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大衛

徘徊在化學與社會學的一名學生,在各種理論與哲學中尋找方向的迷途小杰羊,仍天真地相信能成為擊敗歌利亞極權的大衛,希望後終有一天在遙遠的未來,會有一個John Lennon 《Imagine》中的烏托邦。 網誌

社運

防人之心不可無

防人之心不可無
廣告

廣告

明天,便是港大學生會大選之日,港大亦正式出現「齊莊對撼」之局面。(2012年曾一度有兩支莊,卻因當時選舉出現嚴重程序失誤而致流選,補選只有一支莊「弘曦閣」出選。)連日來,候選內閣Smarties內的候選康樂秘書葉璐珊不繼被傳出「紅底」背景,從校園電視揭發其曾參與的香港大學學生素質拓展聯合會USSE與和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的王耀瑩有密切聯繫,至後來被網民揭發葉曾參與共青團,花生可謂一籮籮。後來於最後一天中央諮詢大會上,Smarties在面對台下會眾對其染紅一事質問後,候選會長彭卓棋於高喊「你哋知我政治背景㗎!記住呀!」(彭, 2015)後憤然離席,並稱一眾會眾為「建制派」。至於候選內閣「明峯閣」候選會長馮敬恩亦被台下會眾揭發其祖父為共產黨員。校園電視候選內閣其中一名成員亦被揭發有共青團背景。

在雨傘運動後期人人自危之時,以及港大學生會曾數次被「紅底」內閣成功滲透數次後(如2009年陳一諤之「弘毅閣」及2012年陳冠康之「啟越閣」),候選人背景自然成為各學生關注之事。在現今中共致力滲透各大學生會內閣以及學聯之時,一切紅色背景皆令人戒慎。故對背景的詳細調查實乃必要,以防共產黨成功於學界層面壓制學生運動。至於應否提防一切有共青團背景之大學生,則應視乎情況而定。

在內地,中學生加入共青團的情況十分普遍,因共青團在內地有着「榮譽」(起碼內地主流思想如此認為),加入共青團乃象徵「品學兼優」的卓越象徵,故大部分中學生皆在這心態下或基本羊群心理下加入共青團,以求得到朋輩師長之認同,對共產黨是否真的忠心與認同也在其次。故來香港之內地生及交換生大部分皆有共青團背景,因他們在內地皆為共青團積極招攬的精英學生。葉璐珊「99%內地生皆為共青團」之說實非新鮮事,可以輕易推斷,不必驚訝。葉璐珊為共青團以及一名校園電視候選內閣為共青團一事,不必過份驚訝。縱使為內地生,亦可支持真普選及各種學生運動,至少筆者不少內地同學,甚至一名內地中山大學之法律系碩士生皆如此,甚至親身參與佔領行動。

但是否這表示不必擔心他們會被操控?這要是乎情況。在學生會層面,由於中央幹事會肩負代表港大學生,以及領導學生運動之重任,在現時更為領導公民運動之領頭者之一,故需要確保內閣不會輕易被共產黨操控。像葉璐珊這般有共青團背景,與共產黨背景人員來往密切者,就算她本來沒有被共產黨刻意安插,但共產黨仍可輕易以其內地家人及其未來於內地就業為要脅,迫使她必須服從共產黨指令,在內部制止一切學生運動,雖未必可使運動胎死腹中,卻可透過不作指援而降低其影響力。一個成員,已能有一定影響力。故此,選一個有成員可能被操控的內閣,對往後的民主運動有所損害。而在Smarties一例,他們對民主運動的表態相對低調,亦不贊同現時的一些行動方式如特地舉傘,其防止共產黨操縱的機會可想而之。

那麼,校園電視內閣又如何?由於其職責乃報導事實,而非實際代表港大學生及領導學生運動,故共產黨操縱之影響相對較少。在一個大部分人皆支持民主的媒體,共產黨之影響力相對較低,總編「疑似紅底」的明報便為一例,縱使總編間中能以操控版面以減低對共產黨不利之新聞的影響力,但明報整體仍可堅持其報導真理的原則,把事實原本呈現。於校園電視亦然,他們的報導真相原則不會輕易被改變,就算該內閣成員以後真的被操控,其他內閣成員及記者們仍可制衡,故仍可信任校園電視的候選內閣可堅持原則。

至於「明峯閣」候選會長馮敬恩被指外公為共產黨員,由於並非本人為紅色背景,且外公亦於文革時身受共產黨之迫害,故可放心。且馮敬恩他們在雨傘運動其間表現積極,其爭取民主之心亦十分明顯。

利申,本人並未受任何內閣所托去支持任何內閣,只是單純從被操控性作簡單分析。為了堅守港大學生會作為民主運動的橋頭堡,防人之心不可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