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社運

革命裡的道德

革命裡的道德
廣告

廣告

(文:本會會員 羅亦成)
看《城市論壇》時,主持謝志峰向本土民主連線代表黃台仰問:「道德上應不應該譴責擲汽油彈?」,黃同學之後語焉不詳,不置可否,但在筆者而言,謝主持之問可謂大哉問!

擲汽油彈道德嗎?在現時社會標準,當然是不道德!那殺人道德嗎?擲汽油彈都是不道德,那殺人就更加天理不容!

那我要問,辛亥革命道德嗎?
辛亥革命裡面,當然有比擲汽油彈更殘酷的事發生,人民要暴力革命,當中少不了殺人,那麼我們今人是否應該譴責辛亥革命殺人可恥?事實上,今人不但沒有否定辛亥革命,沒有將孫文扣「恐怖份子」帽子,更對辛亥革命大加肯定,滿清眼中的「恐怖份子」孫文,已經成為中華人民的「國父」。

有人說,辛亥革命和現世不可同日而喻,況且革命當中所殺的是「人民公敵」,並非如本土派在光復運動中,錯「殺」無辜(縱使他們不過是弄哭小女孩)。此言差矣!先不論辛亥革命,以至之前之後的多次起義中,有沒有殺錯無辜(據史載辛亥革命之後西安滿族居住區「滿城」就發生過種族屠滅,革命黨絕不只是弄哭滿族小女孩而已),若然我們以道德律觀之,認為殺人是錯誤的人,皆是康德推崇的「義務論」支持者,殺人從一開始就是不對,不論無辜與否。如是邏輯,則汪精衛「慷慨歌燕市」,行刺攝政王載灃(縱使不成功),是不道德!廣州起義是不道德!惠州起義是不道德!黃花崗起義也是不道德!一切一切我們自小讀的「革命史」也是不道德的!

一切只不過成王敗寇!
但現實當中,我們沒認為以上事件不道德,反而為烈士立碑歌頌事蹟。由是觀之,我們不也是以成敗論英雄,是個徹底的「效益」者嗎?只要結果對我們大多數人有利,那事情就是道德。若然當初辛亥革命失敗,我們還會紀念甚麼「共和百年」嗎?我們批評人一句「不道德」,譴責暴力是廉價的,而往往有人不顧私利,賭上自己前途為公益,我們縱使會不斷阻礙這些人,但只要他們成功,我們也會毫不猶豫坐順風車,與他們分享成果,放諸歷史,放諸時局,我們很多時都是那些佔便宜的人。筆者不敢說「義務論」還是「效益論」才是正確,誠言,「效益論」的道德看似沒有道德,很多未知之數,但社會就是選擇了這條路。

道德在於抉擇,與及承擔。
正因未來充滿未知之數,所以我們必須抉擇。每個人依然可以為自己道德理想而奮鬥,自己命運只可由自己掌握。無論事後結果如何,因果自負,每人都要有勇氣承擔所作一切,至於社會對你口誅筆伐,還是歌功頌德,一切都是歷史了。

當批評「驅蝗」無理,擲汽油彈有罪,卻同時為以往「驅除韃虜」、暴力革命叫好,那我們就要反思當中的邏輯是否一致了。重回謝主持一開始的提問,道德上,我們或許會有不同答案;但歷史上,一切皆言之尚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