坡的小型公司聘請,這間公司被星加坡政府的邀請,到星加坡開升降機公司,並得到星加坡工務局的認證。而這次移民是因為想在外發展,我們這些升降機技工是畢業於政府舉辦的學徒訓練計劃。

學徒訓練計劃是1967年暴動後,香港政府察覺到,太多的青少年的教育程度都是徘徊於一些樽頸地帶,勞工保障又不足,便聯同一些英資公司,公共事業和香港政府本身有關技術的部門,舉辦學徒訓練計劃,而應運而生的,也有少年警校。當時,我和太太都是住在政府分配的公屋,因此,這次移民只是一個香港人才向外發展,和管治談不上關係,而當時香港政府是十分努力去改善民生,也找來很多的社會賢達,一些富有的商人來協助。社會是一遍向上的氣氛。而後來,因為太太有身孕而打消了移民的念頭,和我一同申請的都過了星加坡工作,最近,我曾到過星加坡探他們。

第二次想移民就是八九六四,當時我已經是一個紀律部隊的主任級,眼看到一個國家,可以用非常殘酷和野蠻的手段來對待自己親手培值的學生,鏡頭所見,和一些香港人在北京的轉述的情況,實感難過。當然,我不想對八九六四有什麼的定案,也不是爭論些什麼,觀其當時香港社會的環境,很多人都會想移民。現任特首梁振英先生都在報章,直指中共政權的不是,更以『痛心疾首』來形容當時的心情。若果沒有計算錯誤,他的太太和子女,都是那個時候移居英國,或者是將家人放到英國去。

看到這個情景,香港就是開始有人想著要移民,而很多人都找來移民公司搞移民到外國,包括,澳洲,英國,美國和加拿大,也成為熱門的移民地方,星加坡政府也來幫香港人一把,提供了數萬個移民的空缺,這種移民方式是不用長期留在星加坡,隨時可以起程,這個條件正正是迎合了香港人那時的心情,但是,他們是以先到先得的方式。也有專才的考慮,這時心情極之惡劣,而想到,九七後,香港就會被這個殘酷和野蠻的政權管理,我也到了星加坡領事館排隊。但是,真的太多人有這種想法,當時是有『迫爆玻璃』的情況。

當時,我並沒有去排隊,只是拿了一些資料作為參考。因為當時,我的工作和薪金也不算是低,所以,並不著急,因為我也托了一些同事幫忙到美加看機會。而在我查閱移民星加坡的資料時,我發覺他們是對一些技術人員是優先處理,因此,我便寫了一封信到星加坡領事館,申請移民,更獲得接見,因為我是一名註冊升降機技工,年齡也合乎要求,因此,就這樣批准了我的申請,並要求我在半年內到星加坡報到,據說是即時可以成為星加坡人。

那個時候,想移民的原因就是不希望九七後,由這個政權來管治,但經過多翻的考慮,女兒正在讀中學,也考慮到兒子將來要當兵等等。而我的心想離開,並不是想到星加坡,而希望到其他國家。因此,也沒有接受到星加坡。而留在香港繼續工作,直到退休。這次移民的想法,相信很多香港移了民的想法是一樣,很多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申請了移民也成功在提早退休的條件下離開香港。而這個時候,居英權也推出,我也是其中合資格的一批,但是,當時因為個人經濟問題,而對這個地方還存有希望。所以,申請了也沒有進一步的跟進。

這次的大形移民潮正正是反映出,香港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而當時香港整體社會的民生和各方面都由香港和英國政府的聯手管理下,是前所未有的好。但大家都不信任中共政權,因此,九七年之前的一兩年,很多時都要到機場送別一些移民的好朋友。

從九七年開始,香港由中共政權所委任的第一任(因為是內定,所以和委任差不多)特首董建華,在第一任時,是看不出有大的問題,而他也出台了很多政策,例如八萬五,母語教學等。這時更得到前香港政府的官員協助下,香港的改變不大,很多人也回流香港,他們更藉著各方面的改善下,財產和事業都更上一層樓。

經過第一任的管治,再加上金融風暴,樓價下跌等的因素,香港出現了管治危機,就在這個時候,中共政權開始插手,將一些民望較高的前官員淡化他們的工作,換來一班『空降』問責官員。硬推二十三條,再加上一場殺了二百九十九人的沙士疫情,2003年和2004年,超過五十萬人走上街頭,對這個政府說不,就在這個時候,董特首就因腳痛而下台,換來就是曾蔭權的七年半管治。這七年半所看到的只是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而值得一提就是他的所謂功績就是通過2012年的政改方案。

看似沒有功績,也沒有太大的敗績之下,2012年,就由一位梁振英接任,這位梁先生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再加上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最近,又有了一股的移民熱,由於媒體的偏差,不會有這些消息會在主流媒體看到,只能透過新媒體才得悉,多了人想移民。而個人也正在考慮離開香港,也是我人生中第三次想移民。

今天我仍然是香港人,在未得到其他國家的移民資格之前,還未算成功,主要想移民的心,就是看不下這個政權,可能這個也是正中了中共政權想在香港換血的做法,但是,這個不是我的想法。就著我這三次的移民想法,也答了鄭教授在人民日報的訪問,我們想移民的人就是怕了中共政權的不濟,我們希望下一代在文明先進的國家長大,不是停留在毛澤東時期的香港。

若果現時還是英國政府和香港政府聯合管治的香港,小弟也不會有移民的想法,畢竟今年都六十,也正在享受公務員的退休長俸。真的接受不到現時特區政府的管治方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