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動物

皮草,你除左未?

皮草,你除左未?
廣告

廣告

轉眼,便是冬末,在過去這個不是很冷的冬天,香港有關「皮草」、「反皮草」的討論特別多,這對動保人來說,當然是個好消息。起碼,討論意謂著有不同觀點,有爭議。這也是好事。然而,很多朋友在這一波「反皮草」的浪潮中有疑惑,最基本的是,「我冷,皮毛可以保暖,原始人也是以虎皮保暖的啦!」或是,「皮草都是來自動物屍體,不利用也是浪費。」以上這兩個問題,其實都比較容易回應,比較難的,應該是這一個:「為什麼你們這些動保人連假毛也不贊成,實在太『膠』了吧!」

首先,我們來處理兩個比較容易回答的問題。沒有錯,原始人應該也是以虎皮保暖,至少從武俠小說、電視劇及電影,甚至史料記載,都是這樣說的。然而,這裡頭還有一個問題。原始人不趕時髦,動物皮毛唯一功能是保暖,所以不必也不太可能每年換新款式,只有我們這個超級消費主義的年代,不同款式、顏色的動物毛皮成為時裝的一部分。喜好皮草者的衣櫃不僅有多件皮草,而且年年追新款。兩者不同之處,是「量」的問題。保暖,人人一件便足夠了,但時髦,便是一個不可估量的數字,此數字會隨著製作成本下降及社會追求的程度而急速上升。根據統計,為了製造皮草,全球每年約有五千萬隻動物被殺。

於是,又有人會問第二個問題:「皮草都是來自動物屍體,不利用也是浪費。」兩三年前,我也是同樣想法。但直至我從短片中看到,一隻被生剝皮後滿身鮮血雙眼骨碌骨碌滾動看著自己身體卻不知為什麼自己會落到如斯田地的浣熊,再翻找其他資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剝皮工廠還有這麼一種說法:「生剝的毛色較有光澤,較柔順。」一名來自大陸的動保人士說,剝皮時,動物身體要暖,才可以完整地剝。如果身體冷了,很難功地剝掉完整的一塊皮,質素會下降。皮要從臉剝到蹄,愈完整愈值錢。於是,動物通常會先被吊起來,再用棒子敲打至暈眩,如還有明顯知覺,再直接扭斷脖子和頭之間的根,便可以馬上剝皮。當然,不同毛皮生產者可以採用不同方法,最終目的,都是在最短時間內剝掉牠們的皮。

爭議最大,就連動保人之間也有分歧的,就是「假皮草到底行不行?」一些「連假皮草都不贊成」的理由是,由於今天皮草養殖產業的成本非常低,在一些小鄉村,個體農戶用一個個小籠子,便可以將這些兔子、浣熊困起來,以低成本的玉米漿餵食。由於衛生環境差,小籠子內滿是糞便,動物常生皮膚病。但為了節省成本,別說不會帶牠們看醫生,往往清潔的人力也省掉。更何況,動物被剝皮後剩下的肉及骨頭,還可以賣給餐館食店。這樣算下來,難怪一些動保人分析:「假毛貴過真毛」。而基於這種「假毛貴過真毛」的認識,他們提出「如果未能百分百肯定那是仿製品的話,還是不要買了。」

近日,藝人何韻詩及周慧敏先後仿皮草的大外套,引起網上一翻討論。到底,作為公眾人物在承諾不穿皮草之後,我們是否該對他們有更高要求,連假皮草也別穿呢?有關這點,我還沒有想得很仔細。我只想,如果公眾人物公開強調他們所穿的只是仿製品,然後,解說箇中原因,動物如何因皮草業而受苦,相信也是一節很不錯的動保課。

*本文已刊於《新生代》三月號

廣告