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紀伊半島之旅 – 去和歌山

紀伊半島之旅 – 去和歌山
廣告

廣告

從關西機場一下機,便立即到JR站買車票,我跟女職員說,我想要到和歌山市(Wakayama City Station)的車票;她反問我,是和歌山站是吧 (should it be Wakayama Station)?

我見她語氣頗為肯定,我便說那就要和歌山站吧,但明明記得從Google查過,我所要去的一個站,該名為和歌山市,一個最近地標和歌山城的車站。算吧,反正去到再補車票也不是難事,便買了和歌山站的車票出發。最終,到了和歌山站後,還是要轉另一條只有兩個JR站的路線,來到和歌山市。

令我不解困惑的是,何解女職員認為我應該是到和歌山站呢?這其實也是一個我計劃整個行程的困惑,因為常聽人說去和歌山、去和歌山,不算是甚麼冷門的地方,但我們一踏出車站,走向在火車時已看到定住了的酒店,這個城市確實比想像冷清得多。從車站一路走來,除了一些站前居酒屋外,看不到有許多店子。

酒店是整個旅程中最貴最小又最無特式的,放低行李後,便外出找地方食晚飯;我們循酒店提供的膳食地圖走了很多個街口,由小街走到出整條城市最大馬路油站附近,依然沒多見有尚在營業的食肆,那時只是晚上8時多吧,城內的冷清讓我們想起當日到梅州,又是找不到食肆的經驗。

看來只有在車站附近的食肆還開門吧,終去到一間類似居酒屋格局的食肆,叫了些壽司,還有一個很美味的鴨肉鍋。值得一提第二天在酒店的早餐,因我除童年跟團外已很久沒有在外旅行時在酒店吃早餐,那裡有些自助即沖麵豉湯、即沖湯烏冬和甚為恐怖的納豆,還有不少面壁的座位,好機械化的早上讓我想起積葵大地的電影。

和歌山市到處都不多人的,行走起來相當舒服,當時和歌山城內的紅葉非常美麗,博物館也有不錯的展品,Mark Rothko、David Hockney、杉本博司等都有,還有一個以和歌山縣旅遊為主題的藝術展覽;最特別我覺得有些很迷你的景點,如一座相當優雅的古橋,名為「不老橋」,或一個如盤景般的湖中小島,島上還有幾所有一居住的木屋,想像他們每天走過一道古橋回家,確是古雅非常的生活。

沿著海邊走向半島的另一面,會經過無人的沙灘、無人的公園、幾乎無人的漁港、已經廢棄的觀光酒店,到了另一個如盤景般的岬角,在那裡看不到有其他遊客,只有兩個年青人在搬木塊;在到了這個有點像天涯的景觀後,我們就要開始離開這個遠比想像冷清的和歌山市。

回到香港後,不少朋友問我,你其實是去了哪裡呀?我所認知的和歌山不是這樣的。其實這我亦有這個疑問,因為我向來認知和歌山係嘆世界的地方,知道不少旅行團會來「和歌山」浸溫泉,而他們並不是去同屬和歌山縣的白濱,因為去白濱的話旅行團是會表明的,但我所到過的和歌山,冷清而且低調,肯定不是旅行團會到的和歌山。

後來,再有朋友跟我說,她聽說過和歌山有個很有名的「黑潮市場」,很多旅行團會去;這我更加疑惑,因為我在那邊11天,到過幾個漁港,田邊、勝浦、鳥羽等等,經過的漁市場都是一週只可以開一至兩個早上,怎可能搞出一個很多旅客會去的「黑潮市場」?後來才知道「黑潮市場」、「黑潮溫泉」等等都位於一個特定的區域「和歌山遊艇城」,我想有點像新加坡的聖淘沙島吧。和歌山市真的稱得上是跟自己想像落差分別頗大的地方,或許我跟初到埗遇上的JR女職員,也有著不同的和歌山概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