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冠麒

網站實習記者 網誌

生活

七十年品質堅持不敵重建 魚蛋粉老店勢結業

七十年品質堅持不敵重建 魚蛋粉老店勢結業
廣告

廣告

店東唐生、唐太。

(獨媒特約報導)中環嘉咸街重建項目清場限期將至,重建範圍內的多間地舖商戶須在本月三十一日前遷走,不容多留半刻。面對鄰近區域的高昂租金和市建局不合理的賠償,多間歷史悠久的本土老店恐怕無法另址經營,重建計劃亦未預留舖位安置這些商戶,老店勢將結業。

七十年歷史的新景記粉麵亦無法倖免。與舖頭一起在中環長大的第二代店東唐錦枝,面對嘉咸街街市的重建,也無法掩飾自己對該區的濃厚感情,直言即使將來這裡面目全非,對往昔仍會「念念不忘」。

batch_11020340_10153207772323060_363858716_n

堅持「無添加」魚蛋

上世紀四十年代,唐錦枝的父親把家鄉潮州手製魚蛋的手藝帶到香港,在嘉咸街街市一帶擺大排檔賣魚蛋粉,養大一家十多名子女。後來生意越做越好,加上政府要開通吉士笠街行車,唯有把大排檔搬入地舖繼續經營,同時亦轉用機器打魚蛋。到八十年代,更把業務擴充至兩間舖位。在店內幫手的唐太憶述,當時嘉諾撒聖心學校、高主教書院的學生都喜歡到新景記吃午飯:「依家去咗外國,聽到我哋唔做都第一時間返黎搵我哋,食完先走!」

唐錦枝自小就在舖內幫手,盡得唐父的真傳。後來唐父在零二年決定退休,其他兄弟都嫌做魚蛋辛苦,不想接手,惟他願意繼承新景記。「辛苦係辛苦,但係自己親力親為做,感覺實際!」唐先生表示。他每天要用五小時把門鱔、九棍魚等海魚起肉,打成魚蛋,部份更要炸成魚片。他對自己的製品品質有份堅持:「我哋賣嘅野好實際, 唔會溝粉,唔會落防腐劑、水楊酸。」

batch_10944581_10153207772778060_1043721208_n
店面仍保留七八十年代式的裝修。

除了他親手製造的魚蛋外,唐先生最自豪的就是新景記多年來所獲的獎項。在收銀櫃旁邊,就放滿了九七前市政局頒予新景記的食肆衛生比賽的獎盃、獎牌。唐先生回憶起當年到文化中心領獎,依然表現興奮。唐太表示:「當時佢(政府)話,你哋舊舖都執到咁乾淨係好少有呢!」

batch_11045957_10153207778328060_1810752998_o
九七年前新景記贏得的食肆衛生獎。

不想言休但現實艱難

不少熟客聽聞新景記結業的消息,都特別重回舊地,叫一碗最受歡迎的魚片頭河,回味一番。「個個食完出去都話:『唉也,之後去邊度開啊?』,唯有叫佢哋俾張卡片我,開到新鋪再搵翻佢哋。」唐先生雖然已年近七十,但仍然未想言退,努力找新店址,不想令熟客失望。訪問期間,亦有熟客光顧,表示自己「由毫半子食個齋河食到依家」。唐先生笑言:「呢個街坊嚟嫁,由細俾我鬧到大!」

可惜同區舖租極昂貴,面積相近的舖位最少都要十萬月租(現址月租四萬),加上「搵食架生」經過歲月摧殘,恐怕「一搬就爛」,換店需要重新添置工具。但市建局的八十萬賠償卻遠遠不足以讓新景記延續下去,「(前面)加多個一字就差唔多!」唐先生嘆道。他又指市建局從未就賠償與商戶逐一討論。

batch_11042098_10153207775083060_148441674_n
最便宜三十元一碗粉麵,不少想慳錢的上班一族都愛到新景記午飯。

市建局處理不公

唐先生亦批評市建局未能公平對待不同商戶,賣濕貨的街檔可在原址一直經營,直至清拆正式開始,而且可以無需投標,到重建後的市集重新開業;但新市集卻未有預留舖位予現時地舖的乾貨和食肆。同時即使重建的前期工程延誤,新市集地盤仍是爛地一塊,他們仍必需在三月三十一日前遷出。「一個街市冇食肆,遲早冷淡。」唐先生預測。

唐先生表示,一月購入的四千斤魚,至今仍有不少存貨。他早前曾向市建局反映,要求讓他經營至六月,商業登記牌照到期為止。但當局只回應「對如期遷出的商戶不公平」,拒絕他的訴求。局方的律師最近更連出四封律師信,提醒他們要準時搬走。「根本就唔會唔公平,我呢個位置係最遲拆嘅!」唐先生嘆道:「我哋唔同賣文具果啲,整幾個鐵架就可以賣,唔通我拎去倒?果啲我啲本嚟!」

重建不單淘汰了舊區老舖,還傷害了多年鄰里的感情。早前,受重建影響的商戶組成大聯盟,當中有成員提議一起聯署,表示堅持留守經營到正式清拆;但後來提議的成員發現自己的商舖將會最先被拆,又臨時反悔,不願參與行動。「依家直情唔敢行過嚟呢度。」唐先生道:「都係好多年街坊嚟!」

batch_11026358_10153207770683060_115583972_n
有商戶掛上「街市未落成,商戶不遷出」橫額。

市建局走數在先 現逼遷方案為工聯會「傑作」

市建局自二零零七年起收購區內業權,商戶均是以特許形式經營,每月租金有一半須繳交市建局作為「佔用費」,於遷出後將獲歸還,但實質是「押金」,是市建局防止商戶拒絕搬走的手段。

市建局於二零一三年九月突然違反「無縫交接」承諾,新街市大樓尚未動工,便要求商戶於年尾遷走。當時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出面「協助」商戶與市建局談判,「成功爭取」分階段搬遷方案,愈早遷出獲愈多租金賠償,最遲的一批於今年三月三十一日、預計臨近新大樓建成時遷出,只獲50%總佔用費,沒有租金補償,當時大部份商戶、包括新景記,均選擇了此方案。

民主黨區議員許智峯則一直要求市建局讓所有商戶於原址經營,至新大樓完工才搬走,並要求讓乾貨、雜貨、食肆毫入新大樓,維持街市完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